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4, 2012

随波逐流

我知道这很愚蠢!

根据资料,明天大概有数万人开始登船,而一无是处的我,再过不久有可能被暴风卷走,被陨石击中,或者死在岩溶,火烧、海啸里。不过在这之前,非常担心鱼缸里的宝贝小鱼,其中几尾患上扰人的白点病。依据书上的治疗方法。。。蓝药水浸泡,盐水治疗似乎都不管用。最后我冒着牺牲小鱼生命的危险提高水的温度,是生是死就看这几天了。

一眉道人

一眉道人和棋盘鲫

宝莲灯和霓虹灯

电光美人和一眉道人

电光美人和霓虹灯

燕子美人

棋盘鲫

Sunday, December 09, 2012

两块钱

贴这些照片绝对是招摇过市的自我陶醉。可是,当电讯公司的技术人员说我的鱼缸整理得蛮不错时,我竟然风马牛地回答:那些都是价格不超过马币两块钱的便宜家伙。。。。。。现在想着,噢!这不是虚弱的自卑表现?

电光美人

棋盘鲫

电光美人和棋盘鲫

电光美人和霓虹灯

电光美人

电光美人

电光美人

Friday, December 07, 2012

理所当然

地点:渡轮码头

先别管他们的入境是合法还是非法,现有资料指出外劳人口的总数已经超过马来西亚第三大种族印度人(200万);而且直逼原住民总人口(324万)了。如果他们大团结起来共组什么福利联盟,保障外劳们的最低工资,人身安全、反雇主虐待、医疗福利。。。。。。我想大概也很有作为吧!

以海龟目前生活作息,如果一天内没见十个,一百个外劳,那就有点不对劲。可见他们的存在和出现已经是我生活的一种常态了。

海龟当然肯定他们对马来西亚各领域的劳力付出和贡献,更让我非常感激的是,即使他们未必是同志,但他们同性间友爱的表达方式足以挑战人们的眼光,虽不至于教育人们放开胸怀,但至少可让人们多见不怪。^^!

Tuesday, December 04, 2012

天空 ②③ ~ Sauron Eye

从娘家出来。。。那个傍晚很饱足。抬头看到【魔戒】,忍不住停下脚步。






Friday, November 30, 2012

赵敏


回顾当年和金毛狮王同舟海上漂流的四个女孩。。。就像一想到黄蓉,我只认定朱茵;我心里永远的周芷若就只能是周海媚;小昭只属于邱淑贞。

那些年追看【倚天屠龙记】的日子,是这一辈子最纯真无邪的岁月。看叶童和马景涛在剧里大哭大闹,但我不觉得他们演得很夸张。赵敏性格泼辣好胜又主动追求爱情,就为了一个张无忌,和周芷若争锋吃醋,大打出手。之所以偏爱女人为难女人的戏码,比如【金枝欲孽】,或者【宫心计】,到底或多或少都有一点受到当年赵敏和周芷若的熏陶吧!不是我不爱赵敏,而是我已把那颗心托付给周芷若了。




Thursday, November 29, 2012

天空 ②② ~ 雨夜

小岛正下着雨呢!这个时候听雨怎么有一种言者谆谆,听者藐藐的感觉?
路过极乐寺
虽然有泰山压顶的气势,不过后来被风吹走了。
地点:渡轮码头

Wednesday, November 28, 2012

天空 ②① ~ 玉人何处教吹箫

虽然书上说那是杜牧怀念友人和扬州而写的诗,但他本来就蛮色情的(这我喜欢);
所以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也可以另一个意识形态存在着了。^^






Wednesday, November 14, 2012

一眉道人

林道长在我年幼的成长岁月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他在1997年与世长辞。眨眼间,十五年又过去了。

别说人类,即便是倍受呵护,被视为拥有强魄体质的霸王肉食鱼,当生命的巨轮向他们滑不留丢的身体辗过时,也得投入生老病死的轮回,向死亡之神靠拢。所以,在我小小鱼缸里,被我寄予厚望的魔鬼刀,七星刀,银鼓、蝙蝠鲳。。。不是暴毙,就是自杀、要不然就是自相残杀共赴黄泉。侥幸活下来的银鼓和七星刀,我都还其自由,让他们在海口和树林小溪找到生命的另一个可能。

于是我翻缸;把鱼缸里的霉气,戾气都清除得一干二净。把眼锁定人们口中活得更“随便”,更精彩的小型热带鱼。有人说,要混养热带鱼得合情合理,不该把不属于同一个大陆的鱼放入同一个鱼缸里。这是什么逻辑?当然不管,我的鱼缸我做主。于是我把来自印度的“一眉道人”,印尼的“棋盘鲫”、还有斯里兰卡的“樱桃鲫”来一个大混养。“棋盘鲫”和“樱桃鲫”的价格就几毛钱,眼都不眨,就买了几尾。

然后我不耻下问地栽种水草,自制CO2发生器、八小时开灯、全天候供氧,这些小鱼要活得不开心都很难。

棋盘鲫

一眉道人

一眉道人和樱桃鲫

一眉道人

Wednesday, November 07, 2012

天空 ②0

与其漫无边际地寻找着陆点,深入浅出交代贴照的起因后果,不如默默耕耘。






Monday, November 05, 2012

长城

海龟也学人登长城,当好汉,而且雄心壮志。。。八达岭不够,还要把金山岭、司马台、慕田峪也囊括,来一个满载而归的旅途。因为讨厌没事先妥善规划和准备工夫的旅行,所以当然做足功课,我那记事本的“交通篇”就很玲琅满目,应有尽有。只要是上网可以找到的资料,不辞辛劳,我一定笔录记载。

为确保网上得来的交通资讯是最新的,找一个中国人问问是必须的。我看旅舍柜台小弟无所事事,三更半夜却精神奕奕,就向他查询细节,肯定详情。。。应该选择哪个交通路线是最省时间,最省钱的。小弟一问三不知,随即给我一组数字号码,原来那是北京交通询问号码。于是我很肯定,那是一个sign,一个注定除了八达岭,就和其他古长城无缘的sign。

世界上所有的不如意。。。未必都是不幸的。至少我和他这次的长途跋涉不累,膝盖软骨磨损的程度在还能接受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