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7, 2010

峨嵋山的第三天

傍晚。庙宇有特定的时间供应热水洗澡,是开放式的冲凉房。蒙的屁股是熟悉不过的了;意外的是,年轻洋人不全是网上看到的那种肌肉发达的美臀先生,老洋人屁股上对称的皱纹也绝对不会教我联想到其他。

吱吱作响的地板,单薄的被单、干瘪的枕头、房间木门只用简单的padlock锁起来。。。这就是洪椿坪寺庙的普通间客房了。深山夜里没有余兴节目,睡觉之前,蒙把他双脚从热水里抽出来,换成我累到不行的脚。我想这次比较从容,已不用清洁的衣服铺着枕头,不在乎那颗枕头曾经睡过多少旅客,睡意一来,倒头便睡。

然后整夜就是睡睡醒醒间,用成语“万籁俱寂”应该不适合形容那样的夜,要不我也不会听了一整夜隔壁房其他旅客的鼾声,以及床边某个角落纺织娘的唧唧声。暮鼓晨钟各听一次,庙宇钟声清脆,像是僧侣在耳边敲着对我报时。睡睡醒醒间天就亮了,楼上传来脚步声,木板咿咿呀呀响。。。我想是僧侣准备做早课了。

清早。深山水冷。洋人也不敢贸然洗澡冲凉。大家都很有默契地蹲在开放式的厕所,边拉屎、边观赏外面早晨的朦胧景色。

准备就绪。我知道一告别洪椿坪,就要步入峨嵋山最大的一个生态猴区了。
洪椿坪
洪椿坪
洪椿坪

蝴蝶,绿竹棒,还有我的手。

一线天


Saturday, September 25, 2010

路过 ①④

植物应该自然地茁壮成长,所以盆栽是残废的植物。只是基友们送来的这棵水梅盆栽又不好意思不收,于是把她放置屋里一角,看久了似乎也欣然接受。
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查看那棵水梅盆栽有没有渴死,出门前竟然大意忘了把她移到屋外,多亏她的生命还算顽强。
妈妈送的贝壳,可惜打破一个。
这野花看似牵牛花,可绝不是她。
独自游荡的虎纹猫。
家猫

Wednesday, September 22, 2010

第二天的峨嵋行山

在3077米高度的夜里,空气稀薄,天寒地冻,如预期般头昏脑胀,面孔发热。。。他麻的才三千米高度,就有轻微的高山症状,我想以后怎能登上喜马拉雅山?夜里的圣灯奇观不去发掘了,峨嵋山顶的星空如何也不在乎,连嗑两颗Panadol倒头便睡。太阳出来后,整个我又是生龙活虎了。

猕猴咬人事件的阴影挥之不去,所以下山的路途很是担心野猴拦路。蒙早就把他的相机收起来,担心被野猴强抢,扔到山谷去。

只是我不信野猴的能耐,可是野猴群不得不提防。路过数量少的猴群,我们假装不在乎。路过数量多的猴群,我唯恐相机被盗,只好把相机重重裹在外套里。野猴也知道自己猴多势众,猴多欺负人少。他们步步逼近,不时趋前驻后,常伴左右,也跟随了好几百步。我们目不斜视,手中的绿竹棒,在每踏出一步时,故意敲击阶梯,只是我知道这虚张声势的“兜兜”声,根本吓不倒野猴。当时记得我完全顾不得小腿的疲惫酸痛,一心一意只想赶紧离开野猴群的地盘。

我们从接引殿就开始往山下走,预计六至七个小时后便可以在山中的洪椿坪栖宿一晚。虽说是往山下爬,可是在峨嵋深山中行山,也是又爬山又下坡的。我想从前古人行山一定不累,因为他们懂得轻功。原本只需要六小时步行的旅途,我们耗足八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洪椿坪,那天一共走了36.5公里。

雷洞坪


洗象池



午餐——鸡蛋汤面

Monday, September 20, 2010

峨嵋山的第二天

闻悉峨嵋山上的灵猴很顽皮。于是我俩在山脚下各买一根绿竹棒,为驱赶灵猴,做防身之用。

峨嵋山上的猕猴壮硕如土狗,毛茸茸的模样亲近可爱。只是这印象维持不到24小时就破碎。

从接引殿开始往山下去,上山的游客络绎不绝。人群见猴群讨食,纷纷放慢脚步,紧戒之余不忘惊叹。意想不到的事在眼前发生了。。。男人失足触怒猴子,结果招来两只猴子的利牙侍候。人群骚动,闯祸的猴子拍拍屁股若无其事,被咬的男人嚷着说他被猴子咬了怎么办?怎么办?我想他是一定要去打预防针的。原来猴子就是猴子,他们拦路抢劫,根本就是一群没有教养的野猴子。野性不改,可别以为名字前冠上一个“灵”就是灵性生物。

