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3, 2014

佛陀诞生地

他一心一意要来朝圣,我想了想,决定奉陪。资料一再显示这里的背景显赫,连唐三藏都来过此地啊!于是期望满满地来,但愿有缘获得一盏修行指路的明灯。Kathmandu的脏,乱,吵、臭可没延伸到Lumbini。重要景点仅是摩耶夫人祠,各国风格不同的寺院引不起我的兴趣;因为太阳炎热,因为脚车骑得我屁股隐隐作痛。最叫我印象深刻的是,那个曾到过马来西亚当建筑工人的保安人员,他的马来语也太标准了吧。除此之外,就是被当地的一群小孩拉着一起拍照,受宠若惊;当然我也没忘记旅舍外那头不听主人叫唤的水牛。佛教圣地住了两个晚上,双手空空离开。

摩耶夫人祠
中华寺

Friday, December 19, 2014

不一样又怎样

1 - 什么蔡健雅,孙燕姿,陈绮贞啊?我永远选择听蔡依林。
2 - 喜欢两位女生都穿着新娘礼服,同性恋的关系不是一雄一雌的异性恋模式。
3 - 噙泪。好久没受这种刺激了。
4 - 床,遗产。。。?
5 - 不自然/违反自然的东西早就被大自然淘汰了,同性恋竟然还生存了几千年,那当然是自然的。
6 - 归亚蕾还活着,好辣!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14

夙愿

我想近年应该去不了西藏高原,去学藏人转山,转湖、转经了!那么去一下喜马拉雅山脉的另一边的尼泊尔算是达成某种程度上的心愿吧。

有些地方很美,很整洁、公民素质高,比如南韩,新加坡、香港。。。说实在,这些地方只适合我翻阅照片感怀,偶尔想起某些游历时发生的小事情,却是不想再去第二次的了。

脏,乱、吵、臭是从机场前往旅舍时,沿途街道看到的景象;还有机场打车差点被人当羊牯宰的经历;加上随处可见帮酒店拉客,额头上写着“我要抽佣金,拿介绍费”的家伙们,这些在下机后不到一小时发生的事。。。实在让我觉得这儿很槽糕。后来,直至踏上归途,我觉得,即使对尼泊尔的第一印象如此差劲,可是我还想再来N次。

Bodhnath Stupa

Sunday, December 14, 2014

聚光灯

2014年十二月七日傍晚 

过海。婚宴的路上。许多目击者。摩托骑士纷纷停车。飚车。一百元红包。塞车。夕阳余辉的一出把戏。没有飞龙在天。彩虹。半径光圈。最好吃的还是“冷盘”。



Thursday, December 11, 2014

秋天

1。满山满林子,红的,橙的、黄的树,我想这些树木的叶子枯萎成这个样子,有些枝桠还光秃着,怎能还给我一种欣欣向荣的意境?后来才知道这些树木准备过冬,享受季节的替换,原来秋天是这样的。 

2。娇小玲珑的导游小姐笑容可掬,总是絮叨耐心地解说微笑。自从老实招认说她的鼻子是后天制作之后,剩余的那几天,我的注意力总被她那垫高的鼻子所牵引,跟杨怡的尖鼻有得fight,都美。 

3。美食,购物,美食、购物。。。。。。当然还有一小部分行程赐予美景和古迹。原来跟团旅游是这样的。庆幸这旅游费用不是自己的,要不心痛。我想这“庞大”经费可供我穷游印尼四次,泰国三次、强国两次。 

4。抵达免税商场。导游小姐事先叫我们做好心理准备,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就像突然经历时空转移,瞬间来到强国。人潮汹涌,到处都是强国人在抢购免税商品,场面实在太吓人了。

5。我问导游小姐,怎么韩国人吃狗肉啊?她顾左右而言他。 

6。导游小姐约略介绍南韩近代史,说到从前二战时日本人逼迫她们妇女做。。。她不像一时词穷,似在考我们这一车子游客的常识,又像是羞涩难以启齿。我只好大声说:慰安妇。






Tuesday, October 28, 2014

斗鱼

斗鱼是很多人的童年回忆,可是我的,蝌蚪而已。
因此,现在想拥有不曾拥有的。

水族馆摆卖的斗鱼,什么将军,狮王、半月等美则美矣,但都太“商业化”了。如此,我只把目标锁定那些大量被圈在一起大平卖,看起来全部都是Betta Splendens的雌性斗鱼。虽然感觉上这些小斗鱼像是被淘汰的(漂亮的早就被圈在玻璃瓶罐里以高价待售),但我还是花了蛮长的时间观察,希望可以从中捞到一两颗遗珠。事实说明找到遗珠的机会渺然。万万想不到被我捞回家的,竟然也给我惊喜。

