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1, 2010

最后早餐

经济米粉档口的老板娘又和印尼员工开心地斗嘴,我乐手抖,饭盒盖不慎脱离掌握,往下掉去。看着饭盒盖乖乖躺着等人拾起,有考虑是不是该拿去洗洗。只是负责乘面条米粉的印度老姨已经等着我把饭盒递给她了。。。只好硬着头皮,打包了第一份早餐。地面的油腻,不能视而不见,心底的疙瘩就是挥之不去,于是狠狠倒回头,走进公厕,让面条全数倒进马桶碗,冲掉。

然后到隔壁档口买过第二份早餐。

Friday, December 24, 2010

鞭打

那场梦仔细回想还蛮恐怖。对他叙述那梦时,手臂汗毛还不约而同被周围的静电吸附似的。。。。。。。

那房间有条看似悬挂着的绳索,墙壁是乳黄色的,不见天花板,绳索就那样“从天而降”,毫无理由地鞭打墙壁,发出很有规律的啪啪声。即使离开那房间有几步那么远了,啪啪声依然没有停止。

等到我再经过那房间时,那根没来由的绳索似乎加强马力,一再鞭打墙壁,啪啪声更急,更催人。怎么可能还从容不迫?于是吓着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