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8, 2014

斗鱼

斗鱼是很多人的童年回忆,可是我的,蝌蚪而已。
因此,现在想拥有不曾拥有的。

水族馆摆卖的斗鱼,什么将军,狮王、半月等美则美矣,但都太“商业化”了。如此,我只把目标锁定那些大量被圈在一起大平卖,看起来全部都是Betta Splendens的雌性斗鱼。虽然感觉上这些小斗鱼像是被淘汰的(漂亮的早就被圈在玻璃瓶罐里以高价待售),但我还是花了蛮长的时间观察,希望可以从中捞到一两颗遗珠。事实说明找到遗珠的机会渺然。万万想不到被我捞回家的,竟然也给我惊喜。

Sunday, October 26, 2014

《担心》


先听到《心痛》才想起《担心》。跟同事们聊起,九十后的不知道谁是陈洁仪,八十后要想了很久才说听过《炫耀》,《炫耀》而已?跟年轻小孩聊天没考虑什么代沟不代沟的,话若不投机,就只说公事。不在乎听歌暴露年龄这样的事。看U管,读歌词。怎么从前就不觉得《担心》的歌词好普通啊?有好几个镜头,像看到邱淑贞在唱歌一样。小昭洗尽铅华,嫁人之后,要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才被媒体关注一下。还好【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没拍续集,要不然准拍了小昭去当波斯明教教主的伤心片段。

Thursday, October 23, 2014

Dieng Plateau

既定的偏见,我对她们的。 

1-“睡衣帮”真的很瞩目,她们可以穿着睡衣去巴刹买菜,在路上行走,无视车辆,并和同乡有说有笑。
2-周末夜晚总会打扮得花枝招展,等待本地友人载她们去游车河。
3-有几分姿色的女郎,总是说话大声一点。
4-有时可以见到她们牵着飘洋过海的南亚客工,语言隔阂绝对不是问题。
5-她们喜欢搭电梯,即使住在二楼,也不愿意多爬楼梯。 

日惹的古迹维护完好,这难免让我想起国内某些建筑古迹的悲惨遭遇。印尼是全球最大穆斯林国,可她的人民可以开明,毫无忌讳地当其他宗教古建筑的讲解员,也许是因为生计,我看到是当地的人们对其他宗教的包容度比我国还高出许多。加上那几天遇到好心友善的印尼人。。。这几点可以让我对同住一个住宅区的她们加些印象分。

为买到价格最低廉的往返航班的排序组合,在日惹多待了两天。两天的时间似乎长了些,于是逛完古迹,又攀登一座活火山。然后还有闲暇时间去做岩洞漂流,逛高原,踩一下海浪,原来那里不止Borubodur可以看。

Dieng Plateau

Dieng Plateau

Sikidang Crater

Indrayanti

Sunday, October 05, 2014

Gunung Merapi

这座活火山的高度只有2,930米,攀登难度应该属于一般等级吧!结果。。。我在山上摔了好几个狗。吃。屎。 

凌晨一点开始登山,先穿越村子,菜园,然后森林。天气冷,哈气时有白雾。山路原始,越走越崎岖。老同学半路放弃,决定在第二处休息站等我。

越靠近火山口,硫磺气味越浓。踩在脚下的火山沙径难行,已无路可以辨识,那仅是前面队友三分钟前走过留下的足迹。爬到最后我是手脚并用的,那个陡啊!超过四十五度吧!火山上的尖锐石头划破手掌数处,伤痕累累。 

天渐白,山顶咫尺,眼看就要错失日出了?没有。太阳在我爬上山顶深呼吸后才冲破云层。 四小时爬火山看日出原来就这样而已,没有哇噻的感觉。不过攀登火山是一个很不错的买罪受的经验,至少可以呼吸山上新鲜的冷空气(这当然不包括火山口处的硫磺味),我只好这样安慰自己了。

一路上对我“不离不弃”的当地导游的背影。

来自菲律宾的自家人。

就是这样的斜度,让我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其实很厉害。

往山下“滑”去时,让我跌了好几次。

山顶的另一边是近乎垂直的悬崖,掉下去可以直接去到冒着烟的火山口。

Friday, October 03, 2014

鳄鱼

白晃晃的阳光照得眼睛都睁不开来。原来过了大桥,再三十分钟车程就可以来到这么原始的小村庄。破烂的码头和渔船显示有渔业活动,不远处还有几座燕屋。最难能可贵的是这条河,还有周边绿油油的稻田。如果有一两头水牛点缀一下,那将是一副朴素恬静的乡野景色。土地测量师们并不愿意为这片土地的边界测量定位,说是这一带有鳄鱼出没。要是真有鳄鱼,那么这河的鱼产应该是丰富的,污染问题不严重。河面大部分时间是静止的,稍有波动,我想那一定是鱼浮上水面换气。从地图上看来这条算是北赖河的支流吧?



Wednesday, October 01, 2014

三间鼠

同事说她家的三间鼠总是东躲西藏,从不那么大刺刺地出现在人面前。我想家里的应该是不怕生,这几个月,他们居然游到水面直接从我手中摄食,甚至到豹点攀鲈口中夺食虾肉,这简直太突破了。吃饱后,他们可以蛮不在乎地在灯光下打瞌睡。他们要是有手有脚,那时应该是伸展四肢的;他们要是有眼皮,那时应该是半开合,眼色朦胧准备就寝。然后在我即将出门前,很沉实地睡着了。什么叫简单生涯?那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