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6, 2013

避年记 ⑥ 交流

这可是误打误撞的一碗面,坐在阿贵对面的寮国男人很有礼貌地开腔,男人的英语真不赖,他的主动融化了彼此间的沉默冰柱,阿贵因此也逐渐敞开心房。

"How u know this place? Someone introduce u?"
"No,no, nobody, just drop by accidentally!" 

原来那男人以为阿贵是循着美食指南找到这间小店的,据他说,这里卖的面食"very good, very very good"。而事实是,骑自行车这运动对阿贵屁股的冲击实在很大,他只是找个晒不到太阳的地方歇歇屁股而已。

说真的,阿贵的舌头不怎么敏感,吃不出那寮国男人口中的味道。不过,阿贵懂得人情世故,就像每个前来马来西亚开唱的歌手一定说大马的歌迷是他/她见过最热情的那种客套谎一样;怎能在当地人面前评说这道当地的美食“其实不怎么样嘛”?味道再平淡,面食再平凡,阿贵也吃得津津有味,竟然送佛送到西,骗人就骗到底。阿贵决心学学那寮国男人,把桌上的各式各样的调味料都往碗里倒,最后连汤也喝得精光。







Friday, February 22, 2013

癸巳庙会

对今年的水蛇庙会没有任何“哇噻”的感觉,老街区像一个巨大的资源回收中心,摆设、展览资料一再循环被用,庙会很绿色,果然符合州政府的颜色。麻木感从家里出发时就开始酝酿,后来的共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如此反反复复,我也很不好意思。

※※※※※※

这则新闻有什么可以教人感到自豪骄傲的?看到那两个关键字没有?“退休”最适合居住的城市,乔治市居第四?是不是要告诉还未退休的人士,乔治市不适合他们居住?










Thursday, February 21, 2013

避年记 ⑤ 湄公河

出发前,阿贵把龙坡邦的地理摸了一个一知半解。他在寂静的河畔吹风漫步,看七老八十的老外在太阳底下边看书,边叹热可可。然后眼前突然有一片橙色的云飘过,定睛一看那可是几个披着亮眼色彩袈裟的小沙弥,从左边走去右边。天空依然很蓝,完全没有一朵白云,被风吹得很凉。小河安静地流淌着,他心想这么著名的湄公河,源自青藏高原,流过六个国家,孕育酱多生命,怎么还如此谦虚不嚷嚷啊?整天面对酱有内涵的河,人们难道不被感化,心灵被洗涤,唾弃杂念,修身养性,之后的人生充满光明面?阿贵在这天莫名其妙有了三十年退休后该有的心情。

后记:回到旅舍,翻开地图一看,阿贵发现教他感概万分的小河只是湄公河的支流。









Monday, February 18, 2013

避年记 ④ 龙坡邦

十个小时车程并不漫长,阿贵对这个1995年就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小城充满遐想。

当他骑上自行车,小城的风掠过他的双颊,似有若无的雨珠像蚊子被人类喷洒杀虫剂一样地笼罩他整张脸,整个人,他才知道原来是那么一回事。小古城吸引他的并不是寮国传统建筑如何巧妙地和法国殖民建筑水乳不分,意气相投地结合成一体;而是当他置身于整个环境,坐在脚车椅背上的时候的那种自顾自,什么都可以不在乎的那份惬意。

阿贵晓得这段经历也许可以拷贝起来,再脑袋里重温;也可能哪天回头看时不怎么样,甚至觉得可有可无。。。。。。但他知道那一刻,是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被复制的。











Saturday, February 16, 2013

避年记 ③ 牛肉面

1.牛是太上老君的坐骑。
2.牛很有灵性,被人类宰杀前,会流泪。
3.牛肉有膻味。
4.牛会耕田,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5.阿贵爱喝巧克力牛奶。

以上皆是阿贵不吃牛肉的原因。 当少女端上这碗有可疑肉类成分的米粉汤时,阿贵心想这次完蛋了。他问少女:What kind of meat are these? Beef ? 少女天真的双眼流露许多问号。他恍然大悟,少女听不懂英语。寮国曾被法国殖民百余年,少女应该识得法语,可惜阿贵只懂得那么一句"bonjour",所以communication严重breakdown。好吧!那么就肢体语言了。于是阿贵高举双手,在耳朵两边做了一个牛角的姿势,Cow? Cow meat? Moo Moo ?少女看明白了,她微笑点头Yes!Yes!Yes!其实阿贵多希望少女摇头说No!No!No!

这趟寮国之旅终于让阿贵在意识清醒,忍气吞声下,吃完他人生第一道沾了牛肉的面食。


北方汽车站啊!时间尚早。睡虫严重围攻的下午。


售票员叫阿贵把软座车票升值去卧铺车票,他其实百般不愿的。看到一张小床得挤两个人睡觉,与陌生人同床共眠酱亲密的方式不禁又让他百般期待,待会儿跟他同床异梦的乘客会是刚才那匹小腿有刺青的狼?还是那头二头肌发达的熊?后来这个去龙坡邦的旅途,只有阿贵一个乘客独享一张床,这也太不公平了。