这起攻击事件叫我看了心里起毛,因而对峨嵋猕猴有了阴影。以至后来深山里徒步,一见到台阶上有猴屎,就打起十二分精神,步步为营了。









Thursday, September 16, 2010

峨嵋山的第一天

峨嵋山的第一天是我们在成都的第三天。美丽的早晨并不意味着美好的开始。倒霉事在搭上开往乐山的长途客运算才抛诸脑后。坚持不拍“到此一游”照,可是在乐山大佛这千百年古迹前,立场不免动摇。还是不提,我们做的都是游客爱喜欢做的事。

蒙说我们搭去峨嵋山的是包租车,看司机一路载客,能载就载,尽可能把小货车的内部空间挤满,我就觉得那根本是黑车。

乐山大佛

说到峨嵋就不能忘记郭襄和周芷若,当然也不能不提灭绝师太。

灭绝师太却恨极了魔教,兀自挥剑狠杀。倚天剑剑锋到处,剑折刀断,肢残头飞。——《倚天屠龙记》第十八回

灭绝师太对金毛狮王弑兄的恨,扩张到整个明教。于是逮到这个机会,在六大门派围剿光明顶时,杀人泄恨。这里说的是灭绝师太大肆屠杀明教锐金旗教众。记得书上说灭绝师太本来长得不错看,只是两道下垂的八字眉,让她看起来有点乖戾。只是杀人如麻,这哪是出家人所为?峨嵋的山光水色怎么出了一个灭绝师太?


肉麻的话不好意思说,我开心看到眼前美景的时候,站在身旁的是他。

沿途风光不是我们马来西亚赤道国家拥有的自然山水。我们才刚开始从雷洞坪向上走,就看到这一幕。。。。。。什么是活生生的水墨画,不就是眼前烟云缭绕的山景吗?这些不都是周芷若,郭襄见过的景色吗?

峨嵋山~接引殿
峨嵋山~金顶
峨嵋山~金顶
峨嵋山~金殿台阶
峨嵋山~金顶
峨嵋山~金顶
峨嵋山~金顶
峨嵋山~金顶
峨嵋山~金顶远眺万佛顶

赶在下午三四点上峨嵋金顶看佛光。雾厚,十方普贤菩萨的圣像犹抱琵琶半遮面。佛光终究没见到,我和佛真没缘分。除却佛光和圣灯,我只看到日出和云海这峨嵋二绝。日落也很叹为观止啊!怎么日落不是第五绝呢?

峨嵋山~金顶日落

Wednesday, September 15, 2010

成都九月

那里的旅游业很是兴旺,到处可见“四川印象”,“成都印象”的告示牌。四川的旅游业有九寨沟和熊猫坐镇,哪有不兴旺的?

而我对成都的印象是。。。
随地吐痰的男人,他们真随性,哪怕是国际机场,只听一声“啐”,一道强而有力,犹如暗器的飞痰就破口而出,瞬间便贴在磨得闪闪发亮的地砖上。那些男人的飞痰只让我想到《神雕侠侣》裘千尺的“枣核钉”。

然后就是乱七八糟,车笛响彻云霄的交通;也许乱中有序,可我一点也瞧不出来。明明道路规划很是先进,公路两旁也种满美丽的树木,可是怎么交通灯、斑马线等同虚设?怎么大部分的道路使用者都是敢死队?

也不全是负面的。。。^^

我佩服那里的女人。眼看公交车就要驾走了,女人们突然摇身变成短程田径手,当时她们可是穿着三寸高的高跟鞋。要不然,就是脚踩高跟鞋去爬山,这里的“山”指的是峨嵋山,青城山的“山”。

那里的公交车真先进,因为每一辆公交车都会“说话”,温馨报告即将到达的公车站。天!是每一辆啊!包括那些外表烂到不行,没有空调的公交车。马来西亚?有吗?

那里的人爱吃牛肉。奇妙的是,牛肉还可制成像糖果一样来卖,各种各样的包装,眼花缭乱。还有一种包装,打的是手撕牛肉的牌,看了真叫我觉得血腥,好像牛肉是活生生从牛身上撕下来一样。

武侯祠
连枯死的盆栽都那么美。
武侯祠
武侯祠
武侯祠
锦里古街
青羊宫
青羊宫
青羊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