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31, 2010

台记 ①① ~ 淡水

我对淡水最初的印象是张清芳的那首《MEN ’S TALK》。

“你说你有个朋友 / 住在淡水河边
心里有事 / 你就找他谈天
直到月出东山 / 你才满脸抱歉
告诉我你怎么度过这一天

你说你有个朋友 / 住在淡水河边
相识在你最沮丧的那一年
直到我的出现 / 你才满心快乐
把我们的事对他说了又说

。。。。。。”

我在“小时候”就觉得歌词中说的那个女人的男人有可能是自家人。所以,男人总是留恋淡水河边;所以,男人一有心事就找淡水友人谈天;所以,男人开心地跟淡水友人说:“谢天谢地,终于给我找到一个cover girl”;所以,女人才发牢骚说:“爱人不能是朋友吗?你怎么都不回答?你的心事为什么只能告诉他?”;所以,女人和男人的距离就像天和地,男人是云天上飞,而女人的泪水已汇入淡水河。^^

从野柳回到淡水,天色浑浑噩噩的,人也是晕头转向的。

我们一下车就往人潮最多的街道走去。阿蒙想吃阿给豆腐,我们就从街头走到巷尾寻找阿给。卖油葱饼的女孩说“正宗”阿给早收档了,“不正宗”的阿给也许还有,叫我们快点赶去渡头看看。对了,这里的油葱饼很香很好吃。^^

阿蒙说他不正宗的就不想吃。天空下起雨来,我望着越来越暗的天色,有几只鸟在船头歇息,没有日落,对岸八里的咖啡也不必过去喝了。。。于是我们冒着雨赶去渔人码头。
地点:淡水
地点:淡水
地点:淡水
地点:渔人码头
地点:渔人码头

Sunday, May 30, 2010

台记 ⑩ ~ 野柳

时间还太早,淡水没有日落可看。资料说从淡水搭客运去野柳的话,就一定要坐在车的左边,这样沿途就可以看看台湾向北的海岸线。我们人生地不熟,不知哪边该下车。后来客运司机跟我们说:“过了隧道,再过两个站就到了。”这条公路海岸线起初很令我感到兴奋,只是时间一久,一再重复的景色直教我打瞌睡。这里的海边没有海浪轻抚细沙的风情;而海浪拍打的竟是堆积在海岸的大石头。当天的浪真强大,激起的浪花真高;天边很灰暗,摆明就快下雨了。我们在野柳地质公园里撑伞拍照,一逛就逛了两个多小时。为了赶上淡水的夕阳,我们毫不犹豫掉头就走,可是野柳最远的那个海角还没去呢。






黄昏

前同事是个很虔诚的佛教徒,每年卫塞节的这个时候,他和他妈妈会尽心尽力自愿地去帮忙设计“美化”佛堂。那是一间位置处于北海某处住宅区的小佛堂。小佛堂里有前厅,后厅、外厅、礼堂和食堂。为应付卫塞节必定出现的人潮,善信在前一晚把佛像移到外厅,让人供奉。小佛堂的理事会和善信们很节俭,预算也有限;所以,在外厅可看到许多善信从家里拿来的花卉绿叶,供插花之用。同事小云毛遂自荐自愿帮忙插花,我跟着去。高速公路上,把这天的黄昏给记录了。




Tuesday, May 25, 2010

路过 ⑩

他很沉默。

地点: Pulau Tikus
地点: Pulau Tikus

Sunday, May 23, 2010

台记 ⑨ ~ 太鲁阁

基友们说太鲁阁国家公园只有石头好看,我不信,硬要把太鲁阁安排在旅程中。从清境过来,司机大哥把我们留在天祥(原来如此?)。从天祥,太鲁阁去花莲是要搭公车的;可是太鲁阁国家公园的交通实在不便,两三个小时才一班公车(接驳车?)。。。。。。我们不可能浪费时间呆在天祥什么都不做啊!于是,我们匆匆拍些风景照,就扛起背包,在烈阳下徒步走去九曲洞,途经无数个隧道。九曲洞的隧道最长(1220公尺),走得最久,也最吓人。

天祥去绿水~2km ; 绿水去慈母桥~1.4km ; 慈母桥去九曲洞~2.8km。我们的双腿很委屈地走了6.2km。对了,忘了交代我们的背包是8公斤,背着相机,头上顶着颗美丽的太阳。天知道为什么其他地方的天空灰得像吃屎一样,反而太鲁阁的天气是这么开心的蓝?我不怪他一脸肚懒,漠不吭声的样子。

已经适应台湾人的热情了。。。在攀谈十几分钟后,在清水这个点,来自台中的阿姨送了两颗台湾梨,两粒台湾柑给我们,当作见面礼。她们往相反的方向一走后,我们即刻解决掉肥美多汁的台湾梨。

