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7, 2012

摄影比赛

一件有关今年庙会摄影比赛的事。

他头头是道地分析每一张即将寄去参赛的作品,我觉得很有道理。经他那么一讲,照片里蕴涵浓浓的寓意立即浮出来,照片似乎变得有生命了。

问题是。。。赛会那几个德高望重的评审员懂得他的摄影思考吗?如果不是摄影人亲自解说,有哪一个评审员能明白掌镜人的想法?知道从他镜头看出去的世界原来是那么一回事。

看到许多入围佳作,老实说,我都觉得自己随便拍都美过他们十倍。一张照片好不好,有没有内涵是很主观,很依赖个人喜恶的。何必把自己喜欢的照片拿去给所谓大师级的摄影师去裁决评判呢?反正我们拍照不是为了赚取外快啊!记录当时按下快门的瞬间,又可以自娱,那才是最大的收获。



Friday, June 22, 2012

流水记 ①⑨ ~ 除夕夜

这天是除夕夜,正要搭十小时夜车回仰光呢!May Kha Lar旅舍的老板娘神采飞扬,聊天之余,还不断把瓜子推过来要我嗑。想到嗑完瓜子就得去漱口,有点懒的。唉!谁叫我天生就是一个很有礼貌的人,不懂得向热情的老姨说“NO!”,就随便拈了几颗瓜子嗑。

 一对老夫妇推门进来了,一个老洋人伴着一个黄皮肤老姨,异族相恋?想想就觉得很性感!旅舍客满,老洋人要老姨先歇着,他自个儿出去找旅店。如果老姨没有很不客气地坐在我身边,那么我的“在蒲甘用马来话跟马来老姨交谈”的经验就没有记录下来的价值。马来老姨来自霹雳州,哪一个甘榜没听清楚,不过交谈的内容都是他俩退休后,环游世界的生活。

 现在,马来老姨的面容在我脑海里已是模糊不清了。把这段跟马来老姨的偶遇记录下来。。。不是要探讨“金钱的重要性”,或“嫁给老外的好处”,而是想告诉他,我也可以很friendly。唉!我也知道自己工作时太认真,做人太严肃。。。可是这都是我的优点啊!这些优质实在不妨碍我交友吧!所以本人就很重视这段经历。

除夕夜在缅甸长途巴士上忍尿渡过,初一晚在廉价机场铺地而睡,自己都觉得今年的农历新年真是不一样。

 完。







Thursday, June 21, 2012

流水记 ①⑧ ~ 短期旅行

如果文艺一点,我可以写些。。。“时间像溪水般缓缓流过枝叶,流过身边;树影婆娑,心境澄明。菩提树下,我正体验着禅修啊!”。

而事实是,菩提树下看完黄蓉在手机荧幕上如何玩弄西毒欧阳峰这段落后。。。午后时光,懒散得只想打瞌睡。

眼前寺庙是座经历了九百年叫Ananda的古建筑,看久了会无聊的。菩提树下的两个小时,我可没想通佛法缘起缘灭的道理。。。^^不过,倒是看。破。自己不适合做那种长远,长久、漫无目的的旅行啊!我觉得如此挥霍时光,长时间坐在树下无所事事实在很不productive,一点成就感也没有。如果把树下打盹的时间挪到工作上,催促一下consultant,也许不少呆滞的工作已获得解决了。

旅途中,见识美景古迹,跟当地人擦肩而过,短短的几个星期,甚至几天也就够了。于是欣然接受这种短期旅行对我的意义。

 

Wednesday, June 20, 2012

流水记 ①⑦

前阵子工作忙到连排泄这回事得考虑会不会浪费时间。。。所以,五个月前的游记现在再来写也没什么意思啦!不过,看到当时拍的照片啊~觉得不放上博很对不起一下我的单眼相机。^^


看到这一幕,我只想到同类~





Saturday, June 16, 2012

不再见


出门前查看网上“放生时该做些什么?”的资料。比较熟悉“阿弥陀佛”,不过那六字大明咒就得反复念很多次才不会舌头打结,语焉不详。“唵嘛呢叭咪吽”。。。。。。七星刀已经回归大自然,他们并没有像网上说的那样会“回头望那些将他们放生的人”的古怪情景,还好这三尾七星刀比较符合鱼的正常习性。游泳的空间突然变大了!看他们不知所措的样子多些吧!^^

Friday, June 01, 2012

您还在?

车子穿过木质拱门,道路两旁插满某政党旗帜,表示这村子是某政党罩着的?马来村子啊?不禁让我有点紧张。不远的沙滩停泊几艘小渔船,这儿不是渔村吧?可这里卖的鱼新鲜美味。

各式各样的鱼,死在各式各样的烹饪手法里。没有很贪心,谦卑地挑了一尾叁巴鱼。

右手遮眼挡光,见到最远的地方是天与海画出来的一条直线。前方虽然是海,可不是一望无际的那种。上网察看一下,如果从小岛这个角落画一条直线,乘风破浪直抵对岸的话,那里会是一个叫Belawan的小镇,离开棉兰不远,您应该很熟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