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1, 2012

流水记 ①⑥ ~ 买画



孕妇大姐说可以当我的免费导游,条件是。。。逛毕佛寺就去她的小档口看看。我看大姐摆卖的纪念品是涂上缤纷色彩的精美小盒子,像用来装胭脂水粉的。我一个大男人肯定用不上,而且价钱不菲。我只好跟她,还有她肚里的宝宝说:“No, thanks!”。

孕妇大姐走后,我躲到佛寺内部乘凉。内部走廊迂回,感到阴风阵阵,我想游荡在里面的幽灵岁数没有一千年,也有九百年吧?然后在某处“通风口”遇上那个教我一直觉得对他很抱歉的卖沙画小哥。

“通风口”被框上铁枝,提防庙宇里的佛像被盗。隔几个“通风口”可以看到卖沙画的画家们在铁框外展示他们的作品。沙画的主题离不开佛脚印,缅甸大象、夕照古塔。。。。。。看到画家们在铺上沙粒的纸上彩绘,本来假装不在乎,后来还是忍不住停下来,看一个究竟。

眼前这个看来很好欺负的小哥,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他的作品。我先发制人,很不礼貌地打断他的话,说我不买。小哥却笑说没关系,可能他说英语的兴致来了,想停也停不下来。通情达理的我,不愿打断他昂然的情绪;看他指着这幅畜生画说一下缅甸的八生肖(不是十二生肖),指着那幅夕阳画说那佛塔是XX塔(缅甸音节,也不知他说的是哪座)。。。。。。小幅的4美金,大幅的就5美金。说着说着,他顺手把画卷起来,意思是很容易塞进背包打包走。

4美金就马币12块而已,我觉得我给的起,而且那张三个头的大象画(还是两个头?)很特别。这里不得不赞一下自己的立场,我早对自己说好,这趟旅途。。。不是必需品就不买,很坚定。^^

卖画小哥在我身上花了不少时间“说项”,不跟他买一幅画真过意不去;可是我真的不需要这些沙画啊!那时的情形就像自掘坟墓。我要冷酷,非常冷酷。。。一定要铁石心肠到底。小哥看得出我天神交战,他竟然客气得不愿乘胜追击,还补上一句“不买不要紧”。我看小哥还想口若悬河的样子,反而是我不好意思。。。于是,走了。

这三天,一直记挂着他和他的画。从头到尾,我像提防着奸商那样提防着卖画小哥,而他根本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他很欣赏自己的画,唯恐我不看明白他的画,所以说了许多话。

最后一天,有点豁出去的感觉,我再次骑脚踏车前往那座佛寺,决定花4美金向卖画小哥买幅画。这天的太阳一样猛烈,脚踏车十恶不赦地陷入沙堆,不得已我只好下来推车前进。脚踏车就这样不合作,卑鄙无耻地让我难以前进。汗流浃背。。。或许我应该选择头也不回地离去。

所以再次,画就不买,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Friday, February 17, 2012

流水记 ①⑤ ~ 橄榄树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

远游前,读到背包客说他们被缅甸人那句“Where are you from?”问得烦不胜烦;只要你看起来不像缅甸人,他们一定趋前鸡婆地问一下。

后来经验告诉我。。。大部分缅甸人的“Where are you from?”就像“How are you?”,只要我很玉树凌风,巧笑倩兮地回答一句:“马来西亚”,他们的反应大抵只有一个。。。对着我微笑,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然后就没下文。我想他们太熟悉马来西亚了吧!我一点不觉得这问题很困扰,那是他们对到访游客的亲切问候语而已啊!哪有烦不胜烦那么严重?

当然小部分缅甸人的“Where are you from?”是生意人,或小档主试探市场反应的小策略。通常我都是一笑而过,说:“No,thanks!”。

本人就是那种爱心满满的游客,只要小档主摆出楚楚可怜的样子,用什么“吴侬软语”的语调来介绍纪念品,或者给我一个受伤小狗的眼神,我一定受不了,大概就跟他们买了。所以,我绝不跟他们多说,免得骑虎难下。

但我在蒲甘遇见的兜售纪念品的小档主真是罕有,我说:“No,thanks!”,他们不会死缠烂打(像柬埔寨和泰国);他们只是安静地走开,不会勇敢地留下来,很酷的。^^我觉得他们这种不强人所难的做生意方式很值得推崇。










