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2, 2015

龙目③

跟团友都是初次见面。心里打的算盘是,若不能和睦相处,不要紧,反正以后大家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

真把自己看得太糟糕,只要放下一些小执着,和他人保持理性又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其实也能同他人相处融洽。

不愿再拖带单眼,现在用的是类单眼,小巧不累赘,可以轻装上路。旅途中的风景,能记得就记得,不记得的,大概也没那么要紧吧。

路途所见和感受,如今不再强烈。回国后两个月,小火山爆发了。 





Sunday, December 20, 2015

女王

看她静静地躲在阴暗的角落,不像其他那么好动,这样选鱼的方式其实犯了大忌。觉得她应该叫伊丽莎白,失心疯地败了一尾。L190皇冠豹是异形类我比较没有抵抗力的品种,成体可达18寸,真期待她的长大。伊丽莎白的缸友们是皇冠鼠猎狗直升机异形,没有打斗,和平共处。若这缸无灾无难,伊丽莎白和皇冠鼠们可活到老死,至少20年以上。

总觉得我的鱼们会比自己长命。有时想起父亲的早丧,想着也许也遗传了他的早死。

Botia Almorhae & Botia Striata
这蕹菜只收割一次。根部泡水太久发烂了。
20151212 - 懒人缸
20151115 - 懒人缸

Saturday, December 12, 2015

养草

若能开源节流,就绝不浪费。我想连电灯都不开省下电源,于是动脑筋把家里另一个二尺缸搬到闭塞的后阳台,一并转型成懒人缸。这个狭窄的后阳台供我晒衣,兼摆几盆绿叶,现在再放两个懒人缸,我想可以适应这不够用的空间。

这小地方有正午两小时左右的阳光直射。除了熟悉的那几类阴性水草,还加入浮水性的水生植物,一叶莲,要价RM2的水芙蓉和浮萍。几个星期下来,一叶莲和水芙蓉开始分株,浮萍盖满水面,不得不捞起一些浮萍丢掉。最惊喜的是,水蕴草竟然冒泡,小气泡排成一支支的队伍往上升。这些气泡就是氧气的积累,融入水里了,小鱼夜里才不会窒息。

高科技草缸的CO2钢瓶系统是我一直回避不愿去想象的,现在终于见识太阳的伟大。

可惜照片拍不出水草冒泡的情景

Tuesday, September 01, 2015

龙目②

餐风露宿的高度是2,639米,这样的海拔让云朵看起来沉甸甸的。夕阳之后就是满天星斗。银河带横跨夜空。紧盯星空一角,盯得眼球干涩也没邂逅流星。 夜强风吹拂,帐篷直晃,睡袋御寒。那是第一个晚上的印象。 接下来就是自虐的攻顶旅程。3,727米的高度,7小时徒步。错过日出了还不断鞭策自己,对自身毫无怜悯之心,真像人生。






Thursday, August 27, 2015

龙目①

早已知道那是一段艰难的登山徒步,对于一个中年基佬来说,Mt.Rinjani其难度远胜沙巴神山。

认真比较一下,直至目前,登山难度的排行榜:Mt.Rinjani(Lombok)排名第一,Mt.Merapi(Yogjakarta)排名第二、雨崩(云南)排名第三、沙巴神山只在第四。

远足前煞有介事地每个周末去五号山炼气化神,甚至去西药房买预防高原症的小药丸。登山苦行自虐的时候,每个周末爬山练气预习真有效,那预防高原症的小药丸只吞了一颗就丢了,这是后话。





Friday, July 31, 2015

醉生

看见头发灰白,身影略胖的妈,心里总有歉疚存在。 提起早丧的父亲,习惯把“梦死”挂在嘴边;不是醉生梦死,而是梦里死去。

和同事聊起早逝的父亲,她说以“暴毙”来阐释不是更贴切?突然接不下话。暴毙和猝死可以详尽说明,怎么我故意绕过,以“梦死”代之? 

指了指那几种天南星科,龙舌兰科的绿叶植物,说要把他们带回小岛。妈便挑了几棵大的,我说体态小型的易带。身边的蚊子群,那个真是恐怖。看妈戴着草帽在花丛间忙碌着,想她过去的年轻岁月里,我的叛逆和反抗,对她,应该很难应付吧!

