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4, 2012

这次决定不寄宿佛寺

当然又是五台山的照片,真难取舍啊!未来几天,还想再贴多几张。

五台山的九月,平均最高温摄氏10度,平均最低温摄氏2度。我有被吓到!于是,煞有其事的,肩上多背两公斤的御寒衣物装备。后来,除了保暖外套,其他都没派上用场,我只觉得天气凉爽。晚间哈气时,可见白雾,我俩用旅舍供应的棉被把自己层层裹住。他抽了根烟后,就睡去了。我看电视台播放着【异形2】,虽然有点目困,但还是坚持看到异形皇后失控地乱喊大叫,等到她被“抽”到外太空,才合眼睡去。







Sunday, September 23, 2012

湿透的鞋在五台山上被风干

贴的是五台山的照片,讲的是大同的事。

没法度,此行重点恒山下了一整天的雨,脚下穿的是被雨水渗透的鞋,比平时重了几百克,走起路来有“滋滋滋”的音响效果。没有下雨的时候天空也是阴湿湿的,拍出来的恒山照片卡那赛!所以见到五台山的蓝天,惊为天人!认为这里才是这趟旅途的高潮。

大同。我俩跟两位中国年青人拼车去恒山。那两个年青人,一男一女都是各自出来旅行的。男的是个学生,90后。女的是护士,80后。旅途中有当地人陪伴很有趣,之间的话题也很客气。 女生来自浙江省,我跟90后的男生说,对于浙江,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叫海宁。90后的男生一脸狐疑,说他不曾听过浙江有个叫海宁的地方。只怪我对窝囊的陈家洛不感兴趣,不爱读【书剑恩仇录】,所以对浙江有没有“海宁”,自己变得很迟疑,也许搞错了。回想起来,女生当时不帮腔证实有没有“海宁”,可能她对蒸鱼情有独钟,没听见我和90后的聊天,那时我们四人相约在餐馆吃晚饭。

说起大同的那顿晚饭,纠结。节俭旅游本来就排除这种上豪华餐馆吃好料理的可能。那家餐馆是90后男生提议的,说是大同著名的美食馆,榜上排名很高。看到餐馆的气势排场,感觉不对,心乱如麻,最后还是硬着头皮上了。身边的阿蒙既来之,则安之的模样。

那顿山西菜吃下来,让我更想念小岛的炒粿条。他们点的菜其中有一道不得不说。。。兔头。我硬是不吃。乘在碟子上的三个兔头是褐色的,去掉长耳朵的兔头基本上就是一只大老鼠,两颗长长,还有点月牙弯的门牙奇迹地粘在前颚上。看我那位最亲爱的,学人吃兔头,还赞说兔脑好吃,我就知道将来和他接吻时,有一定程度的阴影了。 那顿饭,我们各付人民币100元。


Thursday, September 13, 2012

五台山的不悔

杨不悔是纪晓芙给她和杨逍的女儿取的名字,“不悔”,“不悔”。。。意思是即使纪晓芙被奸成孕,但她从不后悔和杨逍的那段不伦关系。

外国人在中国购买火车票需要出示护照登记个人资料,火车票上将会打印护照号码。而且进入火车站前还得通过安检。。。这如临大敌的谨慎,对我来说实在有够稀奇,紧张的。

我们的行程大抵是这样的。。。。。。
北京 — 大同 — 五台山 — 北京

决定选择火车作为前往大同,还有从五台山返回北京的交通工具,来回行程各需六小时左右。如果没有软卧或者硬卧的话,那么搭长途火车就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后来在旅途中认识一位中国女生,从她口中得知还有“站票”的。硬座对我来说已够可怕,“站票”的幸苦可想而知了。

告别《笑傲江湖》,乘搭长途汽车前往《鹿鼎记》。车程四小时。

前去五台山本来只是“都到山西了,不如也去五台山看看一下,反正恒山和五台山的距离只有区区九十公里”的念头,一开始就没有“一定要去恒山”的那种决心。当巴士缓缓向山上爬去,触目所及。。。。。。我忍不住“哇塞!”。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哇塞!”,我觉得这趟无可无不可的决定,赌对了,很聪明,没有后悔。^^

当年官拜御前侍卫副总管钦赐黄马褂的韦小宝被康熙派去五台山当和尚,作卧底时,也看到同样的沿途风景吗?













Wednesday, September 12, 2012

云岗石窟

那天据说,整个中国都在下雨。我们在恒山“到此一游”后,趁售票截止时间前就飞奔云岗石窟。

如果不是仪琳,我们就不去恒山。如果不去恒山,我们就不会来到大同。如果没去到大同,我一定错过这个与敦煌莫高窟齐名的云岗石窟了。仪琳。。。谢了!^^

云岗石窟建于北魏年代。北魏?多久以前的事了?翻查一下历史,北魏比三国迟一点,比唐朝早一点,反正就是中国历史朝代的一段切片,没有深刻印象。总之后来,我觉得140元的入门票真是物有所值的。







Monday, September 10, 2012

恒山的雨

那天下雨。鞋袜湿透。当然这无损我心目中对恒山的遐想。

除了岳夫人宁中则。。。所有人都误解令狐冲时,只有恒山派众尼姑相信令狐冲为人潇洒正直。相信读《笑傲江湖》的人,没有不对恒山派产生好感。而现实世界中的北岳恒山是道教领地,是不出产尼姑的。^^

扣掉出场次数不多的“恒山三定”三神尼——定静,定闲、定逸,金庸笔下的尼姑。。。教我印象深刻的便是灭绝师太和仪琳;而小尼姑仪琳的纯真善良,更是灭绝师太所欠缺美好优点的综合。然而仪琳在书中不过是女主角二号。

从小就遁入空门的仪琳倾心于舍身救己的令狐冲大侠,她晓得自己日思夜想令狐冲是不对的。于是心事憋着,无从说起;见了哑婆婆就跟她说“轻轻叫着令狐大哥的名字,心里就有几天舒服。”这种轻呼被暗恋者的名字,心里会好过的浪漫。。。很似曾相识的心酸,更是不想再重复的蠢。(好像以前写过了)。^^

我爱你,是我的事,与你无关”,“爱,不一定要拥有”、“爱你是我的自由”。。。仪琳简直就是这些名言的实践者。仪琳日日祈求观音菩萨保佑令狐冲和任大小姐,希望他们结成美满良缘,白头偕老,一生一世都快快活活,更盼望任大小姐将来不要约束他。。。这不是和郭襄难以言喻的情怀如出一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