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1, 2010

最后早餐

经济米粉档口的老板娘又和印尼员工开心地斗嘴,我乐手抖,饭盒盖不慎脱离掌握,往下掉去。看着饭盒盖乖乖躺着等人拾起,有考虑是不是该拿去洗洗。只是负责乘面条米粉的印度老姨已经等着我把饭盒递给她了。。。只好硬着头皮,打包了第一份早餐。地面的油腻,不能视而不见,心底的疙瘩就是挥之不去,于是狠狠倒回头,走进公厕,让面条全数倒进马桶碗,冲掉。

然后到隔壁档口买过第二份早餐。

Friday, December 24, 2010

鞭打

那场梦仔细回想还蛮恐怖。对他叙述那梦时,手臂汗毛还不约而同被周围的静电吸附似的。。。。。。。

那房间有条看似悬挂着的绳索,墙壁是乳黄色的,不见天花板,绳索就那样“从天而降”,毫无理由地鞭打墙壁,发出很有规律的啪啪声。即使离开那房间有几步那么远了,啪啪声依然没有停止。

等到我再经过那房间时,那根没来由的绳索似乎加强马力,一再鞭打墙壁,啪啪声更急,更催人。怎么可能还从容不迫?于是吓着醒来。

Monday, November 29, 2010

种菜


廉价屋没有阳台。唯一可放些花花草草的地方是房子外面的共用走廊,以及吊在厨房外的晒衣“鸟笼”。可惜单位外的走廊只有两三个小时的阳光直射,放在那里的天堂鸟、海棠、鸟巢蕨全军覆没。所以没有指望撒在花盆里、试探性的菠菜种子会发芽长大。果然意料之中,菠菜在还是豆芽阶段就枯萎了。

Sunday, November 21, 2010

回家

一早起床就知道今天可以很慵懒。唯一要做的是,下午送妈去机场,她要回家。

妈不是第一次一个人乘飞机,可老担心她懵懂乘飞机去荷兰。教她怎么看班机起飞的告示板,教她怎么跟check-in地勤人员说话,提醒她不可带易燃、尖锐的物品上机、手机必须在上机前关掉、不断耳提面命地教她“认字”,domestic是国内航班;international是飞往国际的。。。她很不耐烦。她说早知道,根本不怕,说有主耶稣基督在她心里她什么都不怕。

妈总是心不在焉地听我啰嗦,在苦口婆心的每一个停顿处,她就开口说耶稣基督的美好,要我承诺务必上教堂做崇拜、要我停止迷途、回到主耶稣基督身边作他的羔羊。这番话教我不耐烦。想要她闭嘴,就只好口头答应。

一入关口,她挥手要我离开。看她把手提包放上扫描仪的输送带,步过安检门,然后取回手提包,看她一个老姨的背影在人群中踽踽而行,不知道她有没有焦虑,看她左拐。。。就见不到她了。

Saturday, November 13, 2010

作息





地点 :Relau, PISA & Bayan Baru

Saturday, November 06, 2010

作息

如果明早再赶一场电影,那么这个星期共上了四次电影院,连续四天都吃“枕头饼”,至少同一个位子坐了两次、在同一间单位的厕所撒了不下五泡的尿。。。看起来很奢侈,这又是一项辉煌纪录。手上的表指着六时三刻,太阳快下山了,于是走去海边,马来帅哥有一个,见到更多的是彩虹,晒着的,飞着的、晾在地上的、被人提着的。。。。。。





地点:皇后湾广场

Friday, November 05, 2010

作息

把同事丢掉的开运竹从垃圾桶里捞起来。回家后,见着烂掉发臭的竹茎就挑出来,再剪掉枯萎的叶,然后供养在茶杯里。想到水之清则无鱼,可能还会滋生孑孓,于是撒一把泥进去,当作养分;接下来就看她的造化了。晴天。雨天。一个星期,两个星期。。。生命还真有take two,冒出来的几片绿意,迫不及待地把她们种进泥土里。

想拍碗里的那条鲳。忌讳鱼眼,于是把鱼给切头、切尾、割鱼鳍。想不到这条方方正正的早餐跟芥蓝叶比较起来显得那么娇小。


花肥这个字是我跟王语嫣她娘学的。鱼的破碎尸首被我埋在门外的花盆里,当作开运竹的花肥。

想今天会是漫长的一天,而今天果然是漫长的一天。

Wednesday, November 03, 2010

狗、猫还有其他

见几只自由自在的“边境牧羊犬”和“黄金猎犬”在街上游荡时有点不可思议,怎么他们的主人就那么放任狗儿到处乱跑?后来发现那里的流浪狗都有“西施”和“周周”的血统,想那是狗种在这个区域特有的脸谱。。。于是我开始怀疑那几只舶来犬也有可能是无主的。





