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2, 2015

龙目③

跟他们都是初次见面。而心里的打算是,若此趟不能和睦相处,也不要紧,反正实现此行目的后,大家都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

可我真是把自己看得太糟糕了,原来只要放下一些小执着,和他人保持理性又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其实我也能同他人相处融洽。 

路途所见和感受,如今已不再强烈。回国后的两个月,小火山爆发了。 

记得那两个在山上吹冷风的夜晚,抬头就是一条热闹的星河。其中一个晚上,跟一位队友说,不愿再拖带单眼了,现在拿的是类单眼,小巧而不累赘;如果可以,将来更不携带任何相机,轻装上路。旅途中的风景嘛,能记得就记得,不记得的,大概也没那么要紧吧。





Sunday, December 20, 2015

Elizabeth

看她静静地躲在阴暗的角落,不像其他那么好动,这样选鱼的方式其实犯了大忌。可是我觉得她应该叫Elizabeth,失心疯地败了一尾。目前为止,Elizabeth是所有买过的鱼价码最高的。L190皇冠豹是异形类我比较没有抵抗力的品种,成体可达18寸,真期待她的长大。Elizabeth的缸友们是皇冠鼠猎狗直升机异形,没有打斗,和平共处。好了,重要的一点是,若这缸无灾无难,Elizabeth和皇冠鼠们可活到老死,至少20年以上。

总觉得我的鱼们会比我长命。有时想起父亲的早丧,想着也许我也遗传了他的早死。

Botia Almorhae & Botia Striata
这蕹菜只收割一次。根部泡水太久发烂了。
20151212 - 懒人缸
20151115 - 懒人缸

Saturday, December 12, 2015

养草

若能开源节流,就绝不浪费。我想连电灯都不开省下电源,于是动脑筋把家里另一个二尺缸搬到闭塞的后阳台,一并转型成懒人缸。这个狭窄的后阳台供我晒衣,兼摆几盆绿叶,现在再放两个懒人缸,我想可以适应这不够用的空间。

这小地方有正午两小时左右的阳光直射。除了熟悉的那几类阴性水草,还加入浮水性的水生植物,一叶莲,要价RM2的水芙蓉和浮萍。几个星期下来,一叶莲和水芙蓉开始分株,浮萍盖满水面,不得不捞起一些浮萍丢掉。最惊喜的是,水蕴草竟然冒泡,小气泡排成一支支的队伍往上升。这些气泡就是氧气的积累,融入水里了,小鱼夜里才不会窒息。

高科技草缸的CO2钢瓶系统是我一直回避不愿去想象的,现在终于见识太阳的伟大。

可惜照片拍不出水草冒泡的情景

Wednesday, November 11, 2015

懒人缸

台湾鱼友的生态缸养鱼经验真让我大开眼界。怎么我国就没人开发此类养鱼方式呢?生态缸嘛就是把大自然的一小部分拷贝入缸,以维持鱼缸的生态平衡为目标。缸里的小生态在平衡的状态下,鱼和水草要死都难。根据这鱼友的说法,水草和泥土是关键。什么样的水草和泥土,各人可以多做研究和爬文。总有些不吝啬知识的鱼友愿意分享经验。 

这种低科技,低维护的养鱼真是让人雀跃。再懒也不能懒到放弃尝试这个省钱,省电、省资源的方法。如果成功,那我岂不是可以懒得更有理。 水草的部分,我想可以从原本的鱼缸移植一些出来;泥土呢,记得上星期,屋外路旁有工人在维修马路,挖出来的大量泥土就那样摊开曝晒着。眼看着实浪费,决定夜深人静再去挖些泥土备用。有了主意,开始物色鱼缸。可现在的鱼缸价钱已经翻倍,有够离谱。想想不如就用厨房那个闲着的塑胶储物盒。 

