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30, 2012

街头庙会:挽面

Google之后才知道“挽面”这。。。送嫁娘传统手艺不是本土产品,而是源自中国潮汕地区的农村、老城的民间美容术。可我怎么看。。。都觉得这手艺充斥着浓浓的南洋风味。庙会十年如一日,终究“被教育”了一下。


鸡婆的小孩。。。





老姨:Very pretty now, where is your husband?
一个老外走了出来。。。
老姨们起哄:Kiss。。。Kiss。。。Kiss。。。
他们配合了。

街头庙会:扯铃

老外自爽。“Walao-eh”此起彼落,不知道那是不是说好的惊叹声?扯铃这玩意儿也只有在这样文化表演的时候才出来当杂耍现世。现在的小孩哪还玩扯铃这童玩?我那个年代早就不玩了。






逃走了。。。

Sunday, January 29, 2012

流水记 ⑥ ~ 敬佛

担心少看了景点,第二天很早就起身。不见白云,天空蓝得很希腊;看了照片他说别人会怀疑是被Photoshop过的。。。我没疑虑,是我的单眼相机功能太棒了。

Sule Paya的塔顶永远都那样金光闪闪的。女孩跟我收了1美金,语音温柔地叮咛记得脱鞋、脱袜子。我以为赚到了,网上的资料不是说入门票2美金吗!脱掉的鞋袜才收好,另有男孩前来跟我讨钱,顺便递来一张标签,要我贴在胸前。入门票果然是2美金。原来先前收的是捐款。。。为了保持旅程的美丽心情,额外的1美金就当作是此寺庙的顾鞋费了。

因为天蓝,我的身体在建筑物的阴影庇护下走着。街道是人山人海,国泰民安的景象。和人们插肩而过,身穿沉红袈裟的和尚随处可见,男人女人身形都苗条。教人眼前一亮的是,缅甸男人之间(也)有手牵手行街的。这发现不叫人开心吗?看地图,缅甸是孟加拉的邻居,传统文化上有很大程度上的相似性很正常啊!男人手牵手是表达好友情,亲兄弟的方式。。。这又是我少见多怪了。

为了省钱,又不想徒步,决定不去看仰光最具代表作的Shwedagon 大金塔。后来我走到市集里面去。





Friday, January 27, 2012

流水记 ⑤ ~ 想念

“军管严”的意念一直深埋我心,所以在街灯不是很明亮(甚至没街灯)的地段,我拎着面包回旅舍时一点提防也没有。看着本来车水马龙的街道渐渐冷清起来,仰光的男儿们三五个围成一个小圈子,撩起沙龙踢藤球,就是很安宁和平的气象啊!昂山素姬都被释放了,缅甸的局势目前很稳定吧!

觉得应该想方设法跟他发一封电子邮件报平安,于是前往不远的网吧。盘算着要怎么跟网吧老板请教翻墙、突破网络封锁的方法。。。。。。看着灯火通明的网吧,洋人们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银幕,我想我是多虑了。

他叮咛。。。一定要在异地想念他。我说我最亲爱的,当然会!^^

可是说真的,我脑海满满都是接下来的行程,更在意第二天要如何跟的士司机侃价呢!还烦着蒲甘(Bagan)的旅舍到底有没有为我预留客房!想念其实很轻而已。

话说回来,新年期间,他忙着拜年,喝酒、赌博。。。。。。哪有闲工夫想念我呢?

冲凉。回到闷盒子似的客房。

想写一下游记。。。除了费用,好像也没什么值得记录的。对这趟旅程我是充满期待和兴奋,没什么伤春悲秋的心迹值得书写。所以。。。再次肯定床底下不藏人后,我倒头便睡。





流水记 ④ ~ 晚餐

傍晚六点,天已开始灰暗。旅舍外是一条次要道路,衔接外头另一条主要大道。大道的右边就是顶顶大名的Sule Paya (苏雷宝塔) 。塔顶正努力地反映着夕阳余辉;仰光的街道都是交通工具,巴士载满乘客、路人都匆匆地赶路。

道路两边摆满许多塑料小桌子,小椅子、小凳子的小档口。小桌上摆着陶瓷水壶和小杯。人们三三两两地围着小桌子吃晚餐(吧?)。光线太暗,瞧不清楚他们在吃什么;连卖熟食的阿姨都有一张模糊不清的脸,不想冒险,于是我继续往Sule Paya方向走去。

对“吃”不讲究的行为。。。我很是引以为傲。^^ 只要可以填饱肚子,吃后不漏赛,即使食物不卫生也不打紧的。只是接下来看到街头uncle, aunty卖类似春卷,咖喱角之类的煎炸食物,还很意外地看到油条。。。看一下那铁锅,还有火滚的黑油。。。我无法不提高警惕。这天只是旅程的第一天,第二天还有十小时的巴士远途长征。跃跃欲试地冒险精神还是等到旅途的最后一天再说吧!

