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6, 2015

锡兰~老夫妇

大路并没有灯火通明,200米处还有一家小餐厅,外头停放着几辆摩托车。 

犹豫不决,把住宿的预算提高一点!循着告示板,走进另一条没有路灯的小路,小路以柏油铺成,这一带分明是住宅区。并没抱多大的期望,人算不如天算,接下来的两个晚上,我就在这独立式洋房式的旅舍住了下来,似乎除了我以外就没有其他客人了。旅舍主人是一对老夫妇。他们亲切,衣着随意,看起来是一对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开一家旅店来玩玩的退休老人。

 THE MANSIONS 

Anuradhapura古城的观光重要景点之一,即是那棵超过两千岁的菩提树,佛祖就在这树的母株下悟道的。绕树一圈,没有任何灵感。古城骑脚车,嗯!是摇晃,也很激烈。汗流浃背,纸内裤很湿。

Ruwanwelisaya Stupa @ Anuradhapura

Abayagiri Dagoba @ Anuradhapura

Ruwanwelisaya Stupa @ Anuradhapura

Ruwanwelisaya Stupa 外围小路

Wednesday, February 25, 2015

锡兰~旅舍

小城夜色,弥漫萧条的肃静。旧城区的商家早早就把店关了,这和白天车水马龙的情景判若云泥。 

Tuk-tuk在空荡的街道行驶,向左拐弯时,司机和我的身体也跟着倾向左边。司机身兼多职,是旅店中介,也是导游。我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的英语没有因为疾速行驶而被风吹散,所以唯有礼貌回应。先去了网上极力推荐的湖边旅舍,客满。于是我走向隔壁的旅舍,Tuk-tuk司机依然相伴,还自作主张敲门,跟老板用他们锡兰语攀谈。我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真想跟老板说,是我自己找上门,绝不是司机带来的。老板后来也循例带我看下房间,就是怎样都不减价。把心一横,道谢就走。那么大的一间旅店,竟然一个客人也没,闹鬼吧? 

Tuk-tuk司机锲而不舍的精神,非常值得学习。在我离开第二间旅店时,依然游说他心属的友人旅舍。他麻的我最讨厌这样的人,决定不再理会他,更不想听他破烂的英语。 

小道的路灯少,幽暗;走往大路还得用十分钟。喜欢这种在寂静陌生环境下走路的意境,头挺着星空,什么都可以不管,好像只要对此刻的自己负责就好,即便是死了也无所谓。

Ruwanwelisaya Stupa @ Anuradhapura

Abayagiri Dagoba @ Anuradhapura

Tuesday, February 24, 2015

锡兰~到站

询问坐在后边的一对情侣,男的以简单的英语回答就快到了,再要三个车站吧!心里终究没踏实,不耻下问另一个同车厢的老伯,他的英语很标准:只要三十分钟就可抵达Anuradhapura。只是老伯的回应没让我坐得安稳。为了不让他们觉得我在质疑他们,我起身,走去另一个车厢,找一个看起来样子可被信赖的老姨再确定一下。她的回答让我有小小心安。

车厢外乌黑一片,对头上的星星已失去感觉。决定再向前去新的车厢问问看另一个乘客,他说他的目的地和我一样,到站时必知会一声。顿时觉得这旅途将充满惊喜,这锡兰会是一个大方又迷人的国度,即使才刚着地不久。 

火车终于到站,在五小时又四十五分钟之后。

Abayagiri Dagoba @ Anuradhapura

Jethawanaramaya Dagoba @ Anuradhapura

Monday, February 23, 2015

锡兰~繁星

火车两侧都是开放式的车窗。稻田,椰树、黄牛都是向后退的风景画。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个火车站,旅客上下车的情景很喧嚣热闹。一直到夕阳西下,我想这五个小时的旅程,总该有个交代了吧!五小时行程是列车时刻表上特别注明的。天边有一颗很明亮的星,想象那是冥王星。我很喜欢PLUTO这个名字,即使他已不再是行星。火车上听心经,读卫斯理真是惬意,Power Bank收敛电量的功能真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天空渐渐暗下来,心想,锡兰以星空来迎接我?那未免太浪漫了!当“冥王星”的身边出现越来越多的星星时,开始觉得不对劲,慌了,火车怎么一点都没像快到达目的地的样子?是不是在我自爽时错过车站?

※机场直透Colombo巴士总站 - 110LKR
※Colombo ~ Anuradhapura - 火车二等座290LKR


Abayagiri Dagoba @ Anuradhap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