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2, 2015

叙旧

老同学来小岛开会,通过WhatsApp留言想见面叙旧。不记得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什么时候,具体情形如何也不得而知。仔细想想,有点可怕,就快廿年!SPM之后,生命从此没有交集,硬是要聊,也不知从何说起。有些东西本来就属于回忆,该留在里头。恒久不是用来比喻同窗友谊的。想了十分钟,决定推掉邀约,对不起,出外公干了。


Saturday, April 11, 2015

回乡

想着是不是该回乡清扫父亲的坟,那座也许独自上墓园也找不着的坟。
几个星期以来重复,再重复的翻转网页,搜寻航班。犹豫。
八年都没回去了,就凑一个整数,等上十年再说。
生活漫长摇曳。
反正已经把他人家乡当作自己的了。

Source

Tuesday, April 07, 2015

天气

想想有多惊叹,一首歌只要有舞曲节奏,轻快、还要渗一点基佬元素,其功能可比咖啡,突破午后昏昏欲睡的我。

Source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