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1, 2009

Lorong Bertam

坐落在Lorong Bertam 和末段Penang Road交叉处的“南风海南鸡饭”是我心目中【槟岛最好吃海南鸡饭排行版】的top three。鸡饭香喷喷到不行、烧鸡香脆到不行、白斩鸡滑嫩到不行。。。。。。再配上老姨的卤鸡脚,一顿午餐让我吃得心旷神怡,就连茶水小二的无礼对待也可以原谅。^^



Thursday, July 30, 2009

波德申

如果不是远行前上网找些资料,我猜我永远也不会知道马来西亚最古老的灯塔竟会坐落在波德申的Tanjung Tuan这个海角,之前我还以为是槟岛Fort Cornwallis的那一个。资料说这座灯塔早在1528年就有了,可惜那天傍晚,我和同事们在几乎一片平地的海边,都瞧不着哪儿有高地,还有那座最古老的灯塔,即使告示牌清楚地标志着她就在200公尺不远处。
地点:Teluk Kemang, Port Dickson
地点:Tanjung Biru, Port Dickson
地点:Tanjung Biru, Port Dickson
地点:Port Dickson

Saturday, July 25, 2009

路过 ①

今早天气比起昨天差多了,远远看去还有一点朦胧;可是再比起前天-----就是有日偏食的那天又好多了。反正烟雾要来就来,别以为下了雨、刮了风,烟雾就会无影无踪。
地点:Lebuh Cheong Fatt Tze, Penang.
Google后,我这才知道这牌匾是门楣辟邪物之一。
地点:Lebuh Cheong Fatt Tze, Penang.
阿蒙说人家在晒薯片。
地点:Jalan Magazine, Penang.

Friday, July 24, 2009

土?木?


地头蛇已在铁花这一项“坑”了我一笔,于是我想在其他装修项目节省。问弟弟有何意见,他毛遂自荐说要DIY地帮我弄一个展示柜橱。我当然开心了。我说竟然DIY了,那么可否也顺便帮我弄一个鞋柜?他一口答应。于是我把这个“展示橱+鞋柜”的设计图交给了他,叮咛他一定要涂上褐色,因为褐色属“木”。

虽然这“黄”乍看之下有点像人体太过燥热所排出来的尿液,可是我还是选择“她”作为客厅两道墙壁的颜色。因为黄色属“土”。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哪一个才是属于我真正的“用神”?是“土”还是“木”?我的八字算得我有点混淆,这事有待高手指点。

水果酵素


我跟足报上刊登的程序来制作水果酵素,后来发现制作过程并不能尽善尽美,只好自由发挥。我想只要基本秩序对了,那么水果的数量,还有冰糖的多寡就随我开心置放。第一批苹果酵素和第二批奇异果酵素在没有发霉,成功发酵的情形下,被我早上两茶匙,偶尔晚上两茶匙给吞完了。龙珠果酵素在这两天内就可以收成,我把仅存的奇异果酵素带来办公室,也叫女同事吞吞看,意在炫耀。女同事M说我是她认识的男生中最特别的一个,我听了心花怒放。我想不是我特别环保,或者特别注重健康,是因为我是一个基佬。^^

Wednesday, July 22, 2009

绿色


“绿”是粤语“禄”的谐音,所以他说厨房有点绿色是好的,意味着以后有得“吃”,不会挨饿。阿蒙的话说动了我,反正绿色有可能是我的“用神”。于是我想在未来的厨房涂上大片的绿。

Saturday, July 18, 2009

吃闷亏

高级公寓除外,槟岛这里,一旦公寓、组屋竣工,电梯口一定会摆上一张据说是“地头蛇”的写字台,即使廉价组屋也不例外。

这些有“背景”的地头蛇承包商包办各大小工程,价钱比外头要贵上四五成或更高。如果居民不想雇用这些地头蛇,而到外头寻找价钱较公道的承包商,那么这些要钱的地头承包商就会限定居民一定得跟他们购买建筑材料,比如沙石、洋灰,价钱想当然而;又或则他们另外征收所谓的垃圾费,这垃圾费征收法没有一定准则,当看居民装修项目。装修的项目多,垃圾费就给多;装修项目少,垃圾费就给少。总之,地头蛇稳赚,居民亏本就是了。

居民也不是没向有关发展商投诉,发展商都说束手无策了,居民该怎么办?向政府部门投诉吗?哪一个政府部门?这地头蛇承包商的问题,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怎么就没人起哄声讨这群蛇?这是槟岛的一个传统吗?怎么隔了一片海的北海威省就没有这回事?

这些要钱的,以为别人赚钱容易?怎么就踩着人家的头上,为所欲为?如果真有钱,居民还买廉价屋吗?我想如果可以,居民宁愿自己收拾垃圾,能省则省,也不要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送给这些坐着等在电梯口的蛇。唉!我们这班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只有忍气吞声,吃闷亏的份。

Monday, July 13, 2009

做蛋糕

塞车很可怕,所以上车前小便就变成一件很重要的事。可怜的是,有时侯,仅小便一次,并不能排出所有的尿,上了车才知道自己的膀胱还有些容量。可悲的是,半途急尿找不到厕所,于是,以最快的速度驾驶,避免膀胱爆炸的场面发生。我觉得更惨的是,明明厕所就在面前,却去不到里面缴械,急尿飙冷汗真的会发生。

