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6, 2016

口水记2~Gaya Junction

临时可以买到火车票真是幸运,哪在乎买的是什么座位。好,那是无空调软座。选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像善男信女的乘客,那先生是此行遇见的第二个好人。因为火车不报站,心很不安。第二个好人笑问客从何处来,我见机不可失,大约介绍一下生平,然后向第二个好人吐露“心事”。第二个好人看着我手中的那张“没人看得懂的火车票”一脸茫然,即刻以手提上网找资料。

一阵子,第二个好人以简洁的英语“解说”,大意是前去需要在Dhanbad转站。问题来了。。。那么从Kolkata去Dhanbad要多久?距离多远?再从Dhanbad去Gaya要多久?距离又多远?第二个好人回答Dhanbad是那趟火车的终点站,transit可凭手中那张“没人看得懂的火车票”。其余问题他仅报以美丽的微笑。

沿途干旱的风景,短暂从车窗呼啸划过,有点像吉打刚收割完毕时候的田野景色。为了让心情不继续焦躁,我选择补眠。 火车是三人座位,被两大男人夹在中间,简直是赚到了。半梦半醒间,有时跟左边的第二个好人手臂贴着手臂,不经意碰触他手臂上的浓密毛发,有点像动物毛发的触感,没有痒感,反而温暖。有时跟右边的乘客甲大腿“磨蹭”着大腿,虽隔了一层布,心中不免荡漾。

第二个好人很快就下车了。下车前,给他竖起大拇指,祝他好运,此生不再见。

过程省略。

Howrah 火车站去Dhanbad 站需时5小时左右。然后在Dhanbad那个中转站又等待了1小时。期间再三跟当地人沟通确认手中那张“没人看得懂的火车票”。

名叫Poorva的火车终于准时到站,自由软座是最后那几节车厢。我看当地人用跑的方式“跑”去车厢,我也跟着跑,我的背包只有5kg,所以跑得很快。

人满为患,跳上车厢后,我便被卡在车厢连接处,好了,接下来的3个小时,人紧挨着人站着,有些乘客干脆躲进厕所去。平日在马来西亚训练有素,像这样的情况,人生地不熟的,最好还是把背包背在胸前。待我把背包推到胸前,这下可好,背后空出来的位置即可被乘客乙填满,肉体紧贴的距离。。。我想如果乘客乙不慎勃起,我一定察觉得到。乘客乙并不如我所愿,一边和友人聊天,一边把身体重量压在我的背上,聊得兴起整支手臂就搁在我的肩膀。

其间弥漫着男人味,尿骚味、发油味、旧皮包味、汗臭、口臭。。。。。。体验气味是一门功课,我觉得我可以及格。

Gaya Junction并不是终点站。于是企图跟旁边看起来对我很好奇的乘客丙问询。乘客丙说他也在Gaya下站,到时会提醒我。他是此行遇见的第三个好人。话匣子一打开,其他乘客也加入“话题”,乘客丁问康替?康替?我说我知道谁是甘地,他是伟人。乘客丁点头,No!No! 康替?康替?乘客丙见我答非所问便帮腔,country?原来如此,我回答Malaysia!

好在车厢门是开放式的,午后的风从左右两道门吹进来。吹得我昏昏欲睡。

过程省略。

下午三点,火车到站。乘客丙示意我该下站了。



2 comments:

theanwei said...

你好勇敢喔!

海龟 said...

甜薇,

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