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1, 2010

路过 ⑤

地点:七条路万山对面的X街
在七条路解决了当天的早餐后,他就让我在新街下车,约好待会儿Komtar再见。于是我沿着新街的五角基走着去吉林万山。


他们的肉鲜艳得像花瓣,露在贝壳外面轻轻蠕动着,是在摄取氧气和海水吧?肉汁多,再造的生命力也强吧,我觉得他们像是杀不死的。

天空 ⑧

地点:家后
时间:7.30 am

地点:Bukit Jambul
时间:8.00 am

Wednesday, January 20, 2010

天空 ⑦

如果我的傻瓜相机突然进化,这天空应该会表现得比较荡气回肠吧。
地点:Tanjung Tokong
地点:Bayan Baru
地点:五号山
地点:五号山

Tuesday, January 05, 2010

早餐 ②

MILO和奶粉都是佐料,作用是送淡而无味的麦片下肚。有时挑战极限,只把麦片和了热开水,忍忍也就吞下去当一顿健康早餐。MILO配麦片已经很没创意,于是把白咖啡倒进MILO麦片里。开水有点凉了,白咖啡兀自在水面上形成一座小山丘。看着咖啡山顽固地融入MILO。。。。。。闻到咖啡香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今天这顿早餐好极了。

葵豆

好久以前,基友D常带我去湖内角头间的kopitiam吃煮炒,我们老是点同样一道非常好吃的“虾米炒乌龟豆”,他说这乌龟豆也叫四季豆。于是饭前总有一番辩论,我硬是说四季豆是那种四边都有角的豆,这盘里豆明明就是葵豆。。。原来他其实是对的。^^

从小就听妈称这种豆为“GUI DAO”;现在想想,她也许指的是龟豆。所以难怪我会把这豆取名为葵豆

小晴,这就给你贴上来了。
你一定说这菜炒得太油,我只能说倒油入“金蒦”有时也是顶随意的。

Monday, January 04, 2010

姐妹

同志们对于到底出不出柜的问题根本不必挣扎太久,适婚年龄一到,若我们还是在人们“面前”孤家寡人,形单影只的话,就很难摆脱基佬的嫌疑。即使我们有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和借口,对于他们来说,我们心理就有点超乎常理。

有时侯在想,竟然他们都有了既定的想法,我们何不干脆否认到底?就说“我有女朋友”好了,省掉许多麻烦,还可以立即堵住他们的悠悠之口。这招屡试不爽。

我以为出柜是大件事,足以影响同志的一生。后来发现出柜之前之后都没啥大变化,日子还是一样吃喝拉撒。

虽然可以在两位女生好友面前畅所欲言,不必遮遮掩掩,可都一年光景了,她们还希望我改邪归正。比较烦的是“姐妹”这个称呼,她们私底下说我是她们的“姐妹”。可是“姐妹”这词不是应该用在女同志上的吗?我一个基佬,明明白白堂堂一个男子汉大丈夫,要嘛称我为“兄弟”,干嘛“姐妹”?

Saturday, January 02, 2010

服从

Ralph Ellis写的一些书很挑战圣经的权威性,比如这本【大风暴与出埃及】。他在书里提出很科学,很实际的论点来解释当古以色列人出埃及时,埃及人民所遇见的十灾。书里有几章谈论到所多玛和蛾摩拉的故事,他怀疑跟Atlantis有关。

记得小时候上主日学时听到一则圣经故事。故事记载在创世记第19章,说的是罗得(亚伯拉罕的侄子)携妻带女逃亡途中所发生的事。耶和华上帝要降硫磺和火于罪恶之城-----所多玛和蛾摩拉,于是天使便吩咐罗得和他家人“。。。不可回头看,也不可在平原站住,要往山上逃跑,免得你被剿灭。”(十七节)。罗得的妻子不听话,不服从旨意,好奇回头一看,她立即就变成一根盐柱。

我以为罗得逃亡的故事教导我们要服从上帝的旨意。可是,Ralph Ellis在书里提出我从来没想过的点。。。。。。罗得安全逃离所多玛和蛾摩拉后,紧接着就是他和两个女儿乱伦的奸情了。罗得被女儿们灌醉,第一个晚上由大女儿上阵,第二个晚上就轮到小女儿。后来大女儿跟她父亲借种生的儿子叫“摩押”,是现今摩押人的始祖;小女儿生的儿子叫“便亚米”,是现今亚们人的始祖(卅八节)。

为延续血统,乱伦行为被允许;反而同性之间的性行为就罪大恶极,导致所多玛和蛾摩拉被毁灭???网上看了看相关资料,“有人”说旧约圣经只是客观讲述了一则故事,不一定就代表乱伦行为得到上帝的认同;“还有人”说当时没有律法明文提及不可乱伦。

觉得那些借口就是牵强。

罗得和两个女儿乱伦的故事没被“客观”阐述那么简单,罗得没被惩戒,他的两个儿子看起来好像还变成“有头有脸”的伟人,这不是耶和华上帝认可的吗?还有。。。别说当时没有律法明文提及不可乱伦,难道当时就有白纸黑字严禁同性恋之间的性行为吗?

Friday, January 01, 2010

倒数跨年

走出pesta范围,看时间尚早,不过晚上十点,于是决定步行去皇后湾广场那儿看看。预计步程需要三十分钟,实际上只用了二十分钟。我知道“动力火车”是压轴,时间尚早,还来得及在便利店买了一罐咖啡。

撒一泡尿后,前往露天停车场看Tank唱歌。Tank 真懂得说话;可是,现场也要唱得好才能“两全其美”啊!还有,说多错多,就让我觉得。。。一个艺人不是尽本分,把歌唱好就可以;得空还得多看书,勤能补拙。要不然,就干脆别说太多话,专注唱歌。

照片是十点多拍的。倒数完毕后,再经过这里,道路两旁已停满车辆,小岛人民真是准时。

“动力火车”显现在大荧幕上的样子,错综复杂。


广场前,挤满人群的双行道。人们自由在公路上横行,一年仅此一次。

Pesta Pulau Pinang 2009

觉得槟城每一年的年终同乐会的情况真是每况愈下。记得好几年前的同乐会还举办模拟恐龙展,兵马俑展,各种各样的展;甚至邀请中国的特技团(印象中有)前来登台表演。现在啊?看见最多的是高鼻子中东人开铺头卖草席,镜子、古兰经文装饰。。。。。。所以,dear,我叫你不必来是对的。我决定明年不会再去,以后也一样。




怎么看就是觉得这些被吊颈的熊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