成都周边古镇

成都四面八方都被年代久远的古镇环绕着,不久我就发现那几个古镇和成都的分别了。。。。。那就是————只要公车一离开成都某段距离,抬头即可见到蓝天白云。古镇的天空有蓝天白云;成都的天空却是灰色的。

洛带古镇
洛带古镇。我觉得这是最好吃的洛带小食,那位大婶说这叫“迷迷糊糊”。我当然怀疑自己听到的,回来google一下。。。请问这就是“艾蒿馍馍”?
平乐古镇
平乐古镇
平乐古镇
平乐古镇
平乐古镇

Thursday, October 14, 2010

熊猫基地

跟他说我在清迈见过熊猫,还看到被圈在玻璃屋的两只熊猫吵架,可他怀疑着,我由他;他说去四川不看看熊猫好像说不过去,我也由他。总之,看熊猫是势在必行的。在熊猫基地看到最多的禽兽不是熊猫,而是喧宾夺主的“小熊猫”。这“小熊猫”不是熊猫的孩子,才叫“小熊猫”,而是那种像北美洲浣熊的“小熊猫”。小熊猫成群结队,也不见他们打架。有食物的时候就共享;没食物的时候就不断地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作记号和睡觉。

小熊猫



Wednesday, October 13, 2010

拜水都江堰

目的地是青城山,都江堰只是顺道去看看。后来在伏龙观见到宝瓶口的江水滔滔,水声轰隆。。。就知如果不亲自来见识一下,我根本不晓得都江堰这个历经两千多年的无坝水利工程是多么伟大!惊奇的是,青城山和都江堰的道观都受到512地震不同程度的破坏,可这座两千多年的古代工程竟然没事。我们常怀疑埃及金字塔的建造方式,说那可能是外星人的杰作。只是来到都江堰,我根本不会把他的建造方法怀疑到外星人身上,说那是外星科技。看那引水灌溉、排水泄洪的治水方式一点都不复杂,只是劈山开河需要多少人力?

飞沙堰


鱼嘴分水堰

Monday, October 11, 2010

青城山之后

前山和后山的距离是30分钟车程。公车上难得有个热情的大姐和我们说话解闷,她大力推荐后山上的白云古寨,说那是后山看云海最佳的地点。再待上个把月,就可见树叶转变成红色的秋天景色。山上还有座可以欣赏日出的白云寺,空气新鲜,天然景色绝不比前山差。我们不可能做那个“待在青城山到秋天”这么不经济的决定。反正就要上山夜宿的,就去看看白云古寨。

我们“依旧”爬山,有壮士的情怀,双腿的记忆还是前一天的峨嵋山呢。

我想要是青城后山没有那两条山溪和瀑布的话,游客应该不会摸上后山来。我不介意白云古寨人烟稀少,游客只是小猫三两只,零洋人,部分古寨是地震废墟等等荒凉景色。我最介意的是,青城后山根本没有什么云海,黄昏没有,清晨也没有。感觉上是被给骗了。后来才知道热情的大姐即是宾馆老板的妹妹,难怪她把后山的美说得天花乱坠。
山脚下的泰安古镇
前往白云古寨
前往白云古寨
双泉水帘
白云古寨
山脚下的泰安古镇
山脚下的泰安古镇

Tuesday, October 05, 2010

他的他

那是一间灯光明亮的咖啡室,他要介绍新任爱人给我认识。这个被压在记忆底层的他总是在恋爱失败后,说随便找个女人结婚算了。性向这回事,不是早知道早幸福吗?他知道自己非男人不爱,却又说负气话。只是一次又一次,他的恋爱对象都是男人。

他的他是个精瘦型的高挑男孩,露在无袖上衣的两只手臂是有肌肉线条的。可是从头到尾就只有我一人喝咖啡。咖啡只喝爽却还是饿。于是又点了超大碗的咖哩面。面条下肚,这下子才有一点点饱肚。他俩只喝果汁,间中不忘调侃对方。

从前自作多情,现在面对一个蒙尘,过眼云烟、自己已不再喜欢的人,他什么都不是。事过境迁。

Monday, October 04, 2010

青城山之前

原来青城分前山、后山。游客很多,到哪儿都是人影,所以我觉得青城山比较像一个公园,不必担心迷路,还是遇见野猴子什么的。青城前山高1,200米,比升旗山(830m)还高出一些。告示牌说青城山的负氧离子浓度高达25,000-28,000个/立方厘米。。。。。。说可以为我们的肺叶进行净化、滋补。我对这个计算单位没什么概念,竟然空气如此“营养”,就作兴多做几口深呼吸。因为512的地震后遗症,路过的道观都还在维修中;也因为小腿还在隐隐作痛,本来拟定的行程走不成了。于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说什么都要拜访一下天师洞,更高的老君阁,东华殿的就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