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0, 2013

健康

说真的,本地的水族论坛越来越没看头,“你们喂什么给小鱼吃?”,“你们一天喂鱼多少次?”、“虾吃什么?”、“如何自制CO2?”。。。。。。论坛里似乎都被天真的问题给淹没了。有心饲养热带观赏鱼的话,应该在设缸前,努力上网查询资料。了解自己喜欢的鱼种身世,背景、习性,对于未来的自己和小鱼也比较好交代。人们都移驾去了脸书吗?脸书上的鱼主们好像都比较喜欢卖鱼。

Denison Barb x 6
Clown Loach x 6
Yoyo Loach x 5
Leopard Gourami x 4
小胡子Pleco x 1

不卑不亢的一眉道长,算是此三尺缸的元老级人马。

想不到在小岛上也找得到喜山沙鳅,这“喜山”指的是喜马拉雅山,顾名思义就是说他的故乡是来自那儿的水网系统。嗯!其实叫他YoYo loach,或者Botia Almorhae比较通俗,上网以这名字查询,资料也比较容易获得。

也算是长老级的三间鼠。网上说三间鼠的寿命可长达二十年或更久。啊!如果我够长命的话,如果老天没意见的话,也许我可以。。。。。

长相凶恶的斑点攀鲈,那一身豹纹啊!其实他们对同缸的鱼种(只限同saiz的鱼)很友善;就对自家人粗暴。

Friday, December 27, 2013

那云那雾

托网络的方便,郭牧师的言论还是没完没了的。老实说,我对郭牧师的钻石言论没有感到多大的惊讶。从小在恐同的基督教会环境下成长的我(们),对于这样的言论其实很熟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释经学,他们不过是依照圣经上那几句“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的经文说教而已。

基友们看到郭牧师的烧毁言论当然群起攻之,加以讨伐。我平常心看待。想到从前,一踏入青春期的我,就开始被云雾罩住,那段恐慌,矛盾、自责、愧疚。。。。。。连“自慰都有罪”的岁月啊!这应该不是那群喜欢以轻蔑的口吻说“如果你(同志)不觉得自己有问题,何必在乎他人眼光怎么看待自己”的人所可以想象的!

如果同性恋真是神所憎恶的罪,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法力无边的神早就让同性恋在地球上消失,何必让将来的地狱更拥挤。如果同性恋是可以选择的,那么我宁愿选择在娘胎时就滑掉。

我想我已经准备好和撒旦在地狱里同床共枕了。

Source

Monday, December 23, 2013

继续

本来徒步登山可以是很好的独处方式,后来看多了U管的台湾谈话性灵异节目,于是一个人在深山里游荡就变得是非常需要胆量的事情。台湾出产“魔神仔”,小岛也有很多关于山神的说法。对于深山许多的“不可知”,随时保持敬畏比较妥。

前往3号

3号坪地

Monday, December 16, 2013

小岛的国家公园

完全没有“世界尽头”感觉的“世界尽头”,小岛上的人们明白的。本来打算看看灯塔,沿着海边走没事,哪知山林小路走着走着却发现去路被藤蔓“封死”了。刚刚前面那两个老外不也走这条小路的,怎么没三两下就失去踪影?心里有点毛毛的,没放弃;心里依旧不踏实。再摸索一会,突然所有关于深山禁忌倾巢而出。。。。。。于是决定打道回府。留得青山在啊!



Tuesday, December 03, 2013

领养小孩

同性恋两人彼此相爱,能够白头偕老就好,何必寻找代理孕母,或者收养/领养小孩呢?我们又不是直佬,根本不必为了基因没有存留下去而耿耿于怀。要知道大自然之母让我们基佬存活于地球上,也许就是要我们制衡人类数量的暴增啊!现在已经是七十亿的人口,地球已经千疮百孔了,二十年后,五十年后的地球该怎么办? 

