Monday, July 25, 2016

Balik China ~ 黄山 2

20160703

1.  新闻主播口里念念叨叨些什么,那广东小子说维吾尔族人上街是可以带刀的,公安都敬他们三分。我说我是马来西亚二等公民,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移民尼泊尔。。。。。。此时电视播放大陆各地大暴雨洪灾。

2.  他们离开后,略大的客房显得更空荡了。用手机刷一下韩寒,三毛。窗外依然下着雨,竹腰够韧,也被风吹得七歪八扭,雨丝毫没有变小。好不容易熬到早晨八点,决定退房。本来这天的重点活动是用两个小时操腿逛西海大峡谷。进入大峡谷五分钟后,决定调头往回走。峡谷就不去了。走回“大路”,游人越来越多,人们穿着不同颜色,却是一个款式的雨衣雨裤,热闹缤纷。风雨无阻。

3.  途经飞来石,群峰顶岔口。这样的鬼天气,真难想象还有游客或排队,或争先恐后拍照留念。

4.  光明顶的游人真多。当年周芷若就是在这里,在明教,六大派面前以倚天剑刺伤张无忌。

5.  十点抵达白云宾馆。在消费部喝一杯30元的港式奶茶。跟女孩说,我会在这里赖两个小时,ok吗?她说好的。读完【一座城池】。

6.  老外游客大发雷霆,女孩向我求助。原来老外不过想换房,他的fucking声不绝于耳,只是受不了宾馆无人get得到他的意思和要求。看他的预定单,竟然想在这里住上五天啊!那他的前三天是怎么过的?随便翻译一下,问题解决,老外终于安静下来。

7.  十二点后check in 。随后到餐厅看看菜单,一碟蛋炒饭要价超过一百元,这一百元死活都不给他们。靠精神喊话,逼自己下定决心,那这里的最后两餐就吃茶叶蛋和饼干。截至这天为止,吃下肚的茶叶蛋已有十二粒,茶叶蛋十元三粒。

8.  八人间的睡房,打呼声此起彼落。

这牌子的饼干很好吃,前前后后吃掉四包。

20160704

1.  五点半起床。六点check out。看着大厅的气象告示板,风还是七八级的。期望待会儿索道不要停运啊!这一趟真是命蹇时乖!心想若不好彩索道停运的话,那么就要准备步行三个小时下山了,

2.  雨势从来就没有变小的打算。老姨说她好累好累!当然这一路上坡,自己都已经累个半死,气喘如牛;决定保留实力,不跟她闲话。超越老姨之后的一个小时内,不见任何游人。身边没有风景可叹,低头赶路,不会担心迷路。强风依旧,伸手似乎可以捏一把云雾。这时,仿佛整座黄山就我一个人的。身处白茫茫模糊境界时突然产生的想法,一个人死去没有很惨,反正人都是孤单的个体,早死晚死,只是迟早的事。

3.一线天的风超强大,必须低头弯腰,压低身体前行。


4.  站在崖边的观景台。雨衣被双手撑开,风吹过来时,像挣扎的翅膀。

5.  白云宾馆行路至玉屏索道只需一小时,第一批游客上山了。看到人,有一种回到人间的感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