后来发现屋外垃圾间竟躺着一个废缸。洗掉缸里蟑螂尸体,随便刷洗一番,种草,装水。也不去想它是否已爆缸。

参考:-
alston.blog
red fox's stuff



Tuesday, September 01, 2015

龙目②

大扫除4.0的后效应我还在等着呢!小虫,狒狒、独角兽。庆幸我没子嗣!绝子绝孙莲花池。

餐风露宿的高度是2,639米,这样的海拔让云朵看起来沉甸甸的,低过脚。夕阳之后就是满天星斗。银河带横跨夜空。紧盯着星空一角,盯得眼球干涩也没教我再次邂逅流星。 

一夜强风吹拂,帐篷直晃,睡袋御寒。那是第一个晚上的印象。 

接下来就是自虐的攻顶旅程。3,727米的高度,7小时徒步。错过日出了还不断鞭策自己,对自身毫无怜悯之心,真像人生。






Thursday, August 27, 2015

龙目①

早知道那是一段艰难的登山徒步,对于一个中年基佬来说,Mt.Rinjani其难度不输沙巴神山。

后来认真比较一下,直至目前,登山难度的排行榜:Mt.Rinjani(Lombok)排名第一,Mt.Merapi(Yogjakarta)排名第二、雨崩(云南)排名第三、沙巴神山只在第四。这是后话。

远足前两个月,煞有介事地每个周末去五号山炼气化神,甚至去西药房买预防高原症的小药丸。在登山苦行自虐的时候,那每个周末爬山练气练习还真的有效,那预防高原症的小药丸只吞了一颗就丢了,这也是后话。

 Lombok,龙目岛这个中文名取得好。





Friday, July 31, 2015

Ice Cream

看见头发灰白,身影略胖的妈,心里总有歉疚存在。 

提起早丧的父亲,习惯把“梦死”挂在嘴边;不是醉生梦死,而是梦里死去。

和同事聊起早逝的父亲,她说以“暴毙”来阐释不是更贴切?突然接不下话。暴毙和猝死更详尽说明,怎么我故意绕过,以“梦死”代之? 

指了指那几种天南星科,龙舌兰科的绿叶植物,说要把他们带回小岛。妈便挑了几棵大的,我说体态小型的易带。身边的蚊子群,那个真是恐怖。看妈戴着草帽在花丛间忙碌着,想她过去的年轻岁月里,我的叛逆和反抗,对她,应该很难应付吧!

回去是一个交代。暴毙未必含贬义,我想梦死未必不是好事。

Sunday, July 26, 2015

妈说这三只猫是邻家的,她总是把多余的饭菜留给这些猫,意图让猫多留驻院子里。妈说自从有了这些猫,老鼠消失匿迹,甚至连蛇都不见了。 

想起从前家里的猫,不时会捕捉老鼠,蛇、鸟等生物来丰富他们的蛋白质来源;被猫吃剩的尸首有时被发现在柜子里,饭桌下,不免要人吓一跳。 

妈以剩菜讨好隔壁邻居的猫,其实很有心机。不过她说,这些猫儿很乖巧,却从不让她抚摸,靠近一点,他们就躲一边去。


Saturday, July 04, 2015

Manila Luzon

弧形的彩虹又不是七色界限分明;红和橙色之间的地带,可以有蕃茄橙,橘红,如此延伸,彩虹可有无数色,是六色,八色、十四色。。。不会因为不合大众的主观愿望而被否决不是彩虹。其实你表不表态实在无关紧要,大马同志情境往后两百年也不可能变得更好,而你骨子里的恶念已昭然若揭。想到你们这帮不时讨伐政府的文人墨客,还不是跟我这个基佬一样,在腐败政府的领导(?)下,过着被剥削的生活,心里不禁升起一股快意!

