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04, 2012

Sauron Eye

从娘家出来。。。那个傍晚很饱足。抬头看到【魔戒】,忍不住停下脚步。


Thursday, November 29, 2012

天空 ②② ~ 雨夜

小岛正下着雨呢!这个时候听雨怎么有一种言者谆谆,听者藐藐的感觉?
路过极乐寺
虽然有泰山压顶的气势,不过后来被风吹走了。
地点:渡轮码头

Wednesday, November 14, 2012

一眉道人

林道长在我年幼的成长岁月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他在1997年与世长辞。眨眼间,十五年又过去了。

别说人类,即便是倍受呵护,被视为拥有强魄体质的霸王肉食鱼,当生命的巨轮向他们滑不留丢的身体辗过时,也得投入生老病死的轮回,向死亡之神靠拢。所以在小小鱼缸里,被我寄予厚望的魔鬼刀,七星刀,银鼓、蝙蝠鲳。。。不是暴毙,就是自杀、要不然就是自相残杀共赴黄泉。侥幸活下来的银鼓和七星刀,都还其自由,让他们在海口和树林小河找到生命的另一个可能。

翻缸;把鱼缸里的霉气,戾气都清除得一干二净。把来自印度的“一眉道人”,印尼的“棋盘鲫”、还有斯里兰卡的“樱桃鲫”来一个大混养。“棋盘鲫”和“樱桃鲫”的价格就几毛钱,眼都不眨,就买了几尾。

然后不耻下问地栽种水草,自制CO2发生器、八小时开灯、全天候供氧,这些小鱼要活得不开心都很难。

棋盘鲫

一眉道人

一眉道人和樱桃鲫

一眉道人

Monday, November 05, 2012

长城

海龟也学人登长城,当好汉,而且雄心壮志。。。八达岭不够,还要把金山岭、司马台、慕田峪也囊括,来一个满载而归的旅途。因为讨厌没事先妥善规划和准备工夫的旅行,所以当然做足功课,我那记事本的“交通篇”就很玲琅满目,应有尽有。只要是上网可以找到的资料,不辞辛劳,我一定笔录记载。

为确保网上得来的交通资讯是最新的,找一个中国人问问是必须的。我看旅舍柜台小弟无所事事,三更半夜却精神奕奕,就向他查询细节,肯定详情。。。应该选择哪个交通路线是最省时间,最省钱的。小弟一问三不知,随即给我一组数字号码,原来那是北京交通询问号码。于是我很肯定,那是一个sign,一个注定除了八达岭,就和其他古长城无缘的sign。

世界上所有的不如意。。。未必都是不幸的。至少我和他这次的长途跋涉不累,膝盖软骨磨损的程度在还能接受的范围。^^









Monday, October 29, 2012

宫心计

恒山和五台山耗尽了感慨,于是我留给故宫的尽是疲劳。走在故宫长长窄窄,被游客淹没的通道,我可没有什么沉重的历史感觉,想到最多的还是佘诗曼。说起来我还真的喜欢看佘诗曼演戏。于是回到小岛后,便重温一遍【宫心计】。。。我知道,我当然知道,跟故宫有关的清朝剧应该是【金枝欲孽】才对。^^

体验了两座金庸山之后,我们终于都“回到”北京了。











Monday, October 08, 2012

到此为止

本来以为五台山给我的印象纯粹是层次分明的蓝天,白云、高山植被。。。如果这么写,就变成欲说还休了。仔细回顾,顺便把篇幅拉长,存在我深深脑海里的。。。还有那个袈裟有酸梅味的白眉老僧,数以百计行五体投地跪拜礼的和尚尼姑、以为只有西藏才有的五色经幡、传说康熙他爹出家的镇海寺(怎么金庸说是清凉寺?)、可以用来拍武侠片打斗场景的八百年的南山寺、被放逐的异形皇后。。。。。。开始有点无聊了,五台山就到此为止。












Tuesday, October 02, 2012

有一种心情叫惭愧

五台山的最后一个早晨在黛螺顶。那里有位前来观光的老和尚,他手持葫芦拐杖,布袋里面有正在播放佛曲的装置(不清楚是什么机)。他边行走,边随手举起智能手机拍照。。。于是在我看来,老和尚是一架可以行走的播音机。

游人们欲和他合照,他总是配合,还摆好姿势,附送一个慈祥的微笑,过后他会把握时机向人们弘扬佛法。黛螺顶很小,我尽量避免靠近他,不跟他做任何眼神接触。说到和尚,我总想起小岛上拿着铜缽行乞的和尚,乞食也就罢了,怎么和尚也向民众乞钱啊?对于乞钱的和尚,我只有四个字形容他们——非奸即盗。

游人像打在沙滩上的浪,“来去自如”。缠着老和尚要跟他合照的游客们被风送走后,又只剩他一人了。好死不死,他向站在三公尺外的我招手。嗯!原来老和尚要我帮他拍照,待“抓”好完美角度后,我用他的智能手机凝住他的笑容。我以为功臣身退了。。。。。。

老和尚指着手机荧幕,说我帮他拍下“聪明之光”。我顺着他的手指,看着荧幕上的照片;照片上显示几道光柱从天上透射下来,光线就这样刚好落在老和尚的头上。心想这“耶稣光”可遇也可求啊!是巧合!在我还未脱口说“这全是巧合”,老和尚已经跟我宣扬佛法,说他的“聪明之光”了。后来有认真上网找了找,果然五台山有“聪明(智慧)之光”的说法。当然这是回到小岛后的事。

我跟老和尚站得蛮靠近的,他的华语说得太快,我听不明白。除了故作懂得,顺便点头称是外,我还能怎样?他手杖上的葫芦刻着观音菩萨像,前额的两道白眉我也看得很清楚,这让我想到白眉鹰王如果出家为僧后的可能样子。值得一提的是,老和尚的袈裟有一股酸味,因为敬老是一种美德,所以那股酸味实在不算什么。

跟老和尚交流有十分钟那么久吧?间中我用眼神向更远一点的阿蒙求救。他竟然毫不理睬,我很不是味道!末了,老和尚从布袋里掏出一张光碟,说是他自录的,内容都是他在说佛讲道。他说:“你拿去!”。我想“该来的总是会来”,老和尚终于要我随缘捐赠了。谁知他说完转身就走。原来老和尚送的这张光碟是不用给钱的,而我从头到尾,老想着他大费唇舌,一定狮子开大口,该如何以最少的人民币打发他离开。。。。。。那一刻我感受了一种叫“惭愧”的心情。

光碟上印着:
海潮梵音反闻明心 
华严性广照摄六根
归元段漏缘觉实印
不二圆通福慧双运
 



长了脚的Wal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