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7, 2013

水葬

蓝天白云总在放学后才出现,绕在身边的小动物真多,那可是青葱懵懂的年代。螳螂、蚱蜢、蜻蜓等小动物的生命周期真短。鱼,兔子、龟、狗理当寿命长些,却不知会早夭的鱼,兔子、龟、狗本来就身怀残疾。

把死掉的小动物埋起来,并在土冢前插上一段枯枝,当作为早死的小生物立一个墓碑。隔一段时日之后,因为有很多想念、也许还有少少好奇心,倒回当日埋尸点,挖掘小动物的土坟,想看看他们“过”得怎么样。

有时小动物的墓碑不见了,被雨水冲走,也就不了了之。有时即使找到墓碑,小动物的尸体却离奇失踪,从来不见小动物的完整骨骼。当时只道小动物已“尘归尘,土归土”,想来是圣经潜移默化的力量!

现在,只要鱼缸里的病鱼回天乏术,一旦确认死亡,他们的尸体一律被我冲入马桶,我以为那是水葬,“尘归尘,土归土,水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