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6, 2014

《担心》


先听到《心痛》才想起《担心》。跟同事们聊起,九十后的不知道谁是陈洁仪,八十后要想了很久才说听过《炫耀》,《炫耀》而已?跟年轻小孩聊天没考虑什么代沟不代沟的,话若不投机,就只说公事。看U管,读歌词。怎么从前就不觉得《担心》的歌词好普通?有好几个镜头,像看到邱淑贞在唱歌一样。小昭洗尽铅华,嫁人之后,要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才被媒体关注一下。还好【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没拍续集,要不然准拍了小昭去当波斯明教教主。

Thursday, October 23, 2014

Dieng Plateau

为买到价格最低廉的往返航班,在日惹多待了两天。两天的时间似乎长了些,于是逛完古迹,又攀登一座活火山。然后还有闲暇时间去做岩洞漂流,逛高原,踩一下海浪,原来那里不止Borubodur可以看。

Dieng Plateau

Dieng Plateau

Sikidang Crater

Indrayanti

Sunday, October 05, 2014

Gunung Merapi

这座活火山的高度只有2,930米,攀登难度应该属于一般等级吧!结果在山上摔了好几个狗。吃。屎。 凌晨一点开始登山,先穿越村子,菜园,然后森林。天气冷,哈气时有白雾。山路原始,越走越崎岖。老同学半路放弃,决定在第二处休息站等我。

越靠近火山口,硫磺气味越浓。踩在脚下的火山沙径难行,已无路可以辨识。爬到最后手脚并用的,那个陡超过四十五度!火山上的尖锐石头划破手掌数处,伤痕累累。 

天渐白,山顶咫尺,眼看就要错失日出。爬上山顶深呼吸后太阳才冲破云层。 四小时爬火山看日出原来就这样而已。不过攀登火山是一个很不错的买罪受的经验,至少可以呼吸山上新鲜的冷空气和硫磺味。

一路上对我“不离不弃”的当地导游的背影。

来自菲律宾的自家人。

就是这样的斜度,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其实很厉害。

往山下“滑”去时,跌了好几次。

山顶的另一边是近乎垂直的悬崖,掉下去可以直接去到冒着烟的火山口。

Wednesday, October 01, 2014

三间鼠

同事说她家的三间鼠总是东躲西藏,从不那么大刺刺地出现在人面前。我想家里的应该是不怕生,这几个月,他们居然游到水面直接从我手中摄食,甚至到豹点攀鲈口中夺食虾肉,这简直太突破了。吃饱后,他们可以蛮不在乎地在灯光下打瞌睡。他们要是有手有脚,那时应该是伸展四肢的;他们要是有眼皮,那时应该是半开合,眼色朦胧准备就寝。然后在我即将出门前,很沉实地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