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09, 2011

爸爸

他跟我吵架,吵输又耍赖。恨得我架起菜刀追了他几百步。

他闯进鹅的势力范围,鹅压低昂扬的头,张开翅膀、虚张声势地驱赶他。。。他没命地逃,高举双手喊救命!

他从路边领回一只迷途小羊,那段日子小羊是我的甜蜜包袱,宠物史从此有了一股羊骚味。

他在学校打架闹事,代妈见了一下校长。于是我这个家长坐在校长面前,吹了好一阵子的冷气。

他看我在丧礼上挤不出一滴泪。出殡后的第一个晚上,他很严肃地叫我不要以为父亲不疼我。那年他才16,我已21。

一晃眼他结婚了。

现在他竟然跟我说他老婆怀孕。。。他要做爸爸了。

Monday, January 03, 2011

童年

死在我手上的金鱼不计其数。

可是身为一个金鱼佬,最不愿意见到的也是金鱼的死亡。他劝说不要再杀生了。杀生?拯救小金鱼于水深火热、鱼挤鱼、压迫感极大的生活环境。。。这不是一桩美事吗?怎么跟杀生扯边了?

我喜欢小金鱼磨炼耐心,绝对不怪小金鱼天生娇生惯养,一点点的风吹草动就集体投胎。至少他们死前有一个快乐的童年,不必呆在沙丁鱼挤罐头似的容器里苟延残喘,等待人类的救赎;不必担心自己变成食肉鱼的饵;不必害怕集体染病,集体变浮尸。来到我家,他们的命运有了第二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