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9, 2009

登高眺望

如果可以引用一些修辞手法,把这些照片化为感叹号,比如说把自己想成一颗尘埃,然后再开拓一些宇宙观,我想自我感觉一定很不错。

槟城国际机场的部分跑道
新港的方向(Sungai Ara)
湖内的方向(Relau)
武吉占姆山的方向(Bukit Jambul)

Friday, April 24, 2009

我想我家也会有猫

这流浪猫欲迎还距,老爱吊我胃口。靠近她时,她快速躲到一旁;不理她时,她就靠过来了。很贱,像我。


我用Photoshop把这两张在巴士上拍下来的照片修饰几下,自认为可以见人了,便问女同事这座位于云顶高原,蓬莱仙境的高塔叫什么名字。她先说不知,然后补充了一些叫我毛骨悚然的故事。云顶高原那里的旅馆本来就有很多“故事”。

Monday, April 20, 2009

塑胶花

照片是马六甲红屋前的三轮车,车夫用他们的创意,把他们的“饭碗”打扮得美轮美奂,叫人看了赏心悦目。相比之下,槟城的三轮车就比较逊色。其实用塑胶花点缀三轮车真不赖,不但可以美化市容,还可以省钱。我在想时速不到10km/h的三轮车是跟不上潮流的。要是被淘汰,灰白一片的乔治市古城区,不见一点花影浮动,也不像话。

Monday, April 13, 2009

教人回想到从前的树


地点:发林(Farlim)

现在,岛上风吹的是黄花,风铃木的粉红季节过去了。落英纷飞时,是黄花点点的。看到这些开着小黄花的树木,他说像极念小学时的校园。小学?那有廿几年的岁差。

有意无意的,总有些情景教人回想起小时候的某一时段。经他这么一说,我的回忆也有一些校园里,教人难以忘怀的树。直到现在,我没忘记makmal (实验室)后面那棵开着淡黄色小花、而花瓣有点像蝴蝶的树,以及男厕所前面那一整排站得笔直,看似已经活了几百年的相思树。

后来我才知道开着黄花的这些树不仅于发林。

Sunday, April 12, 2009

睡觉


这猫一点都不怕生,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在人来人往的电梯里睡觉了,而这个破烂不堪的电梯就是我家组屋的。

睡前浓浓的白咖啡不会影响我的睡眠。可能睡前有暖暖热热咖啡的滋润,才能让睡醒之后记不得昨夜的梦。

Tuesday, April 07, 2009

生活照

非常羡慕那些拍得一手好照的人。往往他们都会把照片贴上他们的网志,再配以几段具启发性,又有一点哲学意味的优美文字,这些被赋予文字的照片即刻变得有看头。

吉胆岛渔人码头的暮色。
云顶高原下山回途中。
马六甲的小猫。他不看镜头,因为当时他要捕捉比他还大只的乌鸦。
上一次去的Pantai Keracut。
吉胆岛上的寺庙。
地点是云顶高原的outdoor theme park。明眼人都知道我要拍的是那女孩的爸爸。

Friday, April 03, 2009

吉胆狗


遇见前建筑工地的工地狗,整群里边只有两只是我打从他们孩提时代就已经认识的,算算也有六年了。我宁愿他们的记忆是好的,也不要他们对人类太友善、毫无顾忌,一见陌生人示好,就趋前摇尾想跟人类玩游戏。

吉胆岛上的流浪狗也很多,他们都到人行木桥底下去找吃的,所以那里流浪狗的共同点是都有两双沾满烂泥的脚。小小吉胆岛也实行捕捉流浪狗运动,当局奖励那些勇于面对野狗,并擒拿归笼的人士。当地的导游说,抓到大狗一只可得马币八块钱,先不管岛民用何种方法捕捉流浪狗,可是据说这些被捉来的野狗将放逐到荒岛上。除了红树林,我不知道那些荒岛还有什么?除非流浪狗懂得捕捉螃蟹飞鸟鱼,要不然他们得还真的在荒岛上自生自灭,或者自相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