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7, 2009

穿衣

觉得眼熟,不止一次见到他们三三两两出没在隔壁街巷的菜市集,或者隔两条街的超级市场,好像在哪见过,路人甲乙丙丁的样子,感觉就是似曾相识。直到我再次拿起眼镜往后院探看,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即是他们。

这班外劳穿衣和不穿时的分别好大!他们最好看的时刻都在围沙龙,打赤膊,皮肤乌黑油亮的时候;现在穿起衣服,衣冠楚楚了,肌肉胸毛也不见了,反而显得突兀。再怎么看他们就是很普通的一群男人啊!。。。他们还是围着沙龙好。

Friday, October 23, 2009

路过 ②

地点:Lorong Bertam,Penang
镜头对准受惊的猫,他还以呲牙咧齿。
地点:Bayan Baru
废墟旁,我以为是牵牛花,后来才发现是蕹菜花。。。原来蕹菜也会开花。
地点:极乐寺
乔治市的天际线,天黑要下雨了。
Jalan Pintal Tali 的街角回教堂
Jubilee Clock Tower @ Lebuh Light, Penang
地点:Port Dickson

Wednesday, October 21, 2009

他们

觉得自己有点不可思议,怎么可能一听到A的罗曼史,我一丁点的情绪都没有;甚至跟基友F聊起杀人鲸,还得花上几秒钟想想他的英文名叫什么。没有刻意去忘记,时间擅自代我淘汰一些陈年往事。才不过“几年”的事,竟然如此善忘得不可原谅,哈哈!

地点:Tanjung Tokong @ Penang

【千二层】

他提议去【千二层】的【清观寺】拜拜,一听到【千二层】这名字直叫我的双腿变软。如果不是当初“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承诺,我绝不会拿自己的膝盖当赌注。一千两百个阶梯啊!一想到这儿,我全身上下已经“未爬先痛”了。

时代的进步,让现在的善信享福了。不知脚下踩着的柏油路的前身是否就是“千二层”?还是另外一条“充满”阶梯的山路才是货真价实的【千二层】?反正小岛上的山路,都是“条条道路通罗马”的。






Tuesday, October 20, 2009

【九皇诞】

每辆经过车水路斗母宫的驾驶司机和乘客,“不约而同”或单手或双手合十拜拜。教我吃惊的是,在起高灯、迎接九皇爷圣驾的时候,善信当街跪了起来。

【九皇诞】已“如火如荼”来到了第三天。阿蒙他要持九天斋,我没异议。有他在的晚餐时段,我陪他吃素,反正对于吃素我一向很“随缘”。只是不明白,素食怎么还比“荤食”来得贵?要鼓励人们吃素食,首先应该检讨一下素食的价钱吧!

地点:斗母宫@车水路





Monday, October 19, 2009

Penang Heritage Sites

这天是屠妖节,打算去老街区的“小印度”拍照。猜想如果拍不到“甩椰子去霉气”的仪式,总可以拍拍“小印度”独有五彩缤纷的街头景色吧?谁知到了那儿,印度同胞店家们都闭门庆祝佳节去了。

地点:Prangin Mall 第6楼停车场




Friday, October 16, 2009

懒人菜谱 ②

我想中国对食品制造业最大的贡献就是“发明”了【午餐肉】和【豆豉鲮鱼】这两种美味可口的罐头食品。只要一小片肉就可以配一大碗白饭,还可以顺便回忆一下小时候,真是一举两得。
午餐肉蛋炒饭
冬炎马铃薯炒饭
蛋炒饭
蔬菜豆鲮鱼配白饭
难吃的蕹菜清汤面
冬炎马铃薯面
皇帝菜蛋炒面

Wednesday, October 14, 2009

天空 ④

地点: Bayan Baru, Penang.


问同事怎么今天的天气阴阳怪气得离谱?早上乌云压顶,雷声轰轰,远处还可见“乌云脚”和蓝天画出来的楚河汉界。一转眼间,中午已阳光普照,鸟语花香(?)。同事说这是赤道地区的自然情景。

Wednesday, October 07, 2009

点心

槟岛卖的点心,普遍上都有安慰味蕾的水准,尤其乔治市老街区的那几家老招牌茶餐室,更是让我印象深刻。谁知那次金马仑高原的远游后,我也不得不承认怡保的点心,比如再普通不过的虾饺,烧卖等等都做得比槟城好吃。只是小岛上的人不怎么挑剔,每逢假日都是扶老携幼,全家出动去吃点心。好在小岛美食不是以点心挂帅。

那天的天气超好,白云像棉絮,轻轻地在天空飘着。相约小王到Gurney Drive一家卖点心的餐馆享用brunch,一个早上吃下来。。。我决定从此不再踏进这家餐馆了。这里卖的点心,我相信是【全槟岛最难吃点心排行版】的冠军。


Tuesday, October 06, 2009

烂泥 @ Gurney Drive

看看退潮以后的烂泥,没有白鹭,没有螃蟹,没有弹涂鱼。。。我想那天抛下去的EM泥球都被海水冲走了。

Thursday, October 01, 2009

腹肌云

时间:早上八点

云和阳光的缘故,天空的样子可以很多。
我把这一堆片状云朵看成一组排列整齐的鱼鳃。云朵飘移得快,“鱼鳃云”飘成“腹肌云”,像被人剖成两边的样子。十分钟后,“腹肌云”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