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9, 2013

过瘾


当人们的摄影机不约而同地朝某一个方向举去,我这才知道没有什么照片是非拍不可的。










Sunday, January 27, 2013

虔诚

没想到不相干的人们拿起摄影机就冲锋陷阵,碍手碍脚,又霸占空间,阻挡兴都教徒观礼献花敬拜神。兴都教徒一定很欣赏我们这类比较彬彬有礼的旁观者,你们快去反省吧!









凑热闹

天气很好,我躲在老房子的阴影里,但还是低估了太阳。
 回家后隐约发现曝晒的部分有刺痛的感觉。

 小孩一出场,即刻变成全场焦点。


镜头对准的是囍字。

因为光大高楼,照片就变得很形式化了。


很“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曾几何时,他可是我意淫的对象啊!怎么他竟然变得眉清目秀了呢?

想说的是后边那座寺庙。

Sunday, January 13, 2013

柿子

女神站得高高的位置,唱高格调的歌。身穿火鹤衣裳的她,却唱着乌鸦。于是我想这首“柿子”真难唱,唯一可以让我唱好的部分应该是最后那“鸦~鸦~鸦~”。

总希望女神可以多多选唱老歌,那些可以让我不断回首过去的“明明”,“重遇”、“远走高飞”、“飞的理由”。。。。。。然后再以“为你我受冷风吹”或者“当爱已成往事”做个总结。

当熟悉的过门音乐奏起,我知道女神终于都要唱了。“为何你不懂。只要有爱就有痛~”想到了哥哥,从哥哥,又想到了梅艳芳。唉!





Thursday, January 10, 2013

作习 6

如果高压可以杀死病菌,那么这次急迫又扰乱平时作息的突发工作不是帮了我一把?

Air Itam

Air Itam

还是2012年的槟威第二大桥

Khoo Kongsi

Tuesday, January 01, 2013

重遇

时机到了?等待白天,迎接阳光。清真寺悠长的祈祷声。正想着是不是得鞭策自己做点事。。。。。。

天空。小雨。渡轮。卤面。第一天。再无所事事,也是这辈子不会重来的时刻。

姓周桥

海墘路 (Weld  Quey)

渡轮码头

姓周桥

柴路头 (Chulia Street Gha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