Thursday, February 14, 2013

避年记 ② 紫衫龙王

太不可思议了,从凯旋门去塔銮寺那短短的路程,tuk-tuk司机竟然开价50,000kip(10,000kip=RM4)?WTF?阿贵眼前这个臭男人是寮国所有男人的坏榜样,他当阿贵是刚刚出道的青葱?阿贵二话不说,头也不回地走向另一个tuk-tuk司机,料想十步之内,臭男人一定会把他叫住,心里算着。。。一,二、三、四,果然。臭男人终究妥协。

塔銮寺是阿贵在差点中暑的情况下匆匆逛完第一圈。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在未进入塔銮寺的范围之际,一个美女前来搭讪。在阿贵身边那么多金发碧眼的女游客,还有带着淳朴微笑,黑发褐眼的当地女郎之中,眼前这位女生相当拔萃,称得上是阿贵当天遇到的美女排行榜的第一名。可惜美女到底还是一个女人。

在此声明,阿贵看了炎热太阳底下,闪闪发光的塔銮寺实在没有多大感觉,不就是一座闪闪发光的舍利塔嘛!这女生不是无所事事,闷慌了才前来跟阿贵说话解闷的,她可是有所求。不过她的出现还真是恰到好处,正合时宜。因为塔銮寺对阿贵来说实在没什么,如果女生不来说话,他也想就这么不了了之。

原来美女的傻瓜相机没电池了,她不想回旅舍去取后备电池,可又想在塔銮寺拍到此一游的照片,无计可施,还烦恼着呢。一听,阿贵举了一举手中那架机关枪式的单眼相机,要她大可放心,拍照的事就包在阿贵身上,有什么事情,一律由他担当好了。

说真的,美女摆的pose硬邦邦的,不过这点难不倒阿贵。因为阿贵是基佬,要他教女生如何在镜头前搔首弄姿,自以为是仙女下凡根本就是小儿科。

美女看阿贵如此潇洒不羁,拔刀相助,于是也想帮忙阿贵拍一张“到此一游”。阿贵摇头说不,他解释,旅行拍照只是为了不让双手闲着,最好、最美的影像早已贮存在阿贵的人肉记忆体里了。^^ 

他们以塔銮寺为中心,走了一个半圆径,说了许多话。阿贵说他来自马来西亚,寮国这里似乎比那儿更热,资料显示这天的热度是摄氏35度。美女微笑,说她家乡最高温可达摄氏58度,那种热几乎让她窒息。对了,美女是紫衫龙王的同乡,就是那个据说没有同性恋的国度,即使有,也会被他们的总统给消灭掉。

塔銮寺不大,快快地走,十分钟就可绕完一圈。而他们慢慢地走,再慢也会走到分手那一刻。于是他们告辞。问题是,互道珍重的点离大门还有800公尺的路途,即使分道扬镳了,美女依然在阿贵面前走着,这感觉怪怪的。





Wednesday, February 13, 2013

避年记 ①

阿贵这次的避年计划真是一波三折啊!公司在农历新年前夕最忙了,看同事们的头啊额啊都焦黑溃烂得厉害,好像办公室里少了阿贵,就像少了一只万能手。心地善良的阿贵,把心一横,自告奋勇,于是同事面前,把年假申请表格收回,冷藏在抽屉里,决定跟同事来一个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阿贵当时真的有一种无以名状的英雄感啊。寮国的避年旅行还是算了,前途比较重要,阿贵像做了个人生重要的决定,这次去不成寮国,这一辈子就不要去了。

可是这次去不成寮国,这辈子真的不再看她一眼了吗?做了重大决定的这个晚上,阿贵辗转难眠,他很痛苦,他失眠了。

第二天,感觉睡不饱,却是精神奕奕的。他没有黑眼圈,他本来就是一头熊猫。阿贵无暇揣测同事们异样的眼神,把冰封了一个晚上的年假申请表格再乘上。不是阿贵不讲义气,一想到除夕夜,大年初一,初二、初三都一个人躲在家里生蘑菇,发霉,他就不寒而栗。其他日子平平淡淡地过还可以,就不要在酱喜气洋洋,合家团圆的日子一个人窝在家生闷气,跟自己过不去。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这个世界上总有比义气更重要的事,^^什么前途钱途的事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这次阿贵心无旁骛,专心一致地朝寮国前进。在LCCT的地板上跟各国人种睡了一个晚上,LCCT的地板虽不比小龙女的寒玉床,却也有它的三分冷。在千奇百怪的体味笼罩下,阿贵运气,假装修炼内功,竟然也可入眠。

醒来发现没有走火入魔。赶紧办了登机手续。

一下飞机,阿贵就被寮国首都——永珍的天空吓到。天是晴朗的,却连一片像样的云朵都没有。阿贵急忙冲进男厕,把背包里面的sunblock拿出来,挤一点,涂在脸上,脖子上。然后一条好汉从男厕出来,接着走到外头去,也不怕太阳晒,招了tuk-tuk,往北方长途汽车站去了。

阿贵在北方长途汽车站买了去龙坡邦的车票。车票是晚上八点的,看手表,阿贵有的是时间,但是他分秒必争,不浪费一分一秒在什么男人也没有的汽车站干耗,于是再招了tuk-tuk前往市中心。看到永珍地标——凯旋门的那一刻,阿贵知道,他的避年计划早在一个小时前就开始了。




Sunday, February 03, 2013

原来你什么都不要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
 他可是阳光中年熟郎啊!
 本来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了,可他又翩然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