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31, 2012

壬辰年。街头庙会 ~ 壹

小孩问他妈:什么是擂茶?
他妈看着资料。。。答非所问:擂茶是客家人的吼???

这一刻开始,决定不再埋怨为什么庙会年年岁岁花相似?干嘛主办当局不搞多一点创意?为何同样的海报,画报、资料看板、布条、红灯笼(也许)。。。。。。一直回收再用,只是展示的地点不同而已?

关于文化传统,原来大人们也需要温故知新,一再被提醒,不断地被教育的。

前面有小骚动。。。原来是槟州首长的明星效应。人们争相和他握手,好彩来去如风,船过水无痕。




街头庙会:儿童

看小孩子有模有样地擂鼓。。。有点严肃,也有点可爱。这儿童版廿四节令鼓没什么气势,形式还有一点的。

用纸巾圈着铁线捞鱼真是为难小孩了,而且小鱼的下场也很槽糕吧?



街头庙会:骑马

骑在爸爸的肩头上像骑马一样地逛庙会。。。是我不曾体验过的。如果老弟没意见,我也想扛着侄儿到处走。






街头庙会:峇峇娘惹

除了最前任。。。我和这些十五世纪就前来马来半岛居住的华人后裔没什么交集。今天仍搞不懂他们还是不是“土著”的身份?



很sporting的阿嫲

Monday, January 30, 2012

街头庙会:No flashlight!

从头到尾。。。舞狮队伍成员不断呼吁围观的群众不要使用闪光灯给高桩舞狮拍照;可是闪光灯还是不知死活地闪个不停。

为了成品效果,摄影师完全不听劝告。他们的闪光灯有可能制造高桩舞狮失足意外,更让舞狮队伍成员不时高呼“No flashlight!”。。。严重影响我们观赏者的情绪。这样的摄影师不是欠缺教养,很鸡拜、很自私吗?






街头庙会:挽面

Google之后才知道“挽面”这。。。送嫁娘传统手艺不是本土产品,而是源自中国潮汕地区的农村、老城的民间美容术。可我怎么看。。。都觉得这手艺充斥着浓浓的南洋风味。庙会十年如一日,终究“被教育”了一下。


鸡婆的小孩。。。





老姨:Very pretty now, where is your husband?
一个老外走了出来。。。
老姨们起哄:Kiss。。。Kiss。。。Kiss。。。
他们配合了。

街头庙会:扯铃

老外自爽。“Walao-eh”此起彼落,不知道那是不是说好的惊叹声?

扯铃这玩意儿也只有在这样文化表演的时候才出来当杂耍现世。现在的小孩哪还玩扯铃这童玩?我那个年代早就不玩了。。。不知道Yo Yo算扯铃的变种吗?






逃走了。。。

Sunday, January 29, 2012

流水记 ⑥ ~ 敬佛

担心少看了景点,第二天很早就起身。不见白云,天空蓝得很希腊;看了照片他说别人会怀疑是被Photoshop过的。。。我没疑虑,是我的单眼相机功能太棒了。

Sule Paya的塔顶永远都那样金光闪闪的。女孩跟我收了1美金,语音温柔地叮咛记得脱鞋、脱袜子。我以为赚到了,网上的资料不是说入门票2美金吗!脱掉的鞋袜才收好,另有男孩前来跟我讨钱,顺便递来一张标签,要我贴在胸前。入门票果然是2美金。原来先前收的是捐款。。。为了保持旅程的美丽心情,额外的1美金就当作是此寺庙的顾鞋费了。

因为天蓝,我的身体在建筑物的阴影庇护下走着。街道是人山人海,国泰民安的景象。和人们插肩而过,身穿沉红袈裟的和尚随处可见,男人女人身形都苗条。教人眼前一亮的是,缅甸男人之间(也)有手牵手行街的。这发现不叫人开心吗?看地图,缅甸是孟加拉的邻居,传统文化上有很大程度上的相似性很正常啊!男人手牵手是表达好友情,亲兄弟的方式。。。这又是我少见多怪了。

为了省钱,又不想徒步,决定不去看仰光最具代表作的Shwedagon 大金塔。后来我走到市集里面去。





Friday, January 27, 2012

流水记 ⑤ ~ 想念

“军管严”的意念一直深埋我心,所以在街灯不是很明亮(甚至没街灯)的地段,我拎着面包回旅舍时一点提防也没有。看着本来车水马龙的街道渐渐冷清起来,仰光的男儿们三五个围成一个小圈子,撩起沙龙踢藤球,就是很安宁和平的气象啊!昂山素姬都被释放了,缅甸的局势目前很稳定吧!

觉得应该想方设法跟他发一封电子邮件报平安,于是前往不远的网吧。盘算着要怎么跟网吧老板请教翻墙、突破网络封锁的方法。。。。。。看着灯火通明的网吧,洋人们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银幕,我想我是多虑了。

他叮咛。。。一定要在异地想念他。我说我最亲爱的,当然会!^^

可是说真的,我脑海满满都是接下来的行程,更在意第二天要如何跟的士司机侃价呢!还烦着蒲甘(Bagan)的旅舍到底有没有为我预留客房!想念其实很轻而已。

话说回来,新年期间,他忙着拜年,喝酒、赌博。。。。。。哪有闲工夫想念我呢?

冲凉。回到闷盒子似的客房。

想写一下游记。。。除了费用,好像也没什么值得记录的。对这趟旅程我是充满期待和兴奋,没什么伤春悲秋的心迹值得书写。所以。。。再次肯定床底下不藏人后,我倒头便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