养育小孩不简单。何必因为自己的爱心爆棚,就学异性恋去养小孩?看看现在大多数父母所面对的生活压力,我们还不怕?如果满腔的爱心找不着出口,大可以去老人院,孤儿院、流浪动物收容所去宣泄爱心。

我们应该尊重一下反对同性恋情侣领养小孩的人士,就把小孩留在孤儿院,或者任何福利机构吧。因为这样可以维护儿童的福利及人权。千万别妄想基佬可以给小孩家庭的温暖。 

我们基佬真的别再给反对同性恋情侣领养小孩的人士增添头疼了,他们很忙!不仅要面对工作和生活上的压力,还要努力教育小孩,使之成为社会的精英,国家的栋梁。小孩是一张白纸,将来小孩长大变成什么样的人,父母绝对要负责的。看一下报纸,有多少罪犯,社会败类、人渣都是人们口中一夫一妻正常的两性关系中长大成人的。

source

Monday, November 25, 2013

蝴蝶公园

小池里的鳄雀鳝游得很幸福的样子,伴游的龙鱼有点像丫鬟。龙鱼就这么丢到小池放养,要人们俯视,怎么看得出龙鱼的美?实在有可惜了。还有,来自北美洲的成年鳄雀鳝可长达三公尺,是雀鳝科里的巨无霸。若被放生或者逃到野外,那后果不堪设想!

想不到小岛还有这等地方,不过这里的主角们,给我的感觉总是想方设法逃到笼外。小部分认命地在笼里采蜜、传宗接代;大部分都趴在铁网上看远方的蓝天白云。

鳄雀鳝

Sunday, September 29, 2013

救苦救难

路过白云山千百趟,也瞧见半山腰有一座庙宇。现在才晓得这庙宇原是供奉观世音菩萨的。途经坟场,庙宇简陋,善信很忙、菩萨像一贯的庄严慈目。他拜拜。没有游客;太阳曝晒。大病初愈。心里默念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N次。安妮说,观世音菩萨无所不在,只要诚心清心称她名号,观世音菩萨就循声救苦,不会遗弃众生。于是记得这“求救口号”,必要时就使用。






Tuesday, August 13, 2013

鼠鱼口蕉

在小岛的鱼市能找到的鼠鱼品种就那几样。偶尔看到CTY也卖一些比较高级的金线鼠和长吻鼠,已惊为天人!对我来说,长吻鼠鱼已是罕见,不过价格承受得起;而金线鼠的价格过分高级,教人敬而远之,我只选择平凡、普通品种的鼠鱼。 

豹鼠很普通,他们产卵本就不稀罕,随便按一下,网上就有大把鼠鱼爱好者分享他们自家养殖经验和心得。热带鱼生儿育女的方式各异,普遍上都不会让人想入非非,除了鼠鱼。 

鼠鱼的繁殖方式很奇特。欲产卵的雌鱼会向雄鱼讨精液,讨来精液后就这样含在口中。。。这不就是人类的口蕉吗?我以为把雄性动物的精液含在口中的行为只有A片女优和男同志才懂得做,原来雌鼠鱼也会啊!于是,雌鱼的腹鳍夹拥着鱼卵,等到找着适合位置便产卵,然后再把含在口中的东西洒在卵上。 

截至目前,我的鼠鱼缸还未孵出一只健康的小豹鼠。




日莱峰

山上。吹过来的风是冷的,伴随着雾,好像站在云朵里,我们突然变得仙风道骨了!
基友J直指我抹了大把的发胶,他是看着我发梢上的露珠之后说的。
婆娘西蒂对灵异事件很敏感,后来的两天,很是期待她可以告诉我一些有的没有的。
整个行程,我们把别针扣在衣服上,据说可以辟邪。

Photopshop之后的面目全非的鸟瞰图



Saturday, July 27, 2013

水葬

蓝天白云总在放学后才出现,绕在身边的小动物真多,那可是青葱懵懂的年代。螳螂、蚱蜢、蜻蜓等小动物的生命周期真短。鱼,兔子、龟、狗理当寿命长些,却不知会早夭的鱼,兔子、龟、狗本来就身怀残疾。

把死掉的小动物埋起来,并在土冢前插上一段枯枝,当作为早死的小生物立一个墓碑。隔一段时日之后,因为有很多想念、也许还有少少好奇心,倒回当日埋尸点,挖掘小动物的土坟,想看看他们“过”得怎么样。

有时小动物的墓碑不见了,被雨水冲走,也就不了了之。有时即使找到墓碑,小动物的尸体却离奇失踪,从来不见小动物的完整骨骼。当时只道小动物已“尘归尘,土归土”,想来是圣经潜移默化的力量!