 

Saturday, May 09, 2015

第一次

现在再来回顾游记。。。雨崩的,尼泊尔的,还是锡兰的,意兴阑珊,像是记录过期的高潮,半点意思也没有。

记得我俩在前往Sarangkot的路上遇见的那个老外,那是他第66次观光尼泊尔了。如果他那年55岁,18岁开始出游,那么他一年大约来尼泊尔两次。尼泊尔真有如此巨大魅力?是的,当我看到若隐若现的雪山时,起大雾的说。

夺命的地震发生了。死亡人数不断向上攀升之际,竟然有人在FB贴尼泊尔人牺牲畜生祭拜神明的照片,哀悼无辜牲畜丧失性命之余,影射跟此次地震有关。民间风俗跟宗教信仰也许有点联系,可是跟自然灾难没有关系,好不好?一副原来是因果报应的批判想象是一点想象力也没有的。

难道看着死亡人数越来越多,心里没有感觉吗?


Sunday, April 12, 2015

叙旧

老同学来小岛开会,通过WhatsApp留言想见面叙旧。不记得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什么时候,具体情形如何也不得而知。仔细想想,有点可怕,就快廿年!SPM之后,生命从此没有交集,硬是要聊,也不知从何说起。有些东西本来就属于回忆,该留在里头。恒久不是用来比喻同窗友谊的。想了十分钟,决定推掉邀约,对不起,出外公干了。


Saturday, April 11, 2015

回乡

想着是不是该回乡清扫父亲的坟,那座也许独自上墓园也找不着的坟。
几个星期以来重复,再重复的翻转网页,搜寻航班。犹豫。
八年都没回去了,就凑一个整数,等上十年再说。
生活漫长摇曳。
反正已经把他人家乡当作自己的了。

Source

Tuesday, April 07, 2015

天气

想想有多惊叹,一首歌只要有舞曲节奏,轻快、还要渗一点基佬元素,其功能可比咖啡,突破午后昏昏欲睡的我。

Source

Source

Thursday, March 05, 2015

锡兰~净价

巴士司机是个雄性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小子,他的领口遮不住爬满胸部的毛发,真想化作一只猫,然后在他怀里磨蹭。 

车窗外流动着的景色很新鲜,有湖、有稻田、还有数之不尽的白鹭。不过一再重复的画面,总让我提不起精神,即使我已睡足八小时。车程两个半小时,因为熟读资料,所以假装很熟练地通知售票员要在哪儿下车。巴士沿路载客,身边的座位不知换了多少个乘客。如果毛发司机可以把长巴开得更快些,那么我有可能避过午后像火烧一样的太阳。

毛发司机让我在Polonnaruwa古城的Seylan Bank对面下车,才下车就被几个大叔围拢,唉!热情的旅舍中介和Tuk-tuk司机真是无所不在啊! 

好不容易摆脱他们,入住价钱还可以的D字头旅舍。D字头老板看起来随和,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却教我着实上了一门功课。那是我在锡兰的第三天,见着D字头老板竟然似模似样地开张收据给我,收据上写着房价,另加10%的service tax。这税额小,我也不以为意。谁知等到晚上和来自法国的金发游客聊起时,他说他也同样被D字头老板征收10%的service tax,可他拒付那明显骗人的10%。我这才换然大悟。回想这一天,D字头老板一时问问这,一时关心关心那,热心得让我有点不好意思,还一度以为自己怎么突然就浑身散发正能量,老是吸引好人啊?在这个以金钱挂帅的势力社会,你先坑了我,再来嘘寒问暖吗? 

※Anuradhapura前往Polonnaruwa的巴士票价-140LKR

Polonnaruwa

Polonnaruwa

Polonnaruwa

Polonnaruwa

Wednesday, March 04, 2015

锡兰~月儿弯

此行听得次数最多的不是王菲和林忆莲,却是彭佳慧。其实她的歌也没真的反映旅途中的哪个情景心境。不过以后听到《月儿弯》,我一定想起此行乘火车时那个“怎么还未到站?”的焦虑。 

已经听闻锡兰蚊子的厉害。不过不怕,旅舍已经准备蚊帐。骑了一整个上午的脚车。脱掉上衣,身上还有防晒霜的味道。风扇调至最强,躲在蚊帐里边,还可以听见蚊子在帐外挥翅的嗡嗡声。将梦未梦当儿,远处传来庙宇的诵经声。心有执念,所以我觉得那是干扰。 

