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0, 2016

Balik China ~ 黄山 1

20160701 

1.  背包五公斤。小包六百克吧!没有托运行李,一下机可以直奔十四号门。机场巴士售票窗口前的人龙让人气馁,像春节买火车票回乡的阵仗。沉住气,天地有正气。距离开车时间还有五十分钟,车程一小时,这个时候路上肯定塞车。如果错过最后一班开往屯溪的车,那么委屈在车站过一夜,第二天乘搭最早一班车去汤口也可以。

2.  一脸茫然的虬髯客老外,一个人微笑还摇头看着手中的车票,周围匆忙来去的人们快把他淹没了。车票上唯一看得懂的,应该是他的护照号码吧!其他数字呢,他也许尝试解读。向前,自告奋勇地做一下翻译。刚刚四处走走看看,所以能毫不犹豫地指着泊在最前一辆白色场巴,那就是你的场巴,前往西湖平海路线的。笑容从他的黄金色胡须丛里绽放,他感激。挥挥手说没事没事的。这虬髯客老外也太帅了,做不到三轮体空啊!

3.  天气不如气象预报,是阴天。这个时候要能在西湖畔散散步,细雨纷飞其实不错。要不早就预订青年旅舍的床位,不便调动。其实真想绕过去,拜访一下当年把王祖贤压在下面的雷峰塔,一偿夙愿。

4.  汽车西站。终于购得车票,才感觉饥火烧肠。这趟重点是礼佛,肚子一饿,什么吃素洗涤身心的计算已抛诸脑后。香辣鸡腿肉汉堡好吃得有点心虚啊!

5.  开车时已傍晚六时二十分。三小时睡睡醒醒间,公路两旁刷过数不尽的民房和告示牌,有时是一大片树林。借着车头灯的照耀,道路干透了。没有雨,没有什么梅雨季啊!后来才知道高兴得太早。 

20160702 

1.  第二天醒来,看着灰暗的天空,正飘着不祥预兆的小雨。

2.  老外游客们即使互不相识,语言不同,但到了异域,尤其像中国这样的地方,人们的吵闹喧哗,让老外们自然而然靠拢一起,像一群待宰羔羊。汤口车站又做了一次翻译。不过懂得说几句破英语,我怎么对待宰羔羊有义不容辞的感觉?

3.  雨中排了一个小时的队伍。好吧!被资料误导。看着身为国人的他们,没在出门旅游前事先做好功课,我的遗憾渐渐释怀。^^


4.  终于上山了。手持着遇水变色的地图,穿上雨衣,背后挂着五公斤的背包,很认真地拜访每一个景点。什么石笋缸,始信峰、清凉台、狮子峰等等现在想起来其实没意义。放眼望去竟是白茫茫一片。飘渺云雾里面没有网上所承诺的美景天堂,除了云雾还是云雾。这种鬼天气,怎么人们还前仆后继地上山来赶集?

5.  看着排云楼宾馆的气象告示板。心底凉了一半。强风七,八级啊,淋雨,雾煞煞也就认命了,现在还得焦虑下山的索道可能被停运。


6.  六人间的客房。来了两个小伙子,以粤语如入无人之境地高谈阔论。起初以为是香港游客,想跟他们说我超喜爱蛇诗曼。识听唔识讲之下以普通话沟通,他们来自广州,从不晓得粤语竟然给我有他乡遇故知的亲切。他们侃侃而谈;受宠若惊,其实我并不准备跟陌生人聊天的。告诉他们,我祖籍福建仙游,当年有多少广东人、福建人下南洋,大迁徙为的是追求更美好的生活;现在有多少人以同样的目的想离开这片马来土地。彼此没留下姓名,因为深知明天以后,我们不再见,这可是可以预知的未来。

7.  排云楼宾馆后面的阶梯可以上去丹霞峰看日出日落。撇下那两个广东小伙子,雨一直下。下午四点。走了大概半小时,一个人影也没有。观景台上,可见度应该只有五公尺,很诗情画意地站在雨中,看着眼前的惨白景色,也不知道该想什么才好,良久。四周寂静,连鸟的只言片语也听闻不到,越想越不对路,赶紧下山。心里一直默念大悲咒。


6 comments:

theanwei said...

你好,好久不見!

天偉

海龟 said...

伟哥,

还活着呢!
^^

theanwei said...

超喜歡看你寫的文字,經常來這巡邏 😊

Anonymous said...

好高兴,你写了!

Wois said...

两只猴子观海。。。。:D

海龟 said...

伟哥,
^^

Wois,
猴子还帮他们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