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30, 2010

回乡 ⑤ ~ 表哥

表哥表姐表弟表妹们“倾巢而出”,他们的影像我依稀记得。总之就是物换星移,寒来暑往、白驹过隙、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沧海桑田。。。。。。印象深刻的是那几位有出席晚宴的表哥,他们的外表和记忆里有些落差,是天同地的距离。想当年他们可是十八二十岁啊,而我总爱跟着他们闲晃,做一些小学作文-----《我的童年》里会做的事。

现在,有些不确定自己的同性恋倾向真如平时跟人说的那样,“我是在青春期、刚刚开始长懒叫毛时发现的”。那晚表哥们的出现,让我怀疑我的同性倾向早在未发育时已蠢蠢欲动了。

路过 ⑧

地点: Jelutong
地点: Jelutong

Wednesday, March 24, 2010

回乡 ④ ~ 老房子

妈在床头跟我说话,说她希望替老家未完成的另一半房子给填上。虽然外观看起来好似未施工完毕的房子;但我不觉得那栋伴我度过青春期、住了十几年的老房子是不完整的。

老房子未建成,爸就过世。要把老房子“完璧归赵”也不是爸的遗愿,他来不及说,什么都没说。反正我们常年在外,都不住老家,叫妈换过其他心愿;倘若哪天有买家的话,就脱手吧!

老房子即使不完整,我们的记忆也会自作主张,自行修改。即便老房子有一整屋我们的回忆,我们不住也没有意思。
屋后午睡的野猫
屋后邻家越墙的丝瓜(?)
咖啡店外的小母狗

Tuesday, March 23, 2010

回乡 ③ ~ 忙

家乡没能上网,超担心给闷坏,于是带回三本书。如果不是嫌书重,我雄心壮志地想要在发霉的日子里看完五本书。妈说婚礼的繁文缛节,世俗礼仪等等能不做就省掉,一切从简。新婚日子近在眉睫,眼见他们一点也不操心,妈反而神经质起来。两天内,“神乎其技”地打扫屋里屋外,又是油漆、又是抹地、甚至为了眼不见为净的纸盒、报纸、废物,竟允许我妈露天焚烧垃圾。

Monday, March 22, 2010

回乡 ② ~ 弟媳

弟媳肖鼠,一冲就冲了我家的两匹马。妈说基督徒们就不信这些。我想那样也好,要不然婆媳纷争是指日可待。弟媳得理不饶人,对付我弟也许绰绰有余。

弟媳和弟大而化之,能省则省。他们甚至连新房的新床褥,新枕头、新抱枕、新被单都想省下来。如果他们坚持到底,我一定对他俩夫妇另眼相看。可是,妈和亲家反对这般节省。

弟媳在闹洞房那晚,被教会的弟兄姐妹整得很惨;我弟只懂得配合兼陪笑。看她身穿晚宴礼服,一点新娘风范也没有地在床上大笑大叫大跳。。。。。。天啊!突然觉得我弟真像一坨牛屎。

Sunday, March 21, 2010

回乡 ① ~ 小食


干盘面(图一)是一种很“单纯”的面食。特制的面条,只配几块简单的叉烧或者云吞,就那样拌着酱油洋葱吃,然后口里有浓浓的洋葱味。在家乡的那几天,一有机会,早午晚餐都点干盘面来吃。如果不吃个够,想要再吃得等上好几年。餐餐以干盘面果腹只为不及格的乡愁解馋。

曾几何时“糟菜粉干”(图二)已变成家乡特有的小食。记得小时候,妈会心血来潮为家人煮一锅“糟菜粉干”。这粉干面条会吸收汤汁,把自己撑得鼓鼓的,煮好一定要趁热吃。所以,除了点干盘面,我也点这“糟菜粉干”为汤,伴我吞面。

“米莲蔮”(Mi Lian Guo , 图三)基本上来说是树林里的一种野蕨,不为人所栽种。爬了那么多次的升旗山,看过许多野长在山上的蕨类,就没发现这种叫“米莲蔮”的蕨。从前在乡下,如果想吃的话,外婆随时可到屋后小树林去採撷。这次家人很体贴地点了这道野草菜,拍了照是要给阿蒙见识一下。

光饼(图四)只会出现在有福州人的地方。这些炸过又被人挤了肉馅的光饼是后来人的创意产品,不算是最原始的光饼。怀念的是那种整块浸在卤汁里,还以卤猪肉做为内馅的光饼。

Tuesday, March 02, 2010

路过 ⑦

那天是年初八。路过见到那儿的几个山头凸显一副秋色瑟瑟的景象,觉得很诗意。想必是坟场管理人为即将到来的清明而铺路。他说农历新年期间上载土馒头的照片有点不吉利,我想也是,于是只好等过了元宵节再说。

地点:槟岛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