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6, 2009

懒人菜谱 ①

午餐在外头解决,如果没有必要,尽量减少外出用膳,留在家里研发【懒人菜谱】。反正晚餐的重要性不比早餐,只要吃得健康就好,说到底还不是为了果腹。

有时,不禁对自己“勇于尝试”的精神感到骄傲。

蛋炒面
佐料:素食蚝油
丝瓜番茄汤
很喜欢这道汤,丝瓜的甜、番茄的酸,加上炒蛋的香。。。。。。最高纪录是一个星期连续吃五顿同样的“丝瓜番茄汤”。

Monday, August 24, 2009

出外坡 ①

地点:槟威大桥, Penang
时间:早上七点半
可惜的是照片呈现不出这个早上的红太阳。
这天的太阳真的是红色的,红的不像是太阳该有的颜色。
地点:Jalan Tun Razak, KL
那一圈圈的紫色小圆点是打在车窗上的雨。
Photoshop后,我个人觉得远处的高楼有点梦幻,哈哈!
地点:Jalan Tun Razak, KL
造型有点像精虫以外。
地点:Jalan Tun Razak, KL
遇到KL下班时段的大塞车,同事们说他好彩不在KL做工(几乎每次都这么说)。因为我猜到他们一点会这么说,就觉得有点可笑。塞车又怎么样?一定会习惯的,就像KL人一样。
地点:The Gardens, Midvalley KL
地点:Ipoh
一看到这颗洋葱,就想到新加坡的那两粒榴梿。
地点:Jelapang Toll
当时看到这自然景观,是可以有一番感慨的。可是,我就是写不出“意义深重”的话。

Sunday, August 23, 2009

弟弟

通过阿蒙的口,才知道原来自己近日把【弟弟即将成家】这事常常挂在嘴边。因此我怀疑自己是否也认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才造成今时逢人就说:我弟弟他就要结婚了。我不结,他结。替我家传宗接代的担子就落在他身上了。哈哈^^

家丑不宜外扬。可我相信左邻右舍也知道我和弟弟“偶尔”的沟通方式是用“喊”的。每每“喊”了之后,才晓得自己的声音可以如此宏亮,尤其在夜深人静时。我知道他拥有【孔融让梨】的精神,也知道他往往理亏,所以喊声就是不及我。总之在同一个空间里生活,跟弟弟不“喊”着说话,日子反而过得很不自然,也很奇怪。

夫妻没有隔夜仇,更何况是同根生的兄弟?
所以,第二天,我把这张厨柜设计图交给他,跟他说,他可以comment我调配出来的颜色,反正我不会听取意见就是了。

Saturday, August 15, 2009

淤泥

地点:Gurney Drive, Penang
时间:7.30am

谁会相信这里曾被2004年的海啸光顾过?
我曾怀疑即使涨潮,海水也不会重来。
希望人群投下的EM泥球有效,要不然这个曾经一度美丽的长堤就这么废了。

Sunday, August 09, 2009

点痣

爱美是原因之一,女同事们更相信点痣改运的说法。时不时会结伴同行去找师父点痣。去除黑痣的价码以颗计算,价钱不等;本岛购物广场偶尔也有点痣师父摆档,价钱一般,云顶高原的点痣师父就贵了。

先不管吉凶之分,约略计算一下我胸前的黑痣,数量之多可以排完一组的【北斗七星】和几组的【三星拱照】。如果点一颗痣要马币十块钱,想点掉他们,总计也要马币一百六十块,这还不包括脸上和背后的痣,所以我说那是浪费钱。

Zeb Atlas是直的,我觉得可惜。^^我喜欢他不除胸毛的照片,像黑毛狮王,他的胸膛看久让人想入非非。如果女同事们看到其左肩上的黑痣,一定建议他设法去除黑痣。她们说肩上的黑痣代表家庭的负担,不去除的话,一辈子将被家庭负担所累。可是对于家庭负担,我们不都有责任去承担吗?根本就不能逃避的。

Tuesday, August 04, 2009

Jalan Maxwell @ Penang

后面一片灰色背景的是Pragin Mall。在翠绿树叶的照映下,斑驳失修的战前屋,像是泼溅出来的水彩画。这一带的老店屋就那几间杂货店、水果店。。。整体看来没有加以保护,没被发展,她们是被归类为自生自灭的那组吧?可是,看看那些非常detail的建筑架构和内容。。。。。。这不是可惜是什么吗?

Sunday, August 02, 2009

发展

这是在去年308大选前一天傍晚拍摄的,今天的这个角落再也看不到纯粹的海景、渔船和大桥了。因为发展,小岛的沿海地带被填土,连在路旁活了很久的树木们都被砍伐。没有人反对这里填土,也没听说有人抗议这里的树木们被砍伐。这些树木自然比不上跑马场那边的百年老树,可要生得高大,也要十几年的时间吧!

Saturday, August 01, 2009

Lorong Macalister @ Penang

午后的太阳催人老,过了卅岁的男人(也许廿五岁后)不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肌肤,就不要怨太阳。拍了几张照片后,我因为没抹sun block,赶紧躲到老房子的阴影下。
老房子
老房子
老窗
老窗
老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