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9, 2016

口水记3~Bodhgaya

想不到Gaya Junction 这小火车站也有让人们预购火车票的服务;出火车站大门,左转就是预售火车票大厅了。用二十分钟的时间填表购票,解决接下来两个班次的火车票。

虽然还没到达Bodhgaya,可已经放下心头大石。最艰难的部分,已是过去式,而且是按照最初心意一一实现,只要能够第一天晚上抵达Bodhgaya。

从Gaya火车站去Bodhgaya小镇还要三十分钟左右。Tuk tuk司机横冲直撞,半途差点撞死小羊;小羊快闪,司机把小牧童臭骂一顿。

Guesthouse是那几天在Agoda所能找到最便宜的,马币四十。冲凉房的灯不着,没有热水供应。三张单人床并排着。隔壁住着西藏人,走廊尽头住的是台湾老姨。旅舍老板不知哪弄来一杯迎宾茶,接下来的那几天,我一直都喝这种叫Masala Chai的茶。欲罢不能。

在Lumbini那里领受不到任何灵感。此行真心诚愿朝往佛祖顿悟之地,应该多少会有些“心动”吧!从旅舍去圣地只需步行15分钟。天色渐沉,Mahabodhi寺周围的霓虹灯已经亮起。霓虹灯啊?真是难以置信。

赤脚走在冷冷的granite上,也学善信们双手合十,排队等待进入Mahabodhi寺主殿朝拜。念完心经,再念大悲咒;念完大悲咒,再念心经,周而复始。Bodhgaya的夜晚温度低于摄氏十度。


百闻不如一见


Sunday, February 28, 2016

穿旗袍的Zombie


笑死人的MV。她们阴阳怪气的化妆术,还有僵硬的肢体语言,让我觉得她们比较像丧尸,多过像MV伴舞。 

基界文艺名人一度跟我说,莲神的粤语歌唱得比中文歌好,更有味道。这嘛,他的谏言对我没影响力。毕竟教我爱上莲神的入门歌都是中文歌。听粤语歌,恐怕只听懂三四成,除非看歌词听歌。但唱K,可以末学肤受。

总有这种感觉,听惯了莲神唱熟悉的中文歌,一旦听她唱起粤语歌,甚至英语歌,她仿佛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自己不很熟悉的歌手。听王菲和张惠妹唱粤语歌时也一样。

 

Friday, February 26, 2016

口水记2~Gaya Junction

临时可以买到火车票真是幸运,哪在乎买的是什么座位。好,那是无空调软座。选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像善男信女的乘客,那先生是此行遇见的第二个好人。因为火车不报站,心很不安。第二个好人笑问客从何处来,我见机不可失,大约介绍一下生平,然后向第二个好人吐露“心事”。第二个好人看着我手中的那张“没人看得懂的火车票”一脸茫然,即刻以手提上网找资料。

一阵子,第二个好人以简洁的英语“解说”,大意是前去需要在Dhanbad转站。问题来了。。。那么从Kolkata去Dhanbad要多久?距离多远?再从Dhanbad去Gaya要多久?距离又多远?第二个好人回答Dhanbad是那趟火车的终点站,transit可凭手中那张“没人看得懂的火车票”。其余问题他仅报以美丽的微笑。

沿途干旱的风景,短暂从车窗呼啸划过,有点像吉打刚收割完毕时候的田野景色。为了让心情不继续焦躁,我选择补眠。 火车是三人座位,被两大男人夹在中间,简直是赚到了。半梦半醒间,有时跟左边的第二个好人手臂贴着手臂,不经意碰触他手臂上的浓密毛发,有点像动物毛发的触感,没有痒感,反而温暖。有时跟右边的乘客甲大腿“磨蹭”着大腿,虽隔了一层布,心中不免荡漾。