Sunday, October 26, 2014

《担心》


先听到《心痛》才想起《担心》。跟同事们聊起,九十后的不知道谁是陈洁仪,八十后要想了很久才说听过《炫耀》,《炫耀》而已?跟年轻小孩聊天没考虑什么代沟不代沟的,话若不投机,就只说公事。不在乎听歌暴露年龄这样的事。看U管,读歌词。怎么从前就不觉得《担心》的歌词好普通啊?有好几个镜头,像看到邱淑贞在唱歌一样。小昭洗尽铅华,嫁人之后,要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才被媒体关注一下。还好【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没拍续集,要不然准拍了小昭去当波斯明教教主的伤心片段。

Thursday, October 23, 2014

Dieng Plateau

既定的偏见,我对她们的。 

1-“睡衣帮”真的很瞩目,她们可以穿着睡衣去巴刹买菜,在路上行走,无视车辆,并和同乡有说有笑。
2-周末夜晚总会打扮得花枝招展,等待本地友人载她们去游车河。
3-有几分姿色的女郎,总是说话大声一点。
4-有时可以见到她们牵着飘洋过海的南亚客工,语言隔阂绝对不是问题。
5-她们喜欢搭电梯,即使住在二楼,也不愿意多爬楼梯。 

日惹的古迹维护完好,这难免让我想起国内某些建筑古迹的悲惨遭遇。印尼是全球最大穆斯林国,可她的人民可以开明,毫无忌讳地当其他宗教古建筑的讲解员,也许是因为生计,我看到是当地的人们对其他宗教的包容度比我国还高出许多。加上那几天遇到好心友善的印尼人。。。这几点可以让我对同住一个住宅区的她们加些印象分。

为买到价格最低廉的往返航班的排序组合,在日惹多待了两天。两天的时间似乎长了些,于是逛完古迹,又攀登一座活火山。然后还有闲暇时间去做岩洞漂流,逛高原,踩一下海浪,原来那里不止Borubodur可以看。

Dieng Plateau

Dieng Plateau

Sikidang Crater

Indrayanti

Sunday, October 05, 2014

Gunung Merapi

这座活火山的高度只有2,930米,攀登难度应该属于一般等级吧!结果。。。我在山上摔了好几个狗。吃。屎。 

凌晨一点开始登山,先穿越村子,菜园,然后森林。天气冷,哈气时有白雾。山路原始,越走越崎岖。老同学半路放弃,决定在第二处休息站等我。

越靠近火山口,硫磺气味越浓。踩在脚下的火山沙径难行,已无路可以辨识,那仅是前面队友三分钟前走过留下的足迹。爬到最后我是手脚并用的,那个陡啊!超过四十五度吧!火山上的尖锐石头划破手掌数处,伤痕累累。 

天渐白,山顶咫尺,眼看就要错失日出了?没有。太阳在我爬上山顶深呼吸后才冲破云层。 四小时爬火山看日出原来就这样而已,没有哇噻的感觉。不过攀登火山是一个很不错的买罪受的经验,至少可以呼吸山上新鲜的冷空气(这当然不包括火山口处的硫磺味),我只好这样安慰自己了。

一路上对我“不离不弃”的当地导游的背影。

来自菲律宾的自家人。

就是这样的斜度,让我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其实很厉害。

往山下“滑”去时,让我跌了好几次。

山顶的另一边是近乎垂直的悬崖,掉下去可以直接去到冒着烟的火山口。

Friday, October 03, 2014

鳄鱼

白晃晃的阳光照得眼睛都睁不开来。原来过了大桥,再三十分钟车程就可以来到这么原始的小村庄。破烂的码头和渔船显示有渔业活动,不远处还有几座燕屋。最难能可贵的是这条河,还有周边绿油油的稻田。如果有一两头水牛点缀一下,那将是一副朴素恬静的乡野景色。土地测量师们并不愿意为这片土地的边界测量定位,说是这一带有鳄鱼出没。要是真有鳄鱼,那么这河的鱼产应该是丰富的,污染问题不严重。河面大部分时间是静止的,稍有波动,我想那一定是鱼浮上水面换气。从地图上看来这条算是北赖河的支流吧?



