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9, 2009

天空 ①

对这片土地有感情,所以岛上的这片天空也就顺理成章地喜爱了。

从吉胆岛回到槟岛后的第一个早晨。晨曦中有飞机。
这是早上六点半左右,我看她真像黄昏。
黄昏时的槟威大桥。
早晨中的木寇山。

Friday, March 13, 2009

“王文华”

上载这张在Pulau Ketam拍摄的夕阳照片是有原因的。^^

这里读到马来亚共产党的消息。
“继2005年入禀高等法院要求回国定居之后,马来亚共产党(马共)陈平及其他党员再入禀吉隆坡高等法院,要法院宣布马来西亚政府、马来亚共产党及泰国政府在1989年签署的《合艾和平协议》是一份合法、可执行且对政府有约束力的文件,而法院定于9月30日和10月5日审理此案。”

※※※※※※

是褒是贬,马共在马来西亚发展历史进程上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而他们抗日、抗英殖民统治的奋力斗争也是不容被质疑和抹煞的。然而,已经高龄85岁的马共总书记陈平及一些马共成员仍然为是否能够返回大马家乡定居、养老而努力,奋斗不懈。这一点说到底,政府已经违反1989年所签署的《合艾和平协议》的协议。

其实还没读完这本由星洲日报出版的《青山不老》。可还是忍不住想写一写,尤其在《从战士到平民》这一篇(30页至35页)读到陈平的身世的时候,教我不免大吃一惊。原来马共总书记陈平的原名叫“王文华”,而他的祖籍是福州福清县,虽然他的福州话不灵光,可是“倒是福州莆田话讲的比较流利”(32页)。原因是陈平祖辈住的那几个村庄原属莆田县,却在后来划给了福清县。所以,可以说陈平是莆田人。。。也就是兴化人了。^^

Thursday, March 12, 2009

Pulau Ketam吉胆岛

养鱼场
岛上的小女孩
吉胆岛的夕阳
我想拍的是水纹
吉胆岛一角

我去了“小时候”在课本上读过的Pulau Ketam(吉胆岛/螃蟹岛)。吉胆岛不远,从巴生港口乘船出发需要一小时。沿途可见红树林,还有很多忙着捕鱼的鹰。岛的面积不大,80%岛民是华裔,其余是公务员和外劳。岛民的房子都是高脚屋,或建在海边,或建在沼泽烂泥上,只要涨潮,海水就淹到房子下。房子四周可见许多小动物推起来的烂泥丘,除了螃蟹,还有超大只的弹涂鱼和balitung。岛上没有柏油路,只有架高的木桥人行道,可供脚踏车和行人通行。岛上最主要的交通工具是脚踏车,坐在脚踏车后座的女人让我想到河内的越南妇女。

预知这一趟远游应该不会有什么惊喜,于是我和阿哲只好期待和那些刚好捕鱼回家的渔夫们有一场不期而遇的邂逅。我一直期望可以看见满载而归的渔夫们带着笑容和一脸的汗水,想象他们待船一靠岸就跳上码头,当着许多人面前,“拉掉”上衣,展示他们古铜色的肌肉,然后潇洒地喝了一瓶水,再跳回船上,马上搬运一箩箩的收获。当然。。。除了古铜色的肌肉,最好渔夫们的手臂上还有明显暴突的青筋。

第二天清早,在雨水霏霏中,我们终于等到了“满载而归”的渔夫们。结果当然是我们想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