回去是一个交代。暴毙未必含贬义,梦死未尝不是好事。

Sunday, July 26, 2015

妈说这三只猫是邻家的,她总是把多余的饭菜留给这些猫,意图让猫多留驻院子里。妈说自从有了这些猫,老鼠消失匿迹,甚至连蛇都不见了。 

想起从前家里的猫,不时会捕捉老鼠,蛇、鸟等生物来丰富他们的蛋白质来源;被猫吃剩的尸首有时被发现在柜子里,饭桌下,不免要人吓一跳。 

妈以剩菜讨好隔壁邻居的猫,其实很有心机。不过她说,这些猫儿很乖巧,却从不让她抚摸,靠近一点,他们就躲一边去。


Saturday, May 09, 2015

地震

回顾游记有些意兴阑珊,像是记录过期的高潮,半点意思也没有。

夺命的地震发生了。死亡人数不断向上攀升之际,竟有人在FB贴尼泊尔人牺牲畜生祭拜神明的照片,一边哀悼无辜牲畜丧失性命,一边影射跟此次地震有关。民间风俗跟宗教信仰也许有点联系,可是这跟自然灾难没有关系,好不好?一副原来是因果报应的批判想象是一点想象力也没有的。

难道看着死亡人数越来越多,心里没有感觉吗?


Sunday, April 12, 2015

叙旧

老同学来小岛开会,通过WhatsApp留言想见面叙旧。不记得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什么时候,具体情形如何也不得而知。仔细想想,有点可怕,就快廿年!SPM之后,生命从此没有交集,硬是要聊,也不知从何说起。有些东西本来就属于回忆,该留在里头。恒久不是用来比喻同窗友谊的。想了十分钟,决定推掉邀约,理由随便找,对不起,出外公干了。


Tuesday, April 07, 2015

天气

想想有多惊叹,一首歌只要有舞曲节奏,轻快、还要渗一点基佬元素,其功能可比咖啡,突破午后昏昏欲睡的我。

Source

Source

Thursday, March 05, 2015

锡兰~净价

巴士司机是个雄性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小子,他的领口遮不住爬满胸部的毛发,真想化作一只猫,然后在他怀里磨蹭。 

车窗外流动着的景色很新鲜,有湖、有稻田、还有数之不尽的白鹭。不过一再重复的画面,让人提不起精神。车程两个半小时,熟读资料,所以假装很熟练地通知售票员要在哪儿下车。巴士沿路载客,身边座位不知换了多少个乘客。

毛发司机让我在Polonnaruwa古城的Seylan Bank对面下车,才下车就被几个大叔围拢,唉!热情的旅舍中介和Tuk-tuk司机真是无所不在! 

好不容易摆脱他们,入住价钱还可以的D字旅舍。D字老板看起来随和,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却教我着实上了一门功课。那是锡兰的第三天,见着D字老板竟然似模似样地开张收据,收据上写着房价,另加10%的service tax。这税额小,不以为意。谁知等到晚上和来自法国的金发游客聊起时,他说他同样被D字老板征收10%的service tax,可他拒付那明显骗人的10%。回想这一天D字老板的关心,热心得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一度以为怎么突然就浑身散发正能量,老是吸引好人?在这以金钱挂帅的势力社会,你先坑了我,再来嘘寒问暖吗? 

※Anuradhapura前往Polonnaruwa的巴士票价-140LKR

Polonnaruwa

Polonnaruwa

Polonnaruwa

Polonnaruwa

Wednesday, March 04, 2015

锡兰~月儿弯

此行听得次数最多的不是王菲和林忆莲,而是彭佳慧。其实她的歌也没真的反映旅途中的哪个情景心境。不过以后听到《月儿弯》,一定想起此行乘火车时那个“怎么还未到站?”的焦虑。 

听闻锡兰蚊子的厉害。不过旅舍已准备蚊帐。骑了一整个上午的脚车。脱掉上衣,身上还有防晒霜的味道。风扇调至最强,躲在蚊帐里边,还可以听见蚊子在帐外挥翅的嗡嗡声。将梦未梦当儿,远处传来庙宇的诵经声。心有执念,觉得那是干扰。 

资料说最早一班巴士去往Polonnaruwa古城是在清晨5:45。 

5:00起身,梳洗完毕就要离去,才发现篱笆大门被锁上。一直等到6:00,老板终于睡醒。老板微笑说再会。想想此生不会再见到他,也没渴望再回去Anuradhapura;没承诺什么,只有微笑说“Take Care!”。

Anuradhapura的新车站

下一站:Polonnaruwa

Hatadage @ Polonnaruwa

Thursday, February 26, 2015

锡兰~老夫妇

大路并没有灯火通明,200米处还有一家小餐厅,外头停放着几辆摩托车。 

犹豫不决,还是把住宿的预算提高一点!循着告示板,走进另一条没有路灯的小路,小路以柏油铺成,这一带分明是住宅区。没抱多大期望,人算不如天算,接下来的两个晚上,就在这独立式洋房式的旅舍住了下来,这里似乎没有其他客人。旅舍主人是一对老夫妇。他们亲切,衣着随意,看起来是一对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开一家旅店来玩玩的退休老人。