Wednesday, October 01, 2014

三间鼠

同事说她家的三间鼠总是东躲西藏,从不那么大刺刺地出现在人面前。我想家里的应该是不怕生,这几个月,他们居然游到水面直接从我手中摄食,甚至到豹点攀鲈口中夺食虾肉,这简直太突破了。吃饱后,他们可以蛮不在乎地在灯光下打瞌睡。他们要是有手有脚,那时应该是伸展四肢的;他们要是有眼皮,那时应该是半开合,眼色朦胧准备就寝。然后在我即将出门前,很沉实地睡着了。什么叫简单生涯?那就是。


Saturday, September 06, 2014

Prambanan

古建筑的境遇蛮相似的,经历辉煌盛世,然后被遗忘、沉没于时间的流转。直至被发现,发现者通常是西方人,接着一番研究考察,古老的过去重新被掀开。Borobudur加上这座叫Prambanan的千年古迹是一份旅游套餐,不去哪座,日惹之游便不完整(龟的看法)。是先有了婆罗浮屠(佛教,750D),才来这座Prambanan(兴都教,850D)的,秩序有问题?那个下午很热。石墙上的斑驳浮雕,陈旧。沉静。想当年,这些飞禽走兽的雕刻是多么细致,辉煌。又是一个游客比当地人多的旅游景点,有关当局的讲解员是穆斯林教徒,这让我很惊讶。



Prambanan景区内的莫名其妙的鹿苑

Thursday, September 04, 2014

Borobudur

去日惹游玩,走的是游客的常规路线。住在背包客聚集地的一间小客栈,通往客栈的是一条涂满壁画的小巷。小巷悠闲,游客慵懒。本该为这面鲜艳热情的壁画留下些许浮光掠影的相片。决定,放空。何止小巷,日惹市随处可见不规则的壁画和涂鸦,感觉就是很狂野奔放。我所遇见的,住在这里的人,真是颠覆了平时对印尼劳工的刻板印象。他们怎么可以这么热情友善啊?





Sunday, August 17, 2014

西照

书房是西照的,二尺缸就摆在窗前。我想是水里的营养过剩,加上午后的阳光充沛,各式各样的藻类滋生,最恐怖的应该是蓝绿藻了。缸里头的水罗兰,水蕴草、椒草、小榕都是百屈不饶的,是时候想想该如何除掉蓝绿藻。送走几十只熊猫鼠后,虽然还有几只精灵鼠,提琴鼠、小精灵充充场面,但二尺缸在这几个星期透着冷清萧条。在水族馆转了几圈,本想给二尺缸再加几只活体,克制住,还是别收容太多鱼。

赖着不走的小熊猫



Saturday, August 16, 2014

熊猫

不知道水族馆的鼠鱼是不是来自同一个养殖场的,万一答案趋向悲观,那市场上的鼠鱼可能都是亲戚关系。相信是因为近亲繁殖的关系,缸里小熊猫鼠的成活率奇低,顺利成长的应该只有四十巴仙吧?小熊猫鼠的鱼尸捞得我也麻木了。活下来的,不幸还有三两只是畸形的,比如身躯超短,体色淡、脊椎变形扭曲。尽管如此,熊猫鼠的数量从最初的六尾增至目前的四十尾也是够吓人的。一觉醒来,我把他们都送走了。


Tuesday, July 08, 2014

Balik China :金山

20140604 

旅馆在高处,房间都有大窗户,这窗户就对准梅里雪山。躺在床上赏雪山,大窗口的铝框把雪山切割成几片,窗不但把雪山凝成一幅画,还教雪山变成一面屏风。移动的云朵让“这幅画”很哈利波特。

06:00闹钟响。起床往窗外探看一下雪山,卡瓦格博峰,缅茨姆峰藏在云雾里。 

06:15穿上寒衣,前往旅馆的观景台,天气寒冷。这几日气象预测让人沮丧的缘故,我们并不对梅里雪山的“日照金山”存有任何妄想。没有期望就没有失望。也因为没有期望,结果反叫我心潮澎湃。

06:25日照金山开始。金环从雪山顶开始往下推移。 

06:40日照金山结束。金环完全褪去,雪山恢复本色。


08:20出发。前往雨崩也是盘山公路,不过这次是往峡谷蜿蜒而下。导游说穿越峡谷的是澜沧江。我“见过”好几次这澜沧江,最近一次是在寮国,那里她有另一个名字叫湄公河。



