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9, 2011

Laksa

地点:Balik Pulau

榴梿季节,许多车辆都涌入浮罗山背小镇。吃幸福满满的榴梿之余,我们也预留小小空间给浮罗山背的laksa。这绝对是人们口中说的那档超好吃的laksa,可这绝对不是我心目中的laksa,三强都挤不进。亲爱的,以后我们去发林吃laksa好了。




Tuesday, June 28, 2011

榴梿buffet

地点:Balik Pulau

基友L说槟城的榴梿已经被游客们给炒高了,听起来像炒地产一样。以后。。。难道我们都得吃高价榴梿吗?整个下午。。。OMG!原来顶级榴梿可以那么教人销魂的。帮我们杀榴梿的女孩来自柬埔寨,她用蹩脚的英语说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榴梿。我以为热带国家都出产榴梿,原来不是的。我们马来西亚人实在太幸福了。

榴梿的名堂创意十足,但并没有吃到传说中的“林凤娇榴梿”、“林冠英榴梿”。。。。。。桌上摆着的那几个“红虾”,“坤宝红肉”、“葫芦”、“青皮红肉”等榴梿已经让我满口都是幸福的滋味。那晚我的屎尿都飘着淡淡的榴梿香味,可是我还想再吃。^^





Saturday, June 25, 2011

做梦

那是马来西亚最长的一条河,河水的颜色永远是黄色的。清晨,河上浓雾一片。我在码头,身旁有爸和妈。码头是那种用轮胎和木板绑成一块的浮台。浮台随着每一个波浪摇晃不定。我穿新衣,应该是要回家过年了。然后我听见河流上头传来快艇的引擎声,爸开始挥舞着手上的毛巾。。。。。。我不敢靠近码头边缘,因为我害怕每一块漂浮经过,载浮载沉的木桐,都可能随时翻身变鳄鱼。小时候的恶梦,昨晚重新回味一次。我想是不是该回乡一趟了?

Monday, June 20, 2011

小胖


照片里的是小胖,其实我想记录的是他的兄弟。他的兄弟死了,名字已变得没有意义。

小胖的兄弟生病了,肚子翻转,水面上载浮载沉。书上说那是“翻倒病”,因为浮囊出现问题了。起初他勉强还可以潜一下水,吃一些食料,撑了下来。几个星期后,他病入膏肓,连泅水都成了问题;食料即使漂到眼前,他也只能瞪眼干看,奄奄一息,不能再做什么了。

祸不单行的是,做“浮尸”的这段日子,他又染上“松球病”,全身上下的鱼鳞倒竖起来,书上说那是“不容易治愈的疾病之一”。

又过了几个星期,他像是死了,却还在活着。我看他活着很没有尊严的样子,于是决定送他一程。

Sunday, June 19, 2011

欧阳克

人们说朱茵饰演的“黄蓉”都是翁美玲的影子,可是这论调绝不影响朱茵在我心目中“黄蓉”的位置。好吧!翁美玲是他人的“黄蓉”,而我的“黄蓉”就只是朱茵;就好象我的“周芷若”一定就是周海媚一样。:)

随便说一下欧阳克。他是一个花花公子,仅收女徒弟,又到处奸淫掳掠良家妇女。在《射雕英雄传》里,欧阳克由始至终迷恋黄蓉,跟她过意不去。黄蓉怎会看上欧阳克这个恶徒呢?她心里只有郭靖。黄蓉和欧阳克最精彩的对手戏之一就在明霞岛上。。。她刁钻智取欧阳克,废了他那双腿。

只是选林伟饰演“欧阳克”一角,实在教人恨他不起啊!小时侯看朱茵版的《射雕英雄传》,喜欢看“欧阳克”多过喜欢看“郭靖”。

Tuesday, June 14, 2011

路过 ③③

槟岛的沙滩很一般,登高远眺才发现小岛的海岸线很精彩。我说这样的美景看一辈子不会嫌腻,基友L却说他喜欢另一边的风景。。。那是一面无敌海景,一只海鸟也没有的海景,美?




Thursday, June 02, 2011

路过 ③② ~ Air Itam

Air Itam的早市如此热闹,心更没底了。
亲爱的,你明白了吗?





Wednesday, June 01, 2011

路过 ③①

在七星刀的鱼缸前看了又看;水族馆这次来了几十尾的小小七星刀,售价是马币两块半(两块?)。他麻的七星刀的游姿实在很天使,看他们一尾尾地轮流到水面上呼吸,心情大好,天气热也无所谓了。



七条路万山的娘惹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