后来我的晚餐是三粒面包,有塑胶袋包裹的那种。





Thursday, January 26, 2012

流水记 ③ ~ Peak Season

Daddy’s Home Hotel的名字很基,经营方式可绝对跟同志扯不上任何关系。旅舍店面很小不显眼。可能简陋,又不多傢俬,内厅有不合比例地宽阔。。。却摆放一个超大鱼缸。鱼缸里有几条小鱼,还有一尾不小的琵琶鼠。

我问柜台小弟住宿费涨价吗?怎么突然变贵?柜台小弟回答:是因为peak season的缘故。起初当然不信,才相隔三个月,价钱怎么可能翻了一倍不止?后来我就信了。。。尾随在后的两个老外,再来的一对老外夫妇、还有不知哪国的亚洲游客因没预先订房,都被迫离开,客满了。

现在回想起来。。。出发前老谋深算地在网上预留客房绝对是明智之举。。。我怎么这样聪明啊!^^

9美金一夜的客房没有私人卫生间,也没有窗户,这只不过是一个看不见外头世界的闷盒子。墙上有几片诡异的涂鸦,空调还发出怪怪的“滴答”声响。。。。。我想此客房的氧气供应应该是通过门脚的小缝儿吧!

在确定床底没藏人后,我开门,关门、锁门。。。然后出去找晚餐。

※※ daddyhomehotel@gmail.com





流水记 ② ~ 打车

机场打车。我坐前方,司机的左边。后方坐着一个来自纽西兰的金发游客。司机一听我来自马来西亚,就滔滔不绝地说话;说他的谁谁谁在大马做了几年工,现已回来成家立业。照我的说法,他是热情得有点过分,忽略了后方的金发游客。司机的牙齿很黄,笑容很诚恳。因此我对仰光的第一印象很好。

前往旅舍的路上有两件事值得一提。

第一,我好奇怎么仰光的国际机场外面建了一座猴园?那吵闹声明显是猿猴一类发出的喧嚣,很聒噪,像是几群猴子在打架。一点都不逻辑啊!要嘛就建一个飞禽公园,何必一座猴园?几分钟后,鸦群飞越的士,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缅甸的乌鸦呱呱声高亢,比较接近猿猴啼声。以后那几天,这不正宗的鸦声如影随形,最后也变得多听不怪。

第二,跟司机没有话题好聊的时候,我把头转向窗外。看身边的车辆开始多了起来,也看车边路过的男人女人,老人小孩。然后发现怎么这里的雀鸟很“合群”;他们可以成群结队地像蜂群一样飞翔,远看像一朵又一朵的乌云飘过;从左边到右边,同时有另一群从右边飞移至左边,这不是从前看“动物频道”时才出现的非洲小鸟吗?太神奇了。。。我开始期待这趟旅行。






流水记 ① ~ 避年

按了一九九几。。。计算机的小屏幕显示十二年没回乡吃团圆饭了。妈妈说可以不回家,但求考虑,因为阿姨已联系安排一个海归女孩等待相亲。感觉突然变得槽糕,难怪今年的她特别热心了。

打算先斩后奏,我说要去缅甸看看,以为最大的阻力将是来自妈妈。谁知她说好,换作我有点无所适从,想不到就这样“轻易随便”地过了她那关。反而是他再三嘱咐叮咛。网上说。。。缅甸是专制独裁的军政府,所以罪案少(但不代表没有);这句话可是定心丸啊!那里资讯不够发达,前思后想之后。。。跟他说。。。如果年初二还没收到我的只言片语才去报警吧!

基友E说这是叫“避年”。回来上网查看果然有此词。今年不需要倚窗数烟花,我的春节之旅开始了。






Monday, January 09, 2012

作息

地点:观音圣像。八角亭

看老姨在片片屋瓦上执笔挥毫,娴熟潇洒的动作写下“合家平安”,“国泰民安”。。。一点都不含糊。基友H很认真地攀谈,老姨很谦虚地回应。看到这些义工,总觉得他们正在过着一份很真实的人生。



Friday, January 06, 2012

生活

时间:二零一二年正月一日
地点:观音圣像。八角亭

如果不是基友H和V,应该只在农历新年期间才拜访观音。然后向观音祈福祝愿,一愿地球少点天灾人祸,二愿贪污腐败的国阵政府倒台。。。。。。



生活

第六天还未倒数,赶不上进度。

这个早上出了一身汗,算给2011有个交代,2011能成为过去真好!

欣慰的事有一件。。。不是天空特别蓝,而是这座老城除了槟城人,还有乌鸦,鸽子、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