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31, 2013

天空 ②④

家里放了四个鱼缸,一个三个半尺的,两个两尺的,一个一个半尺的。小的那个没有直射日光,养不起水草,就嫌麻烦,收起来了。虽然有了鱼缸,还有一缸的青翠和生命,屋里怎么还给我家徒四壁的感觉呢?







Monday, March 18, 2013

避年记 ①② 大同小异的日落

大年初一回到首都永珍,看到花拳绣腿的舞狮团,阿贵很大惊小怪。
大年初二再看最后一回湄公河的日落。
他突然有番醒悟:世界上各角落的日出日落都是相似的,只是当时的心境影响一切。:P 

唉!该来的总是要来,逃也逃不掉!
写游记的心情已经过期,阿贵没那把劲去记录了。
完毕。

永珍的湄公河畔

永珍的湄公河畔

看一看他的右手臂!

永珍的日出

香昆佛像公园

香昆佛像公园

永珍的湄公河畔

香昆佛像公园

Sunday, March 17, 2013

避年记 ①① 除夕

阿贵在旺阳的最后一天正好是除夕。他决定来一顿比较丰富的晚餐。他把手中的那本MENU翻了几遍,偷偷看看隔壁桌,前桌、后桌的座上肴作一下参考,最后没有惊喜地点了一盘蛋炒饭,配以一杯薄荷柠檬茶,好,这就是他的年夜饭了。








Saturday, March 16, 2013

避年记 ⑩ 秋天

寮国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的内陆国(这是阿贵回来以后,从网上得知的)。可是他和他的菜篮自行车都觉得这个早上很有秋天的感觉,映入眼里的景色,脑中自动响起“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的配乐。小路两旁皆是一片荒凉,没有稻草人,只有牛猪鸡。本来应该是绿油油的稻田,现在比较像黄土平坡,土地这刻可是的疗伤时期,等待下一季的耕作。

阿贵觉得酱的萧条景色也OK!虽然乡间小路没给他惊奇,可是田野小径的极其颠簸,教他的自行车死里逃生,这还不惊喜吗?

一个上午和中午,另加半个下午,阿贵的目的地是散落宋河各处的四个钟乳石洞,因为不齿大自然景色也要缴交入门票的行为,所以他只好把注意力转移到“过程”,于是四过其洞而不入。回到旅舍,他的屁股已元气大伤。

阿贵的菜篮脚车








Sunday, March 10, 2013

避年记 ⑨ 旺阳

我国首相慰劳前线军警,他在随拍随上传吗?一马手势笑眯眯往天指的时候,殉职警察的家人正伤心欲绝,沙巴州硝烟战火点的人们还在颠沛流离呢!远在西马布特拉再也的政客真能明白并解决沙巴人民的困境?沙巴州人数最多的原住民,卡达山族,或者巴瑶族、姆律族的领袖们怎么还不见他们发言?他们应该比西马政客们更了解苏禄军这怪懒邻居

※照片中的物体不好看,还是拿掉的好

说到阿贵终于都要离开龙坡邦,他知道此生不再回去那里。没有感慨,那就是平常心?下一站叫旺阳,据说是一个外国人比当地人还要多的小镇。他想着接下来那两天,可以看到满街湿身、半裸或者穿着清凉的西洋游客时,他开始有点兴奋。阿贵承认自己有点那个,任何街头一角,只要有几个肌肉、毛发发达的西洋游客的点缀,摄影画面一定赏心悦目多了。

五个小时的车程,山路弯曲起伏,路的另一边就是山崖,是山崖吗?路上不见街灯,那么巴士司机如何在前天夜里,在无照明设施的山路上奔驰啊?路途中,除了那个老太太晕车呕吐之外,担心的事没有发生。








Monday, March 04, 2013

避年记 ⑧ 沿街化缘

这个早上可是此行的重头戏。阿贵在小城的冷空气里,还有“心中满是伤痕”中醒来。阿贵把陈淑桦的【梦醒时分】设置成闹钟铃声,屈指一算,也都整整一年了。他决定不再租赁自行车,就用走的;柜台小姐说从旅舍走去“现场”只需廿分钟,他没有理由不相信当地人说的话。不过脚步奇快的他走了25分钟,途中阿贵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氧气稀薄吗?不可能的。冷风开始从四面八方钻入衣裤里,好在阿贵穿的是一件连帽寒衣,他只用三分功力御寒,热气源源不绝,五分钟前吞下的巧克力仙丹已经发挥功效了。 

阿贵到底还是早到了。店铺的门一动不动的,不远还有几只猫吵架。等待的半个小时里,游人们像说好的,从各个角落涌现街头。 

天空渐亮,他发现沿街已有人摆好色彩鲜艳的草席,藤萝,铁锅(?)、水果盆等等,十到二十个不等自成一小组,小组与小组间的距离不远,50尺就有一个。不知情的游客会以为谁人那么好兴致,酱大清早就户外野餐。冷风继续吹,陆陆续续,来了许多小货车,货车上载满西方游客。后来阿贵就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了。“现场”至少有80%是游客,当地人还在睡觉吗?这个托钵沿街化缘的当地风俗似乎变成一项旅游配套,一个游客们的“余兴节目”,难道为了让游客体验以及参与当地生活,佛教风俗就可以被刻意安排吗?这说不过去,也没有意义啊! 

天到底未亮开,僧侣队伍开始发动,只是游客们的闪光灯此起彼落。小城老街一片光害,身为观光客一分子的阿贵,无地自容。








Friday, March 01, 2013

避年记 ⑦ 看景

阿贵重新整理一下他出外旅行目的的顺序。。。。。。 

第一,看景,比如眼前那条被雾气盖满的湄公河,河里是否豢养他曾经害死过的成吉思汗鲶鱼的近亲?

第二,看物,比如小城应该最有看头,后来却发现没有“哇噻”效果的殖民古建筑。

第三,看人,比如狭窄街道充斥着,脱掉衣服裤子,就是内裤模特儿的西洋帅哥。

最好从头到尾都带着一颗平常心,等到旅途中的哪天夜里醒来,窗外没有光害的星空已失去魅力,然后有一个念头闪过:酱闲荡下去不是办法,还是赶快回家做工。。。这比较productive的事。

当地美食?还是不必了。哪怕是街边小食,只要可喂饱肚子,不伤钱,吃了不泻肚,中毒,他照吞不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