资料说最早一班巴士去往Polonnaruwa古城是在清晨5:45。 

5:00起身,梳洗完毕就要离去,才发现篱笆大门被锁上。一直等到6:00,老板终于睡醒。老板微笑说再会。我想此生不会再见到他,也没渴望再回去Anuradhapura;所以没承诺什么,只有微笑说“Take Care!”。

Anuradhapura的新车站

下一站:Polonnaruwa

Hatadage @ Polonnaruwa

Thursday, February 26, 2015

锡兰~老夫妇

大路并没有灯火通明,200米处还有一家小餐厅,外头停放着几辆摩托车。 

犹豫不决,把住宿的预算提高一点!循着告示板,走进另一条没有路灯的小路,小路以柏油铺成,这一带分明是住宅区。并没抱多大的期望,人算不如天算,接下来的两个晚上,我就在这独立式洋房式的旅舍住了下来,似乎除了我以外就没有其他客人了。旅舍主人是一对老夫妇。他们亲切,衣着随意,看起来是一对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开一家旅店来玩玩的退休老人。

 THE MANSIONS 

Anuradhapura古城的观光重要景点之一,即是那棵超过两千岁的菩提树,佛祖就在这树的母株下悟道的。绕树一圈,没有任何灵感。古城骑脚车,嗯!是摇晃,也很激烈。汗流浃背,纸内裤很湿。

Ruwanwelisaya Stupa @ Anuradhapura

Abayagiri Dagoba @ Anuradhapura

Ruwanwelisaya Stupa @ Anuradhapura

Ruwanwelisaya Stupa 外围小路

Wednesday, February 25, 2015

锡兰~旅舍

小城夜色,弥漫萧条的肃静。旧城区的商家早早就把店关了,这和白天车水马龙的情景判若云泥。 

Tuk-tuk在空荡的街道行驶,向左拐弯时,司机和我的身体也跟着倾向左边。司机身兼多职,是旅店中介,也是导游。我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的英语没有因为疾速行驶而被风吹散,所以唯有礼貌回应。先去了网上极力推荐的湖边旅舍,客满。于是我走向隔壁的旅舍,Tuk-tuk司机依然相伴,还自作主张敲门,跟老板用他们锡兰语攀谈。我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真想跟老板说,是我自己找上门,绝不是司机带来的。老板后来也循例带我看下房间,就是怎样都不减价。把心一横,道谢就走。那么大的一间旅店,竟然一个客人也没,闹鬼吧? 

Tuk-tuk司机锲而不舍的精神,非常值得学习。在我离开第二间旅店时,依然游说他心属的友人旅舍。他麻的我最讨厌这样的人,决定不再理会他,更不想听他破烂的英语。 

小道的路灯少,幽暗;走往大路还得用十分钟。喜欢这种在寂静陌生环境下走路的意境,头挺着星空,什么都可以不管,好像只要对此刻的自己负责就好,即便是死了也无所谓。

Ruwanwelisaya Stupa @ Anuradhapura

Abayagiri Dagoba @ Anuradhapura

Tuesday, February 24, 2015

锡兰~到站

询问坐在后边的一对情侣,男的以简单的英语回答就快到了,再要三个车站吧!心里终究没踏实,不耻下问另一个同车厢的老伯,他的英语很标准:只要三十分钟就可抵达Anuradhapura。只是老伯的回应没让我坐得安稳。为了不让他们觉得我在质疑他们,我起身,走去另一个车厢,找一个看起来样子可被信赖的老姨再确定一下。她的回答让我有小小心安。

车厢外乌黑一片,对头上的星星已失去感觉。决定再向前去新的车厢问问看另一个乘客,他说他的目的地和我一样,到站时必知会一声。顿时觉得这旅途将充满惊喜,这锡兰会是一个大方又迷人的国度,即使才刚着地不久。 