Thursday, February 16, 2012

流水记 ①④ ~ 日出

蒲甘的第二天是被不知名的小虫吵醒的,这天最重要的行程就是看日出了。因为渴睡,不想在第三天也摸黑起身,所以这天的日出很重要。

地点依旧是昨天那座Shwesandaw古塔,我好奇人潮是不是和傍晚时分一样多。结果。。。不多。可是自私的摄影师一点都不少。他们的三脚架摆满小甬道,这摄影器材就是占地广,最佳观赏日出的位置都给霸占了。为保持美丽心情,我没有鄙视这些自私的摄影师。这趟旅途,我学习到的一门功课是。。。人不可自私,有时就是要顾及一下其他人,拍摄不到独一无二的照片又不死人?^^

等到太阳完全升起,零零散散针叶木,棕榈树的影子被拉得老长,天空逐渐白亮。。。。。。。专业摄影团才甘愿乘巴士离去,然后各自前来佛塔的老外游客也三三两两走了。

早上八点,蒲甘吹的还是冷风。乌鸦不飞来这里,远处的佛塔传来“咚咚咚”的钟声,这时的Shwesandaw古塔静悄悄的,像只属我一个人的。哈哈!

不愿离去,拿出智慧型手机,手指滑到【射雕英雄传】。。。按下,开始阅读。蒲甘王朝是被元朝忽必烈汗兵灭掉的,忽必烈是拖雷的儿子,而郭靖又是拖雷的义兄,所以选择阅看【射雕英雄传】纯粹为了应景。等我读到郭靖终于遇见乔装乞丐的黄蓉后,我的巧克力也吃完了。眼前有美景,人是不能专心看书的。^^一小时后,我离开Shwesandaw古塔,相信不会再回来这儿了。










Wednesday, February 15, 2012

流水记 ①③ ~ 日落

赤道国家这么靠近太阳,且骑脚踏车又是这么累的事。。。我不解为何槟岛上的人们就那么爱在大太阳底下骑铁马?

晚餐时,餐馆捧菜的小弟关心地一句:你还好吗?

我说还好,缅甸的太阳不是离赤道很远了吗?怎么还和马来西亚比较谁更炽热些?

小弟却说一月的气温算好了,淡季时的蒲甘温度可达摄氏四十度(我不确定有没有听错)。他应该是认为我生在福中不知福吧!

晒了一整个中午,还有下午的大太阳。。。。。算好时间,看完那条源自西藏的Irrawaddy河,我急忙骑脚车去网上资料提到的那座出名看夕阳的Shwesandaw古塔。

旅舍老板娘曾警告说Shwesandaw这座古塔的地点很妙,唯一缺点就是人潮多,“no peace”。于是她在我的蒲甘地图上画了一个小圈圈,叫我去另一座地图上没有注明的古塔。心想。。。人多好啊!人多就是热闹啊!我的心灵本就“平静”,根本不需要在享受夕阳的片刻中得到什么启示,或悟出什么做人的道理,管他有没有peace?^^

后来在古塔上。。。我见识了另一种被岁月洗涤,历史沉淀后的金黄色。那景色也是千年前马可波罗见过的吗?那一刻。。。我觉得自己不谦卑一点是不行的。

Shwesandaw古塔






Tuesday, February 14, 2012

回归


当我发现家里的七星刀们即使在灯光不足的情形下,身上的鱼鳞仍然可以反射微光,鱼缸里就是一片刀光剑影。。。决定在睡前陪伴他们十五分钟。不看还好,看了之后,像是被点亮灯泡觉悟了,这些霸王鱼野性难驯,终究要回归大自然的。

缸里的四条七星刀似乎知道魔鬼刀不好惹,于是他们专攻小鱼小虾。我当然知道七星刀是肉食鱼,可是家里的那四条还只是婴孩阶段的小鱼而已啊!

逃得比较快的豹鼠和胭脂鱼只是受了点伤,背鳍,尾鳍有点破碎。神仙鱼看起来不好吃,他们乖乖井水不犯河水。最可怜的是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虾。。。七星刀捕食他们时,缸里翻江倒海,来不及逃生的小虾可想而知了。

难怪小虾的数量越来越少,当我知道是七星刀让小虾大队溃不成军时,已经太迟了。我立刻把七星刀捞起来,他们将永远地被雪藏,隔离。反正马来西亚的河流也生产西刀鱼的,等到他们再大一点时,就让他们回归大自然。


魔鬼刀
胭脂鱼
豹鼠

天空 ①⑧

有时觉得太过晴朗的天空。。。能让我食欲大增。

2012年1月18日的槟城机场
2012年1月18日的槟城机场
2011年12月31日
2012年1月11日
2012年1月13日
2012年1月13日
2012年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