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9, 2014

Balik China :上路

出发前网上搜来的天气预报都不管用,这是非常赞的事。天气热得我有点晕眩,当然这不是高反,丽江的海拔不过是2400米。什么阴天多云,雷阵雨都没发生,短暂的阵雨姗姗来迟,在我俩从雨崩出来后。

逛了两天的古城,终于都上路了。 

20140603

06:45集合。他建议跟团游,那种当地户外俱乐部安排的“纯玩团”。理由是此行的目的地尽在郊外,途中遇着漂亮景色还可以要求司机停车拍照。我buy他的这个点。唯一担心的是我国政府对失机事件的处理不当,可能招来同团游伴的鄙视。可这衰事没发生,同团的四个游伴只字不提失机,不知他们是够成熟理智,还是对失机事件懵然不知。领队是一位康巴藏族汉子,一身古铜色的皮肤,样子很潮。 

07:15~07:45市区塞车。那是前天前往束河古镇的方向。玉龙雪山一直都在眼前,这时已经对她麻木了。

08:25长江第一湾。逗留20分钟。没有感觉。

09:25经过桥头镇。

10:10彝族村。只是在观景台远眺。

彝族村

10:45途经小中甸

随着车窗外的景色转换,路过村庄,田园、草原、峡谷、树林、山。。。。。。渐渐地,我有了“在路上”的感觉。进入小中甸的范围,不知道是不是散布各处的经幡,宗教氛围突然浓重起来。远处零落的花丛也不知是不是网上说的杜鹃花,目前为止还未近距离观望过。后来在前往雨崩的山路算是见识到了。开在高原的花,感觉应该很清高吧?可要是繁花簇簇又显得稀疏平常了。

11:20路过香格里拉。香格里拉平均海拔3200米,夜晚在这儿留宿应该可以感觉高反吧?我想。



1135经过依拉草原。季节性湖泊。回程时,领队嘱司机师傅停车让我们拍照,车子停在高处的公路,下方是一片大草原,这个时候的草原未被湖水淹没,点点缓慢移动的黑影不是牛就是马了。



隔着车子后镜拍照,很有“在路上”的感觉


12:35抵达奔子栏。吃午饭,胃口特佳。


奔子栏

Friday, June 27, 2014

天空②⑥

六月天。一天洗澡四、五次也不嫌多。烟霾准时报到,高温让我想早一点投胎做人!

20130820

20131026

20140119

Thursday, June 26, 2014

Balik China :雪山

丽江古城漫步,抬头往西北望去,就能见着玉龙雪山。原来雪山是那副模样,山顶点点白斑肯定就是雪。这可是目前我见过的第一座雪山呢。资料说这玉龙雪山是终年积雪的,有趣的是,当地人却说玉龙雪山这时候没雪。怎么一回事?强国人对积雪厚度的要求很高啊!后来的几天,雪山是见怪不怪了。只要一进入梅里雪山风景区,那雪山啊~是连绵不断的。

去玉龙雪山是要收取古城维护费的,80元/人,我俩不愿意给,就舍掉玉龙雪山。

丽江古城

丽江古城

丽江古城

丽江古城

丽江古城

Tuesday, June 24, 2014

Balik China :丽江

在长水机场翻了翻【后宫甄嬛传】,心底竟留下影子。回来的第二天赶去垄尾买下甄嬛光碟。接下来就是废寝忘食了。这雌性动物争霸战的戏剧真是对味啊!犹如当年的【金枝欲孽】和【宫心计】,怎么说都比医生戏,飞机师的剧强十倍。 

嗯!为什么skip掉大理,昆明呢?我想这趟是要去朝圣的,雨崩应该是重点。大理段氏的六脉神剑难道就没吸引力?是,其实我比较喜欢阿朱的雁门关和虚竹的西夏皇宫。大理古城的缘分。。。暂时没有。 

说真的,至今仍不清楚梅里雪山的内转山,外转山的说法,就是藏族朝圣的仪式吧!我俩不是真的要按照内转经路线去转一圈,即使有心,年假也不够!去雨崩徒步是他的意思,所以在丽江和香格里拉都待了几天。做足准备,远行前一个星期,慎重其事地吃下预防高反药丸。抵达昆明火车站,见着红景天,挑了平价的,也给吞了。 

人家都说丽江,或者更正确的叫法——大研古镇太商业化了,所以不愿久留。小桥流水也许刻意,不过整体上古城保存得真好,古建筑很有特色,夜色很美。走在石道上,被上百年历史的老房子包围的感觉,天啊!我怎么就这样喜欢这丽江古城了。丽江的旅游业成熟,吃的,住的都很方便。即使游客很多,商业气息浓厚,夜晚有酒吧欢庆喧闹的音乐,可是,当我抬起头,古城上方的蓝天白云依旧,夜晚还有清晰的月亮和星星。丽江古城在八百多年前也算是茶马古道重镇,如今游客熙熙攘攘,难道不是延续从前的繁华景象?

丽江古城

束河古镇

束河古镇

Thursday, June 12, 2014

Balik China :夜长

虽然越南有帮忙转移一下注意力,不过心里终究不踏实。担心的事还真多啊!比如深夜抵达机场后,怎么解决睡觉这回事。向来的习惯就是直接在机场里找个舒适的角落躺下去就是一个夜晚了。反正怎么睡也睡不好,夜很长,黎明终是迟来。 

不过出发前看到新机场的2M楼,真是打从心里笑出来。前几次睡的是硬邦邦,冷冰冰的瓷砖,这次可是地毯啊!


之后的旅途,强国人在知晓我俩的国籍身份后反应接近零。只有一个老伯,有八十岁吧!唯一的一个,嗯!似乎只有他知道失机事件,不过他不当一回事。

前往目的地的火车软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