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5, 2009

Interracial

照片中的黑人猛男高大粗壮,其他身体部位可想而知了。性致一来,春色无边网站中的分类目录里,“interracial”,“black”,“ebony”等字眼都会是我的首选;要是春宫片,我一定喜欢观赏黑蛇大战金丝猫。我想那是我对黑色鸟儿一份“难以说明”的迷思,虽然我知道尺寸不能代表一切,不能和性能力、坚硬度、持久力划上等号。

在马来西亚。。。我不知道异族通婚是不是真能促进两个种族间的和谐关系,进而社会和平安宁,国家繁荣进步。老实说,我实在不明白怎么会有华裔女生非得挑选异族男生当作恋爱结婚的对象?硬是要说“爱情跨越种族”也可以,只是我会比较认同印度男生多过马来男生。原因我想是华裔女生不必因为接受马来男生就得放弃本身的宗教信仰和传统文化。我国这种一旦伴侣是穆斯林,另一半就必须也是穆斯林的政策,实在很特别啊!至于男男关系或者女女关系,个人认为基本上还是“爱情至上”,种族不是问题。^^

弟弟有个来自泰南的泰国女友,交往年多,两小口以马来话沟通。那泰国女孩个子娇小,皮肤黝黑,胜在笑容甜美,前凸后翘,玲珑有致。。。反正我见了她也蛮喜欢的。只是妈妈一度烦恼之极,说她担心将来的孙子孙女跟了他们的母亲,没有华人该有的脸谱。我大笑。哪有这回事?曾有过一面之缘的泰裔朋友,他不但华语说得标准,而且华文造诣之高教我十分惭愧。如果他不说自己是泰裔,别人肯定以为他是华人。于是我不断地开导我娘,老实说我也蛮期待华泰混血儿的侄子侄女。

昨晚弟弟说他要结婚了,婚礼将在明年筹办。听后我五味杂陈,新娘不是那个泰国女孩,而是家乡的另一个女生。


※※猛男照片来自这里

Monday, February 09, 2009

赶路

公园入口处充满鱼腥味的码头

印象中,从来没有灌满水的双性湖
自从这个沿海森林公园被划分为“槟城国家公园”后,沿途树上吊了许多树木种类的告示牌,我想告示牌对于真正想做生态旅游的游客比较有意义,而树木的外观,除了比较显著的颜色和树干纹理的差别,我想那不就是树而已吗?这对生长于赤道的我们实在太熟悉了。于是我们都在“埋头赶路”,途中除了树还是树,要不然就是干涸小河变成的小水沟,当然还有数之不尽的阶梯。我想这样的“赶路法”也对,沿途千篇一律的热带雨林树木还是留给不曾享受过的游客,我们这一行人决定把惊叹留给keracut海边。所以,这一趟目的地比较重要,过分享受沿途风光被视为趁机喘气歇息,是懒惰人平时不勤加锻练身体的最好证明。^^所以我们“不一会儿”就到达海边,然后躺在沙滩上听海。

Friday, February 06, 2009

作息





年初九天公诞是福建人的大日子。近十年的槟岛生活,这还是第一次在全槟岛最happening的海墘街姓氏桥见识福建人庆祝初九天公诞。可是再怎么惭愧,也比不上土生土长却从来不曾参与其盛的同事们。^^舞狮舞龙烟火是少不了的,林首长还通过扩音器以福建话说要努力把姓周桥变成“世界第一等”。这“意气风发”的话明显是想捧姓氏桥这一代居民的LP,好不好先宣传乔治市让更多人知道她的存在?有人来了,自然就去姓氏桥。

Wednesday, February 04, 2009

街头庙会 ②

难得免费入门的“龙山堂邱公司”
游客们正在观赏“龙山堂邱公司”对面戏台上的舞狮表演
本来就是免费入门的“谢氏福侯公公司”
“龙山堂邱公司”一角还有隐约可见的保护网

街头庙会,人头攒动。杀人鲸果然出众,他的同事们和街道上的人群像是免费为他做了背景,焦点是他。

指着杀人鲸的背影对他说:那就是我从前朝思暮想的对象

作息



Masjid Kapitan Keling的宣礼塔
阿贵街(Lebuh Ah Quee)
阿贵街(Lebuh Ah Quee)

乔治市的战前旧屋和古建筑群在灯笼微微红光的照耀下,很有马六甲“鸡场街”的味道,有一种“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的诗意,就是喜气洋洋的。^^如果可以,街头庙会结束后,这些美丽的灯笼就留着吧,让乔治市老街在入夜后可以更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