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3, 2013

鼠鱼口蕉

在小岛的鱼市能找到的鼠鱼品种就那几样。偶尔看到CTY也卖一些比较高级的金线鼠和长吻鼠,已惊为天人!对我来说,长吻鼠鱼已是罕见,不过价格承受得起;而金线鼠的价格过分高级,教人敬而远之,我只选择平凡、普通品种的鼠鱼。 

豹鼠很普通,他们产卵本就不稀罕,随便按一下,网上就有大把鼠鱼爱好者分享他们自家养殖经验和心得。热带鱼生儿育女的方式各异,普遍上都不会让人想入非非,除了鼠鱼。 

鼠鱼的繁殖方式很奇特。欲产卵的雌鱼会向雄鱼讨精液,讨来精液后就这样含在口中。。。这不就是人类的口蕉吗?我以为把雄性动物的精液含在口中的行为只有A片女优和男同志才懂得做,原来雌鼠鱼也会啊!于是,雌鱼的腹鳍夹拥着鱼卵,等到找着适合位置便产卵,然后再把含在口中的东西洒在卵上。 

截至目前,我的鼠鱼缸还未孵出一只健康的小豹鼠。




日莱峰

山上。吹过来的风是冷的,伴随着雾,好像站在云朵里,我们突然变得仙风道骨了!
基友J直指我抹了大把的发胶,他是看着我发梢上的露珠之后说的。
婆娘西蒂对灵异事件很敏感,后来的两天,很是期待她可以告诉我一些有的没有的。
整个行程,我们把别针扣在衣服上,据说可以辟邪。

Photopshop之后的面目全非的鸟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