现在,只要鱼缸里的病鱼回天乏术,一旦确认死亡,他们的尸体一律被我冲入马桶,我以为那是水葬,“尘归尘,土归土,水归水”。

Wednesday, June 26, 2013

自由

按照“爱他,就给他自由”的说法,饲养鱼的人们都是不爱鱼的。他们把鱼囚住,锁住鱼的灵魂,限制鱼的活动自由,甚至掌控鱼的生死权。为了个人私欲,很自然地就发展一套:把鱼买回来,养在家里就是拯救鱼于(水族馆)水深火热,拥挤逼迫、疾病饥饿交加的环境里。于是,干脆我就承认自己并没有什么爱心,耐心、细心等等他吗的心,不把圈住的鱼养死,已经满足虚荣心。

皇冠鼠,棋盘鲫

Red lizard,Wood shrimp

棋盘鲫,樱桃鲫,白鼠

Wednesday, June 19, 2013

天空 ②⑤

海啸,余震后,风灾可是多新鲜的名词啊!这里本来就不是零天灾的,总要等到悲剧发生,防灾意识才被点着。政客必然互相指责,人民普遍观望,再观望。。。然后等着下一轮的悲剧?





第二大桥

Sunday, June 02, 2013

多爱你一天

家乡拉让江的船难让他想起小时候的假期,总要去父亲工作的伐木营小住一段时期。伐木营离小城约水程两个半小时,当时跟内陆地区接驳的交通工具是快艇,想不到现在依然还是。

乘船时,最害怕的是河里出现鳄鱼,也知道那只是杯弓蛇影,是河上漂流着的木桐。最开心的是快艇会在半路的驿站载放客人,到时就有小贩向艇里的客人兜售便当。

夜里,他的父亲会和同事到深山里捕猎,猎物有鹿,最多的是山猪,偶尔还有花豹。捕获的猎物,即刻载到河边开膛破肚。他很想跟父亲去深山夜游,感受一下猎捕野兽的刺激,可从来不成行。原因是危险。

他记得曾在河边放过风筝,也是目前为止,仅有的一次。河岸上堆满直径很大的木桐,河里的水永远都是土色的。母亲警告他不可靠近河边的木桐堆,担心木桐突然滚开来压死人。他记得鼻子满是木材的味道。

父亲不那么早逝的话,现在的一切也许就不一样了。

Saturday, May 25, 2013

照旧

五月五,换不成政府。公然的选举舞弊,弱势的激动愤怒已是昨天的事;三个星期以后,人们还不恢复,回到过去的日子照旧生活吗?事实不能改变,只好改变心情。不是负气,也不是悲观,未来的五年,十年、二十年、五十年。。。。。。我先做好准备,认清现实,即使心底不要,现任政府也许还会“不屈不挠”地赢下去。 

连缸里的藻都爆得很坚决,看缸里的一眉道长的身价从6块,增至12块,到现在的25块,无言以对,把除藻的功夫留给直升机和小精灵吧!





Sunday, March 31, 2013

天空 ②④

家里放了四个鱼缸,一个三个半尺的,两个两尺的,一个一个半尺的。小的那个没有直射日光,养不起水草,就嫌麻烦,收起来了。虽然有了鱼缸,还有一缸的青翠和生命,屋里怎么还给我家徒四壁的感觉呢?







Monday, March 18, 2013

避年记 ①② 大同小异的日落

大年初一回到首都永珍,看到花拳绣腿的舞狮团,阿贵很大惊小怪。
大年初二再看最后一回湄公河的日落。
他突然有番醒悟:世界上各角落的日出日落都是相似的,只是当时的心境影响一切。:P 

唉!该来的总是要来,逃也逃不掉!
写游记的心情已经过期,阿贵没那把劲去记录了。
完毕。

永珍的湄公河畔

永珍的湄公河畔

看一看他的右手臂!

永珍的日出

香昆佛像公园

香昆佛像公园

永珍的湄公河畔

香昆佛像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