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5, 2011

做梦

那是马来西亚最长的一条河,河水的颜色永远是黄色的。清晨,河上浓雾一片。地点码头,身旁有爸和妈。码头是那种用轮胎和木板绑成一块的浮台。浮台随着每一个波浪摇晃不定。穿新衣,应该是要回家过年了。然后听见河流上头传来快艇的引擎声,爸开始挥舞手上的毛巾。。。。。。不敢靠近码头边缘,因为害怕每一块漂浮经过,载浮载沉的木桐可能随时翻身变鳄鱼。小时候的恶梦,昨晚重新回味一次。我想是不是该回乡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