第二个好人很快就下车了。下车前,给他竖起大拇指,祝他好运,此生不再见。

过程省略。

Howrah 火车站去Dhanbad 站需时5小时左右。然后在Dhanbad那个中转站又等待了1小时。期间再三跟当地人沟通确认手中那张“没人看得懂的火车票”。

名叫Poorva的火车终于准时到站,自由软座是最后那几节车厢。我看当地人用跑的方式“跑”去车厢,我也跟着跑,我的背包只有5kg,所以跑得很快。

人满为患,跳上车厢后,我便被卡在车厢连接处,好了,接下来的3个小时,人紧挨着人站着,有些乘客干脆躲进厕所去。平日在马来西亚训练有素,像这样的情况,人生地不熟的,最好还是把背包背在胸前。待我把背包推到胸前,这下可好,背后空出来的位置即可被乘客乙填满,肉体紧贴的距离。。。我想如果乘客乙不慎勃起,我一定察觉得到。乘客乙并不如我所愿,一边和友人聊天,一边把身体重量压在我的背上,聊得兴起整支手臂就搁在我的肩膀。

其间弥漫着男人味,尿骚味、发油味、旧皮包味、汗臭、口臭。。。。。。体验气味是一门功课,我觉得我可以及格。

Gaya Junction并不是终点站。于是企图跟旁边看起来对我很好奇的乘客丙问询。乘客丙说他也在Gaya下站,到时会提醒我。他是此行遇见的第三个好人。话匣子一打开,其他乘客也加入“话题”,乘客丁问康替?康替?我说我知道谁是甘地,他是伟人。乘客丁点头,No!No! 康替?康替?乘客丙见我答非所问便帮腔,country?原来如此,我回答Malaysia!

好在车厢门是开放式的,午后的风从左右两道门吹进来。吹得我昏昏欲睡。

过程省略。

下午三点,火车到站。乘客丙示意我该下站了。



Thursday, February 25, 2016

口水记1 ~ Howrah

海关的指纹识别机出毛病,十个手指都用上,很折腾了一会儿。本来人声沸腾的海关,已剩下最后三人。廉价航班的好处之一是,可以午夜抵达,享受他国机场夜深人静的氛围。

出发前,对印度骗局大全以及防骗攻略着实下了一点功夫。后来实地考察才知道,明知那是个骗局,也已被识破,可是为了好心情,不免一脚踩下去,以最小额的卢比打发掉奸人。

本来悬着的念头是如何在最短的时间,最经济的方式去Bodhgaya。一出境就放眼寻找机场预付的士柜台。。。。。。这样的口水回忆录很容易把自己搞累。我想还是直接跳去此行出现的第一个奸人。奸人和他朋友坐在不具招牌的柜台后面闲话家常,见我就说可以帮忙找司机。跟他们磨了十五分钟,我借尿遁。后来想想,这奸人很明显是一个黑车司机招徕员。

机场预付的士司机爱抄捷径。对Kolkata的深夜印象是,狗群x8,路边小便的男人x5、垃圾x n。。。没有牛,竟然没有牛。

四十分钟后抵达Howrah火车站。下车前,预付的士司机跟我做了个“类似进食”的手势。我说我不饿,谢谢!假装看不懂他的意思,他应该是想说老弟我饿了,施舍点小费好让我买块面包吃吧!没有巧取豪夺,所以他不是第二个奸人。

已经了解临场印度火车票的购买之高难度;我尝试网购,跟足印度国铁网站的指示却不成事。也试过联络当地旅行社代购火车票,人家却不接待散客。凌晨两点半。Howrah火车站。逛了两圈,总算看清整个火车站。气温摄氏二十度。阴凉。当地人横七竖八地睡在地板上,他们有备而来,睡得很死,我没有加入。想到自己也精疲力竭,于是择了支石柱,靠着,闭目养神。想着如果买不到火车票,下一步该如何



“没人看懂的火车票”大约在清晨四点购得,虽然被告知火车型号和到站时间,可是“没人看懂的火车票”根本没有标示火车型号,几号月台,车厢和座位。问了几个当地人,报出来的站台号码各异。我开始担心了。

期间一个印度女人主动找我鸡同鸭讲,看她双眼无神,担心自己遇上什么迷魂党,径自离开。后来又见她念念有词,以相同语句跟人“攀谈”,人家挥挥手叫她离开,才知原来她是个疯婆子。

过程省略。

警察“也”没读懂我的火车票,他拿着我的那张“没人看懂的火车票”询问了多少其他工作人员,才很有信心地指着远远的一节车厢,叫我上车。早上六点十五分,搭上名为“Black Diamond”的火车,我离圣地就更靠近一步。这警察是此行的第一个好人。

终于坐上火车也没安心,因为印度火车是不报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