 THE MANSIONS 

Anuradhapura古城的观光重要景点之一,即是那棵超过两千岁的菩提树,佛祖就在这树的母株下悟道的。绕树一圈,没有任何灵感。古城骑脚车,嗯!是摇晃,也很激烈。汗流浃背,纸内裤很湿。

Ruwanwelisaya Stupa @ Anuradhapura

Abayagiri Dagoba @ Anuradhapura

Ruwanwelisaya Stupa @ Anuradhapura

Ruwanwelisaya Stupa 外围小路

Wednesday, February 25, 2015

锡兰~旅舍

小城夜色弥漫萧条的肃静。旧城区的商家早早就把店关了,这和白天车水马龙的情景判若云泥。 

Tuk-tuk在空荡的街道行驶,向左拐弯时,司机和我的身体跟着倾向左边。司机身兼多职,是旅店中介,也是导游。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的英语没有因为疾速行驶而被风吹散,唯有礼貌回应。先去了网上极力推荐的湖边旅舍,客满。于是走向隔壁的旅舍,Tuk-tuk司机依然相伴,自作主张敲门,跟老板用他们锡兰语攀谈。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大约猜到意思,真想跟老板说,是我自己找上门,绝不是司机带来的。老板后来也循例带我看下房间,就是怎样都不减价。把心一横,道谢就走。那么大的一间旅店,竟然一个客人也没,闹鬼吧? 

Tuk-tuk司机锲而不舍的精神,非常值得学习。离开第二间旅店时,依然游说他心属的友人旅舍。最讨厌这样的人,决定不再理他,更不想听他破烂的英语。 

小道幽暗;走去大路得用十分钟。喜欢这种在寂静陌生环境下走路的情境,头挺着星空,什么都可以不管,即便是死了也无所谓。

Ruwanwelisaya Stupa @ Anuradhapura

Abayagiri Dagoba @ Anuradhapura

Tuesday, February 24, 2015

锡兰~到站

询问坐在后边的一对情侣,男的以简单的英语回答就快到了,再要三个车站吧!心里不踏实,不耻下问另一个同车厢的老伯,他的英语很标准,说只要三十分钟就可抵达Anuradhapura。起身走去另一个车厢,找一个看起来样子可被信赖的老姨再确定一下。她的回答让我有小小心安。

车厢外乌黑一片,对头上的星星已失去感觉。决定再去另一个车厢问问,有个乘客说他的目的地和我一样,到站时必知会一声。顿时觉得这旅途将充满惊喜,这锡兰会是一个大方又迷人的国度,即使才刚着地不久。

火车终于到站,在五小时又四十五分钟之后。

Abayagiri Dagoba @ Anuradhapura

Jethawanaramaya Dagoba @ Anuradhapura

Monday, February 23, 2015

锡兰~繁星

火车两侧都是开放式的车窗。稻田,椰树、黄牛都是向后退的风景画。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个火车站,旅客上下车的情景很喧嚣热闹。一直到夕阳西下,想着这五个小时的旅程,总该有个交代了吧!五小时行程是列车时刻表上特别注明的。天边有一颗很明亮的星,想象那是冥王星。火车上听心经,读卫斯理真是惬意,Power Bank收敛电量的功能真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天空渐暗,心想,锡兰以星空来迎接我?未免太浪漫了!当“冥王星”的身边出现越来越多的星星时,开始觉得不对劲,慌了,火车怎么一点都没像快到达目的地的样子?是不是自爽时错过车站?

※机场直透Colombo巴士总站 - 110LKR
※Colombo ~ Anuradhapura - 火车二等座290LKR


Abayagiri Dagoba @ Anuradhapura

Sunday, January 18, 2015

Sarangkot

从Lumbini启程去Pokhara,是一段弯曲临崖的山路。山谷的风景美则美矣,坐在身边的他似乎对这条危机重重的山路没有意见,我却有种客死异乡的感觉。尽可能不去想司机万一失手的情况有多槽糕,可是谷底那河水还是蓝色的。读过水族资料,Yoyo Loach的家乡就在山国。后来的行程,只要一看到见底清澈的溪流水体,就一直想象里面到底住了多少我家YoYo Loach的亲朋好友。七小时后抵达Pokhara。寻找住宿,询问登山向导、进食、休息。绕湖吹风。

登山向导



Sunday, January 04, 2015

出发

来到山国的第一个早上。凉风习习,因为早到,乘客三三两两;口唇间仍有奶茶的香味,心里预习着抵达Lumbini后的行程,远途汽车站是寂寥广漠的。

空旷的停车场,狗们追逐嬉戏。看着他们向我靠过来,原来身边一物引起他们的注意。那是一块沾鼠板,上面有只老鼠。狗们对着挣扎的老鼠吠喊,还掏出狗掌撩泼奄奄一息的老鼠。往光明面去想,狗想救出老鼠。可是老鼠已经被他们扒得皮开肉绽。即使脱逃,也是活不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