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9, 2012

天空 ②② ~ 雨夜

小岛正下着雨呢!这个时候听雨怎么有一种言者谆谆,听者藐藐的感觉?
路过极乐寺
虽然有泰山压顶的气势,不过后来被风吹走了。
地点:渡轮码头

Wednesday, November 14, 2012

一眉道人

林道长在我年幼的成长岁月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他在1997年与世长辞。眨眼间,十五年又过去了。

别说人类,即便是倍受呵护,被视为拥有强魄体质的霸王肉食鱼,当生命的巨轮向他们滑不留丢的身体辗过时,也得投入生老病死的轮回,向死亡之神靠拢。所以在小小鱼缸里,被我寄予厚望的魔鬼刀,七星刀,银鼓、蝙蝠鲳。。。不是暴毙,就是自杀、要不然就是自相残杀共赴黄泉。侥幸活下来的银鼓和七星刀,都还其自由,让他们在海口和树林小河找到生命的另一个可能。

翻缸;把鱼缸里的霉气,戾气都清除得一干二净。把来自印度的“一眉道人”,印尼的“棋盘鲫”、还有斯里兰卡的“樱桃鲫”来一个大混养。“棋盘鲫”和“樱桃鲫”的价格就几毛钱,眼都不眨,就买了几尾。

然后不耻下问地栽种水草,自制CO2发生器、八小时开灯、全天候供氧,这些小鱼要活得不开心都很难。

棋盘鲫

一眉道人

一眉道人和樱桃鲫

一眉道人

Monday, November 05, 2012

长城

海龟也学人登长城,当好汉,而且雄心壮志。。。八达岭不够,还要把金山岭、司马台、慕田峪也囊括,来一个满载而归的旅途。因为讨厌没事先妥善规划和准备工夫的旅行,所以当然做足功课,我那记事本的“交通篇”就很玲琅满目,应有尽有。只要是上网可以找到的资料,不辞辛劳,我一定笔录记载。

为确保网上得来的交通资讯是最新的,找一个中国人问问是必须的。我看旅舍柜台小弟无所事事,三更半夜却精神奕奕,就向他查询细节,肯定详情。。。应该选择哪个交通路线是最省时间,最省钱的。小弟一问三不知,随即给我一组数字号码,原来那是北京交通询问号码。于是我很肯定,那是一个sign,一个注定除了八达岭,就和其他古长城无缘的sign。

世界上所有的不如意。。。未必都是不幸的。至少我和他这次的长途跋涉不累,膝盖软骨磨损的程度在还能接受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