火车终于到站,在五小时又四十五分钟之后。

Abayagiri Dagoba @ Anuradhapura

Jethawanaramaya Dagoba @ Anuradhapura

Monday, February 23, 2015

锡兰~繁星

火车两侧都是开放式的车窗。稻田,椰树、黄牛都是向后退的风景画。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个火车站,旅客上下车的情景很喧嚣热闹。一直到夕阳西下,我想这五个小时的旅程,总该有个交代了吧!五小时行程是列车时刻表上特别注明的。天边有一颗很明亮的星,想象那是冥王星。我很喜欢PLUTO这个名字,即使他已不再是行星。火车上听心经,读卫斯理真是惬意,Power Bank收敛电量的功能真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天空渐渐暗下来,心想,锡兰以星空来迎接我?那未免太浪漫了!当“冥王星”的身边出现越来越多的星星时,开始觉得不对劲,慌了,火车怎么一点都没像快到达目的地的样子?是不是在我自爽时错过车站?

※机场直透Colombo巴士总站 - 110LKR
※Colombo ~ Anuradhapura - 火车二等座290LKR


Abayagiri Dagoba @ Anuradhapura

Monday, January 26, 2015

流星

抄录自欧阳牧师贴在FB上的话:“(大意是)。。。心中的善与爱本来就不属于哪一个宗教。有人说非信耶稣不可,否则上不了天堂。他(欧阳牧师)说:如果佛教徒因此下地狱,这种天堂他不去。” 

是我的话,我会说:如果心中有善与爱的佛教徒,道教徒、兴都教徒、日月神教徒、明教徒、神龙教徒等等其他因为不信基督而下地狱的话,这种天堂我何止不去,更不愿做基督徒,还要这样的神滚出太阳系,滚回祂的星球去。

Source

Sunday, January 18, 2015

Sarangkot

从Lumbini启程去Pokhara,是一段弯曲临崖的山路。山谷的风景美则美矣,他坐在身边似乎对这条危机重重的山路没有意见,我却有种上次前往飞来寺的客死异乡的感觉。尽可能不去想司机万一失手的情况有多槽糕,可是谷底那河水还是蓝色的。读过水族资料,Yoyo Loach的家乡就在山国。后来的行程,只要一看到见底清澈的溪流水体,我就一直想象里面到底住了多少我家YoYo Loach的亲朋好友。七小时后抵达Pokhara。寻找住宿,询问登山向导、进食、休息。绕湖吹风的时候,想起五天前还在首尔跟同事们吃街边小食。。。。。。

登山向导



Sunday, January 04, 2015

出发

网上总有人多事上载或share禽兽之间的情谊,有时同物种的,比如狗和狗;有时跨物种的,比如猫和猪,豹和狒狒。有些场面教人动容,更多却是让我觉得造假。 

那是来到山国的第一个早上。凉风习习,因为早到,乘客三三两两;口唇间仍有奶茶的香味,心里预习着抵达Lumbini后的行程,远途汽车站是寂寥广漠的。 

空旷的停车场,狗们追逐嬉戏,你闻一下我的臀部,我装腔作势地呲牙咧齿。看着他们向我靠过来,原来身边一物引起他们的注意。那是一块沾鼠板,上面有只老鼠。狗们对着挣扎的老鼠吠喊,还掏出狗掌撩泼奄奄一息的老鼠,怪紧张(兴奋)的。往光明面去想,狗们是想救出老鼠。可是老鼠已经被他们扒得皮开肉绽了。即使脱逃,也是活不成的。


Friday, January 02, 2015

春泥

本来就想说的。那个排山倒海的脸书年度回顾,有谁对他们的过去感兴趣啊?回顾个屁。还有他们那个2015年的第一杯绿茶,第一碗泡面、第一次selfie。。。。。。so?有谁在乎啊?没有。除了他们自己。何不上载一张用过的安全套,纪念2015年的第一炮?要不然拍下新年早晨所排的第一坨屎也很好,化作春泥更护花,更具深意!再不然随便upload一张沾有秽物或者懒觉毛的内裤,都比“2015年第一张和男友的合照”强多了。那个层次啊,直接unfriend掉。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