这事发生在青草巷的砚壳油站,时间是星期五傍晚七点。

我在四人队伍里面,厕所只有一个。四对一这样的情形就发生了。我们等了很久很久,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厕所里头的那人似乎一心一意地做蛋糕,把时间忘了,迟迟不准备出来。前面三人(当然还有我),等得非常不耐烦。于是他们三人就上前拍打厕门,只听见厕所铁门传来“咚”“咚”声,里边一丁点声音也没有回应。他们没有放弃,每隔几分钟再敲打一遍。

然后有人陆续离开不等了。

不离不弃,我守着厕门,不断催眠我的膀胱是好料的,可以再多等一会儿,我相信守得云开见月明这句话。^^直到二十分钟后,做蛋糕高手终于露面出来了。

其实这事也没有什么好记下来的,只是觉得自己受了一点委屈。。因为做蛋糕高手出来之后,向我所投射过来的眼光,就是怪我打扰了他做蛋糕的兴致。可是事实不是他想像那样,敲打厕门的不是我。我觉得自己莫名其妙承受了一个陌生人对另外三人的怨怼。

Saturday, July 11, 2009

雨季来了?

同样是早上八点多,几场雨以后,天空一片刷新。情感上,我认为是雨季来了。除了风湿,把心情好坏归咎于天气情况,有时是可以接受,但更多时候是“无中生有的造作”。我的好心情不是“无中生有的造作”,我想。。。有一半是因为雨季来了,另一半是因为弟弟的喜事近了。^^

Thursday, July 09, 2009

烟霾

前晚。。。暂且不去想槟岛其他的低洼地区,大雨一来,我就爽了。即使阿蒙没在身边揽着我睡,我也是一觉睡到天亮。大雨过后,烟霾卷土重来。早上八点多了,四周还有更深露重的意思。

Wednesday, July 08, 2009

乌鸦attack

女同事M真倒霉,她在不到15分钟内,被乌鸦attack三次。据她说。。。第一次,乌鸦只是“试探性”地在头上飞掠而过;第二次,乌鸦变本加厉,飞得更靠近头,就连脸颊都可以感受到一阵风扫过;第三次,乌鸦疯了,竟然胆敢用爪抓乱她头发。

听后,我毛骨悚然,这好像电影恐怖片的情节,赶紧叫她打电话回去问她妈妈。

第二天,我远远站在一边观察。原来乌鸦们不是对朋友情有独钟,是那棵树上有鸦巢,朋友误闯了乌鸦领土;乌鸦们只是保护儿女心切。

不过,乌鸦有时还真的不是开玩笑的。
地点:Bayan Baru, Penang
时间: 早上八点

Monday, July 06, 2009

Macho

一直以来,我以为macho这个字指的是那些外表豪放魁梧、潇洒不羁、虬髯、肌肉型的男人。他们鹤立鸡群,有领袖风范,最好还可以千杯不醉。我想像着一个画面。。。男生在大口大口喝酒后,不小心溢出嘴巴的酒一路流到他毛茸茸的胸膛上,那样喝酒法的男生才配得上macho这个字。

后来我才明白其实自己误会macho这个字了。Macho不当只是肤浅地尽往外表上扣,macho还强调一些内在的优质,比如男子气概,果断、坚强、刚毅、责任感、拥有一人做事一人担的气魄,愿意承担后果等等。换作从前,macho的男人还得兼具保家卫国的能力和忧国忧民的情怀,比如萧峰、郭靖。

所以当杀人鲸送来一则sms说我海龟“最近”变得macho了。。。着实让我吓了一大跳。他不可能指我的体型吧?可是我的气质。。。那根本不需要强调的。^^
照片来源已无从考察。

Sunday, July 05, 2009

天空 ③

以为一场大雨后,烟霾终可以告一段落。哪里知道这几天,烟雾变本加厉。即使报章没有刊登确实数据,我们也知道这空气污染已经进阶到非常不健康的指数了。

地点:Bayan Baru, Penang.
地点:Bayan Baru, Penang.
地点:Bayan Baru, Penang.
地点:Teluk Bahang, Penang.
地点:Lebuh Pantai, Penang.
地点:Bayan Baru, Penang.
地点:Bayan Baru, Penang.

Friday, July 03, 2009

鸽子

龙应台在《目送》里“批判”过鸽子,她的意思大概是说。。。鸽子是一群披着和平使者外衣的飞天老鼠。

我想他们纯洁形象的历史太悠久了,悠久到让我觉得如果一个城市广场没有鸽子屎和掉落一地羽毛的点缀,那么这座广场可以说毫无人文生气。
地点:Pengkalan Weld, Penang

Thursday, July 02, 2009

马来女同事

这马来女同事跟我们混熟后,说话也不怎么拘谨了。男同事跟她斗嘴,她奉陪到底;对那些“有备而来”的荤笑话她有自然免疫的超能力,男同事通常都是不战而败的。这样其实很好玩,办公室在冷空气的孵育下,还有一点点笑气暖一下身体。
我问她今年贵庚。
她说二十五。
我说这年龄对还未嫁出去的马来女孩算不算是迟婚了?
她大笑说那可不一定。
比较让我大吃一惊的是她说的这一句:semua lelaki tidak boleh dipercayai。

她告诉我,她单身。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女孩,怎能斩钉截铁、嗤之以鼻地说男人不是好东西,男人是不可信的?

我想她只是听多了周遭的负面资讯,耳濡目染之下,照本宣科,先把男人给定罪了。如果男生是爬“虫”类,女生充其量也只是哺“乳”类,都是动物,女人也没差啊!

我担心温柔体贴的她太早下定论了,希望有一天她可以嫁得出去。
地点:Pengkalan Weld, Pen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