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30, 2010

路过 ①⑧

喜欢在Air Itam的茶餐厅吃早饭。粘在头发、衣服上的油烟味,粿條味、炒粿角味、印度煎饼味。。。将是以后回忆里和他在一起的味道。
地点:Air Itam
地点:Air Itam


美丽沿海大道的海边被填土发展,将来路过这儿看到的会是高级公寓的屁股,海边的景色只留给住在公寓里面的人。
地点:“敦林苍佑医生大道”。

Monday, November 29, 2010

路过 ①⑦

某些司机的手臂线条引人遐思。。。这支不算。




旧关子角

种菜


廉价屋没有阳台。唯一可放些花花草草的地方是房子外面的共用走廊,以及吊在厨房外的晒衣“鸟笼”。可惜单位外的走廊只有两三个小时的阳光直射,放在那里的天堂鸟、海棠、鸟巢蕨全军覆没。所以没有指望撒在花盆里、试探性的菠菜种子会发芽长大。果然意料之中,菠菜在还是豆芽阶段就枯萎了。

Wednesday, November 24, 2010

极乐寺

从前总是充当家乡同学们的临时地陪,于是最高纪录是一年内去了六趟的极乐寺。近年懂得说“不”了。
你的天堂是我的地狱。


老了。。。

Sunday, November 21, 2010

回家

一早起床就知道今天可以很慵懒。唯一要做的是,下午送妈去机场,她要回家了。

妈不是第一次一个人乘飞机,可我老担心她懵懂乘飞机去荷兰。教她怎么看班机起飞的告示板,教她怎么跟check-in地勤人员说话,提醒她不可带易燃、尖锐的物品上机、手机必须在上机前关掉、不断耳提面命地教她“认字”,domestic是国内航班;international是飞往国际的。。。她很不耐烦。她说她早知道,根本不怕,说有主在她心里她什么都不怕。

妈总是心不在焉地听我啰嗦,在我苦口婆心的每一个停顿处,她就开口说耶稣基督的美好,要我承诺务必上教堂做崇拜、要我停止迷途、回到主耶稣基督身边作他的羔羊。这番话才教我不耐烦。想要她闭嘴,只好口头答应。要怎么跟她说每个星期日去教堂并不确保基督徒们都是好人?而且基督教徒心胸狭窄,包容心比不上佛教徒。

一入关口,她就挥手要我离开。看她把手提包放上扫描仪的输送带,步过安检门,然后取回手提包,看她一个老姨的背影在人群中踽踽而行,不知道她有没有焦虑,看她左拐。。。就见不到她了。

Gaga女神的创意

Wednesday, November 17, 2010

《HP ~ 死神的圣物 1》

终极本写了几位为保护HP而壮烈牺牲的角色,从前阅读时没有多大感触;可电影版的就不同了。

Hedwig 那种英雄式的死法本来不符合原著,不过我卖她的账。

最难过的还是Dobby的死去。有那么一刻,我以为他也会像某电影特意安排搞笑的“回光返照”,要观众伤心一时,开心一时。可是,Dobby没有,他死去就死去了,前排座位竟然有人唏嗦哭出来。。。。。。
Albus Dumbledore在上一集死去时,都没有人替他流泪。



Source

Sunday, November 14, 2010

路过 ①⑥

头上方的电缆站满乌鸦,像开会议般,少说也有三十几只,后来才发现地上躺了一只乌鸦,瘫痪似的泡在水里。我来了,他也不闪,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我。越靠近,头上的乌鸦们就越聒噪。。。。。。我想他们是来送友人最后一程吧!
地点:Queensbay Mall
闹市之中见母鸡带小鸡。真是稀罕!
地点:Jelutong
他只是睡着了。
地点:Bayan Baru
地点:Relau

Saturday, November 13, 2010

天空 ①⑤





地点 :Relau, PISA & Bayan Baru

Saturday, November 06, 2010

吹风

如果明早再赶一场电影,那么这个星期总共上了四次电影院,连续四天都吃“枕头饼”,至少同一个位子坐了两次、在同一间单位的厕所撒了不下五泡的尿。。。看起来很奢侈,这又是一项辉煌纪录。手上的表指着六时三刻,太阳快下山了,于是走去海边,马来帅哥有一个,见到更多的是彩虹,晒着的,飞着的、晾在地上的、被人提着的。。。。。。





地点:皇后湾广场

Friday, November 05, 2010

征友

把同事丢掉的开运竹从垃圾桶里捞起来。回家后,见着烂掉发臭的竹茎就挑出来,再剪掉枯萎的叶,然后供养在茶杯里。想到水之清则无鱼,可能还会滋生孑孓,于是撒一把泥进去,当作养分;接下来就看她的造化了。晴天。雨天。一个星期,两个星期。。。生命还真的有take two,冒出来的几片绿意,迫不及待地把她们种进泥土里。

想拍碗里的那条鲳。忌讳鱼眼,于是把鱼给切头、切尾、割鱼鳍。想不到这条方方正正的早餐跟芥蓝叶比较起来显得那么娇小。


花肥这个字是我跟王语嫣她娘学的。鱼的破碎尸首被我埋在门外的花盆里,当作开运竹的花肥。

想今天会是漫长的一天,而今天果然是漫长的一天。

Wednesday, November 03, 2010

狗、猫还有其他

见几只自由自在的“边境牧羊犬”和“黄金猎犬”在街上游荡时有点不可思议,怎么他们的主人就那么放任狗儿到处乱跑?后来发现那里的流浪狗都有“西施”和“周周”的血统,想那是狗种在这个区域特有的脸谱。。。于是我开始怀疑那几只舶来犬也有可能是无主的。





成都周边古镇

成都四面八方都被年代久远的古镇环绕着,不久我就发现那几个古镇和成都的分别了。。。。。那就是————只要公车一离开成都某段距离,抬头即可见到蓝天白云。古镇的天空有蓝天白云;成都的天空却是灰色的。

洛带古镇
洛带古镇。我觉得这是最好吃的洛带小食,那位大婶说这叫“迷迷糊糊”。我当然怀疑自己听到的,回来google一下。。。请问这就是“艾蒿馍馍”?
平乐古镇
平乐古镇
平乐古镇
平乐古镇
平乐古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