纵然天气美得让人恨不得她快点下雨,可太鲁阁(也)是我最喜欢,教我最难忘的一个台湾景点。

才到达九曲洞,公车就来了。我们毫不犹豫地上车,毫不留恋地奔向花莲。其他景点就让她们成为遗憾吧!这样下次再来(当然包车)就有借口了。
天祥


岳王亭

慈母桥
慈母桥

九曲洞

Saturday, May 22, 2010

台记 ⑧ ~ 合欢山

合欢山只是路过。

我们的计划是在最短的时间跨越台湾中部山脉,路过武陵(武陵路段据说是亚洲最高公路),大禹陵、天祥、太鲁阁,一路绕下山去花莲。环山道路陡峭得来。。。还够“惊”喜,印证了埔里民宿老板娘的话。

包车费只有我俩分担其实很够力。如果不选择这条“台14甲线”横跨中央山脉,我们就得北上或者南下,才能绕去花莲以及太鲁阁。我要省钱,不想浪费多余的钱,时间、精神去环岛。于是,出发前我尝试用网路上美丽的“台14甲线”风景照去迷惑他,叫他也同意我们采用这条路线。。。虽然包车费咋听之下很贵,可是精打细算一番,还是很值得。我说以他高超的拍照技术一定可以把合欢山拍得很美。^^

天气虽然很叫人气馁,山上的空气一度冻得我十指麻痹,哪有日出、云海?我们一直都浸淫在雾海里。这趟“路过”合欢山,我们跟着司机大哥一路走走停停拍照,简直超爽。一路上有显著的海拔高度与树林分布的变化,长满我们从没有看过的杜鹃花和高山植物;在某最高路段还有司机大哥引以为傲的铁杉林。。。只见铁杉在山间满溢出来的云雾衬托下,有如泼墨山水画般美丽。





Friday, May 21, 2010

台记 ⑦ ~ 清境

我们在预定的时间离开日月潭,离开埔里。整个旅途到目前为止,我已接受时运不济这个事实,遇上台湾今年第一波的梅雨季。

本来的蓝天白云,青青草地和绵羊乳牛的清境,都笼罩在厚厚、浓浓的云雾里。只要看到一小片蓝天,心底便一片欢呼;接着风吹来云雾,又吞没了蓝天。清境之旅就是这样忽晴朗、忽阴郁的时空里完成的。

出发前,大略看了看从网路下载的清境旅游导览图。雄心壮志地想要从“街头”松冈区,一路走去“街尾”雾社区,顺道逛一逛“街道”两旁的步道,看看绵羊,山羊、乳牛、花园什么的。当公车一路向山上攀爬时,我才发现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是以公里计算的。要从清境的“街头”一路走去“街尾”根本是天方夜谭。于是,我们选择只在下塌的畜牧区附近逛逛。至于清境的八条步道嘛。。。我们只走了两条-----步步高升及畜牧步道,一个傍晚走完八条步道也是另一个天方夜谭。

天气不好,没有便。照片中那些自由自在可以在蓝天白云下漫步吃草的绵羊被圈起来,说是最近爆发他麻的羊逗疫。于是我们的相机只能对准几只侥幸跳过围篱的绵羊。

绵羊秀应该就像《宝贝小猪》(《BABE》)里牧羊犬和绵羊的互动表演吧?绵羊都不出来了,哪有绵羊秀可看?只见绵羊们排队似的呆在篱笆门前,等待解放;两只牧羊犬望着绵羊群干喊不爽。

我们寄宿的民宿老板娘姓林,讲话豪爽,一说到绵羊就称“羊咩咩”,台湾女生该有的娇滴滴的口音她一句也没有少,还好不称乳牛叫“牛哞哞”。林老板娘不但称赞我们华语说得好,还帮助我们寻找包车服务去太鲁阁,又不抽佣金,让我们省下NT500。我下定决心,若再来清境游玩,一定下榻林老板娘的民宿。林老板娘的民宿在这里

清境是我这一趟台湾之旅最最最喜爱的地方。
畜牧步道
畜牧步道
畜牧区
青青草原
青青草原
青青草原
青青草原
青青草原
青青草原
畜牧步道
畜牧步道
畜牧步道

Wednesday, May 19, 2010

台记 ⑥ ~ 日月潭

台湾的历史及文化底蕴深厚,不是我们一朝一夕就可深刻了解、体会的;当地人们的生活也不是我们几个星期内就能和谐融入的。所以,我和他事先达成协议,别花时间去看那些不知所谓的主题乐园,或者为宣扬当地民族传统文化的所谓文化村。

比如那个距离日月潭不远的九族文化村,我就很努力地游说他别去看。我不信把九个原住民族融汇一堂,穿些传统服饰、表演几个传统舞蹈、再卖些土产首饰纪念品就能让外国游客登堂入室,从此了解原住民的传统文化。再说入门票竟然要价NT600。。。虽说门票包含缆车票,但还是觉得不值。于是我更理直气壮地叫他别去算了。

日月潭本来就是我们这个旅程一心想要拍“到此一游”的照片,好对自己有个交代的景点。我们出乎意料地志同道合,心想花上一两个小时呆在日月潭也就够了。可是,日月潭的山光水色证明我错了,两个小时怎么够?那里真美,我想下次再来游潭好了。
龙凤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