Saturday, July 05, 2014

Balik China :飞来寺

20140603

在奔子栏逗留了一个小时。没有挑食,看强国团友对眼前的午餐一点都不保留,心里对地沟油,黑心鸡蛋的疑虑也一扫而空。很喜欢蕃茄炒蛋,炒茄子和蕃茄鸡蛋汤的味道,后来的每一顿。。。一定都叫上一样。 


13:30从奔子栏出发。这里开始就沿着盘山公路向上爬去。有些路段有简单的围栏,有些则没有。公路的一边是山体,另一边就是悬崖。我想,只要司机师傅一个不留神,我就要客死异乡了。司机师傅的驾驶技术非常好,很有自信;有自信的男人非常有魅力。

13:45到达梅里雪山景区入口。面对金沙江第一湾的壮观,嗯。。。我吟不出一阕有关壮丽山河的诗词。头顶的太阳实在太可怕了。

14:00再出发。继续体验悬崖盘山乐。路上一直看见或徒步或骑自行车的旅人。虽然之前有玉龙雪山这颗珠玉,但是路途接下来的不知名雪山依旧占据不少相机记忆体的容量。





15:20到达白茫雪山垭口。满满的经幡。垭口的海拔4292米,比沙巴神山还高出许多。下车拍照,走几步就气喘了,还有点晕眩。我想这就是高反吧!终于都体验到高反了。不严重,也许只是白天的缘故,也有可能是红景天的药效。4292米啊!这可是我这辈子到过最高的海拔了。


16:20到达飞来寺。

飞来寺观景台。主峰卡瓦格博


这里的黑夜降临得慢,都已经是傍晚七点半了,太阳还在雪山顶上。晚餐后,穿着民族服饰的女孩围圈圈跳舞,就只差一堆篝火就完美了。这女孩们,前一刻还在餐厅当服务员,这一刻跳舞娱众。

Sunday, June 29, 2014

Balik China :上路

出发前网上搜来的天气预报都不管用,这是非常赞的事。天气热得我有点晕眩,当然这不是高反,丽江的海拔不过是2400米。什么阴天多云,雷阵雨都没发生,短暂的阵雨姗姗来迟,在我俩从雨崩出来后。

逛了两天的古城,终于都上路了。 

20140603

06:45集合。他建议跟团游,那种当地户外俱乐部安排的“纯玩团”。理由是此行的目的地尽在郊外,途中遇着漂亮景色还可以要求司机停车拍照。我buy他的这个点。唯一担心的是我国政府对失机事件的处理不当,可能招来同团游伴的鄙视。可这衰事没发生,同团的四个游伴只字不提失机,不知他们是够成熟理智,还是对失机事件懵然不知。领队是一位康巴藏族汉子,一身古铜色的皮肤,样子很潮。 

07:15~07:45市区塞车。那是前天前往束河古镇的方向。玉龙雪山一直都在眼前,这时已经对她麻木了。

08:25长江第一湾。逗留20分钟。没有感觉。

09:25经过桥头镇。

10:10彝族村。只是在观景台远眺。

彝族村

10:45途经小中甸

随着车窗外的景色转换,路过村庄,田园、草原、峡谷、树林、山。。。。。。渐渐地,我有了“在路上”的感觉。进入小中甸的范围,不知道是不是散布各处的经幡,宗教氛围突然浓重起来。远处零落的花丛也不知是不是网上说的杜鹃花,目前为止还未近距离观望过。后来在前往雨崩的山路算是见识到了。开在高原的花,感觉应该很清高吧?可要是繁花簇簇又显得稀疏平常了。

11:20路过香格里拉。香格里拉平均海拔3200米,夜晚在这儿留宿应该可以感觉高反吧?我想。



1135经过依拉草原。季节性湖泊。回程时,领队嘱司机师傅停车让我们拍照,车子停在高处的公路,下方是一片大草原,这个时候的草原未被湖水淹没,点点缓慢移动的黑影不是牛就是马了。



隔着车子后镜拍照,很有“在路上”的感觉


12:35抵达奔子栏。吃午饭,胃口特佳。


奔子栏

Friday, June 27, 2014

天空②⑥

六月天。一天洗澡四、五次也不嫌多。烟霾准时报到,高温让我想早一点投胎做人!

20130820

20131026

2014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