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3, 2014

佛陀诞生地

他一心一意要来朝圣,我想了想,决定奉陪。资料一再显示这里的背景显赫,连唐三藏都来过此地啊!于是期望满满地来,但愿有缘获得一盏修行指路的明灯。Kathmandu的脏,乱,吵、臭可没延伸到Lumbini。重要景点仅是摩耶夫人祠,各国风格不同的寺院引不起我的兴趣;因为太阳炎热,因为脚车骑得我屁股隐隐作痛。最叫我印象深刻的是,那个曾到过马来西亚当建筑工人的保安人员,他的马来语也太标准了吧。除此之外,就是被当地的一群小孩拉着一起拍照,受宠若惊;当然我也没忘记旅舍外那头不听主人叫唤的水牛。佛教圣地住了两个晚上,双手空空离开。

摩耶夫人祠
中华寺

Friday, December 19, 2014

不一样又怎样

1 - 什么蔡健雅,孙燕姿,陈绮贞啊?我永远选择听蔡依林。
2 - 喜欢两位女生都穿着新娘礼服,同性恋的关系不是一雄一雌的异性恋模式。
3 - 噙泪。好久没受这种刺激了。
4 - 床,遗产。。。?
5 - 不自然/违反自然的东西早就被大自然淘汰了,同性恋竟然还生存了几千年,那当然是自然的。
6 - 归亚蕾还活着,好辣!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14

夙愿

我想近年应该去不了西藏高原,去学藏人转山,转湖、转经了!那么去一下喜马拉雅山脉的另一边的尼泊尔算是达成某种程度上的心愿吧。

有些地方很美,很整洁、公民素质高,比如南韩,新加坡、香港。。。说实在,这些地方只适合我翻阅照片感怀,偶尔想起某些游历时发生的小事情,却是不想再去第二次的了。

脏,乱、吵、臭是从机场前往旅舍时,沿途街道看到的景象;还有机场打车差点被人当羊牯宰的经历;加上随处可见帮酒店拉客,额头上写着“我要抽佣金,拿介绍费”的家伙们,这些在下机后不到一小时发生的事。。。实在让我觉得这儿很槽糕。后来,直至踏上归途,我觉得,即使对尼泊尔的第一印象如此差劲,可是我还想再来N次。

Bodhnath Stupa

Sunday, December 14, 2014

聚光灯

2014年十二月七日傍晚 

过海。婚宴的路上。许多目击者。摩托骑士纷纷停车。飚车。一百元红包。塞车。夕阳余辉的一出把戏。没有飞龙在天。彩虹。半径光圈。最好吃的还是“冷盘”。



Thursday, December 11, 2014

秋天

1。满山满林子,红的,橙的、黄的树,我想这些树木的叶子枯萎成这个样子,有些枝桠还光秃着,怎能还给我一种欣欣向荣的意境?后来才知道这些树木准备过冬,享受季节的替换,原来秋天是这样的。 

2。娇小玲珑的导游小姐笑容可掬,总是絮叨耐心地解说微笑。自从老实招认说她的鼻子是后天制作之后,剩余的那几天,我的注意力总被她那垫高的鼻子所牵引,跟杨怡的尖鼻有得fight,都美。 

3。美食,购物,美食、购物。。。。。。当然还有一小部分行程赐予美景和古迹。原来跟团旅游是这样的。庆幸这旅游费用不是自己的,要不心痛。我想这“庞大”经费可供我穷游印尼四次,泰国三次、强国两次。 

4。抵达免税商场。导游小姐事先叫我们做好心理准备,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就像突然经历时空转移,瞬间来到强国。人潮汹涌,到处都是强国人在抢购免税商品,场面实在太吓人了。

5。我问导游小姐,怎么韩国人吃狗肉啊?她顾左右而言他。 

6。导游小姐约略介绍南韩近代史,说到从前二战时日本人逼迫她们妇女做。。。她不像一时词穷,似在考我们这一车子游客的常识,又像是羞涩难以启齿。我只好大声说:慰安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