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7, 2014

西照

书房是西照的,二尺缸就摆在窗前。我想是水里的营养过剩,加上午后的阳光充沛,各式各样的藻类滋生,最恐怖的应该是蓝绿藻了。缸里头的水罗兰,水蕴草、椒草、小榕都是百屈不饶的,是时候想想该如何除掉蓝绿藻。送走几十只熊猫鼠后,虽然还有几只精灵鼠,提琴鼠、小精灵充充场面,但二尺缸在这几个星期透着冷清萧条。在水族馆转了几圈,本想给二尺缸再加几只活体,克制住,还是别收容太多鱼。

赖着不走的小熊猫



Saturday, August 16, 2014

熊猫

不知道水族馆的鼠鱼是不是来自同一个养殖场的,万一答案趋向悲观,那市场上的鼠鱼可能都是亲戚关系。相信是因为近亲繁殖的关系,缸里小熊猫鼠的成活率奇低,顺利成长的应该只有四十巴仙吧?小熊猫鼠的鱼尸捞得我也麻木了。活下来的,不幸还有三两只是畸形的,比如身躯超短,体色淡、脊椎变形扭曲。尽管如此,熊猫鼠的数量从最初的六尾增至目前的四十尾也是够吓人的。一觉醒来,我把他们都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