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6, 2013

自由

按照“爱他,就给他自由”的说法,饲养鱼的人们都是不爱鱼的。他们把鱼囚住,锁住鱼的灵魂,限制鱼的活动自由,甚至掌控鱼的生死权。为了个人私欲,很自然地就发展一套:把鱼买回来,养在家里就是拯救鱼于(水族馆)水深火热,拥挤逼迫、疾病饥饿交加的环境里。于是,干脆我就承认自己并没有什么爱心,耐心、细心等等他吗的心,不把圈住的鱼养死,已经满足虚荣心。

皇冠鼠,棋盘鲫

Red lizard,Wood shrimp

棋盘鲫,樱桃鲫,白鼠

Wednesday, June 19, 2013

天空 ②⑤

海啸,余震后,风灾可是多新鲜的名词啊!这里本来就不是零天灾的,总要等到悲剧发生,防灾意识才被点着。政客必然互相指责,人民普遍观望,再观望。。。然后等着下一轮的悲剧?





第二大桥

Sunday, June 02, 2013

多爱你一天

家乡拉让江的船难让他想起小时候的假期,总要去父亲工作的伐木营小住一段时期。伐木营离小城约水程两个半小时,当时跟内陆地区接驳的交通工具是快艇,想不到现在依然还是。

乘船时,最害怕的是河里出现鳄鱼,也知道那只是杯弓蛇影,是河上漂流着的木桐。最开心的是快艇会在半路的驿站载放客人,到时就有小贩向艇里的客人兜售便当。

夜里,他的父亲会和同事到深山里捕猎,猎物有鹿,最多的是山猪,偶尔还有花豹。捕获的猎物,即刻载到河边开膛破肚。他很想跟父亲去深山夜游,感受一下猎捕野兽的刺激,可从来不成行。原因是危险。

他记得曾在河边放过风筝,也是目前为止,仅有的一次。河岸上堆满直径很大的木桐,河里的水永远都是土色的。母亲警告他不可靠近河边的木桐堆,担心木桐突然滚开来压死人。他记得鼻子满是木材的味道。

父亲不那么早逝的话,现在的一切也许就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