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2, 2015

龙目③

跟他们都是初次见面。而心里的打算是,若此趟不能和睦相处,也不要紧,反正实现此行目的后,大家都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

可我真是把自己看得太糟糕了,原来只要放下一些小执着,和他人保持理性又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其实我也能同他人相处融洽。 

路途所见和感受,如今已不再强烈。回国后的两个月,小火山爆发了。 

记得那两个在山上吹冷风的夜晚,抬头就是一条热闹的星河。其中一个晚上,跟一位队友说,不愿再拖带单眼了,现在拿的是类单眼,小巧而不累赘;如果可以,将来更不携带任何相机,轻装上路。旅途中的风景嘛,能记得就记得,不记得的,大概也没那么要紧吧。





Sunday, December 20, 2015

Elizabeth

看她静静地躲在阴暗的角落,不像其他那么好动,这样选鱼的方式其实犯了大忌。可是我觉得她应该叫Elizabeth,失心疯地败了一尾。目前为止,Elizabeth是所有买过的鱼价码最高的。L190皇冠豹是异形类我比较没有抵抗力的品种,成体可达18寸,真期待她的长大。Elizabeth的缸友们是皇冠鼠猎狗直升机异形,没有打斗,和平共处。好了,重要的一点是,若这缸无灾无难,Elizabeth和皇冠鼠们可活到老死,至少20年以上。

总觉得我的鱼们会比我长命。有时想起父亲的早丧,想着也许我也遗传了他的早死。

Botia Almorhae & Botia Striata
这蕹菜只收割一次。根部泡水太久发烂了。
20151212 - 懒人缸
20151115 - 懒人缸

Saturday, December 12, 2015

养草

若能开源节流,就绝不浪费。我想连电灯都不开省下电源,于是动脑筋把家里另一个二尺缸搬到闭塞的后阳台,一并转型成懒人缸。这个狭窄的后阳台供我晒衣,兼摆几盆绿叶,现在再放两个懒人缸,我想可以适应这不够用的空间。

这小地方有正午两小时左右的阳光直射。除了熟悉的那几类阴性水草,还加入浮水性的水生植物,一叶莲,要价RM2的水芙蓉和浮萍。几个星期下来,一叶莲和水芙蓉开始分株,浮萍盖满水面,不得不捞起一些浮萍丢掉。最惊喜的是,水蕴草竟然冒泡,小气泡排成一支支的队伍往上升。这些气泡就是氧气的积累,融入水里了,小鱼夜里才不会窒息。

高科技草缸的CO2钢瓶系统是我一直回避不愿去想象的,现在终于见识太阳的伟大。

可惜照片拍不出水草冒泡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