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6, 2015

流星

抄录自欧阳牧师贴在FB上的话:“(大意是)。。。心中的善与爱本来就不属于哪一个宗教。有人说非信耶稣不可,否则上不了天堂。他(欧阳牧师)说:如果佛教徒因此下地狱,这种天堂他不去。” 

是我的话,我会说:如果心中有善与爱的佛教徒,道教徒、兴都教徒、日月神教徒、明教徒、神龙教徒等等其他因为不信基督而下地狱的话,这种天堂我何止不去,更不愿做基督徒,还要这样的神滚出太阳系,滚回祂的星球去。

Source

Sunday, January 18, 2015

Sarangkot

从Lumbini启程去Pokhara,是一段弯曲临崖的山路。山谷的风景美则美矣,他坐在身边似乎对这条危机重重的山路没有意见,我却有种上次前往飞来寺的客死异乡的感觉。尽可能不去想司机万一失手的情况有多槽糕,可是谷底那河水还是蓝色的。读过水族资料,Yoyo Loach的家乡就在山国。后来的行程,只要一看到见底清澈的溪流水体,我就一直想象里面到底住了多少我家YoYo Loach的亲朋好友。七小时后抵达Pokhara。寻找住宿,询问登山向导、进食、休息。绕湖吹风的时候,想起五天前还在首尔跟同事们吃街边小食。。。。。。

登山向导



Sunday, January 04, 2015

出发

网上总有人多事上载或share禽兽之间的情谊,有时同物种的,比如狗和狗;有时跨物种的,比如猫和猪,豹和狒狒。有些场面教人动容,更多却是让我觉得造假。 

那是来到山国的第一个早上。凉风习习,因为早到,乘客三三两两;口唇间仍有奶茶的香味,心里预习着抵达Lumbini后的行程,远途汽车站是寂寥广漠的。 

空旷的停车场,狗们追逐嬉戏,你闻一下我的臀部,我装腔作势地呲牙咧齿。看着他们向我靠过来,原来身边一物引起他们的注意。那是一块沾鼠板,上面有只老鼠。狗们对着挣扎的老鼠吠喊,还掏出狗掌撩泼奄奄一息的老鼠,怪紧张(兴奋)的。往光明面去想,狗们是想救出老鼠。可是老鼠已经被他们扒得皮开肉绽了。即使脱逃,也是活不成的。


Friday, January 02, 2015

春泥

本来就想说的。那个排山倒海的脸书年度回顾,有谁对他们的过去感兴趣啊?回顾个屁。还有他们那个2015年的第一杯绿茶,第一碗泡面、第一次selfie。。。。。。so?有谁在乎啊?没有。除了他们自己。何不上载一张用过的安全套,纪念2015年的第一炮?要不然拍下新年早晨所排的第一坨屎也很好,化作春泥更护花,更具深意!再不然随便upload一张沾有秽物或者懒觉毛的内裤,都比“2015年第一张和男友的合照”强多了。那个层次啊,直接unfriend掉。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