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8, 2009

“Boys, Boys, Boys”

初三。

我对“熊族一号”这个video众多口水歌中的那段(即1:58~2:25)感到熟悉,于是以“boys”和“summertime love”这两个关键字找到了这首“儿时”听过的歌。

“儿时”在这里指的是小学六年级,我和班上几个同学正筹备小六毕业典礼的节目。编排舞蹈的副班长是个长发女生,她的头发黑而密,休息时分玩跳绳,我记得她那头汗湿的长发总会黏着额头和脸颊。当时还没发育,她高出我许多,不过我很喜欢她,老是跟着她身旁,幻想有一天和她结婚。几年前听老同学说那女生已经嫁为人妇,我听了一点感觉也没有。Sabrina这首“Boys”就是在她带来的卡带里听到的,当时不知道那把女声在唱些什么,只听得懂她一直重复着“boys,boys,boys”。原来我这么喜欢pop dance也不是无迹可寻的。^^

这首歌在1987年发行,是Sabrina 的“Boys”。只是碰碰运气,想不到Youtube也有Sabrina这首歌的video。歌的旋律一听就教人心情开朗,她的video更是赏心悦目。看Sabrina在水里又是微笑又是唱歌,两只手可没有闲着。她一直托高乳罩,乳晕若隐若现,可又让人瞧见乳头。我看她的那对豪乳应该不是什么矽胶块塞满的,想来很柔软弹手,非常适合乳交,不会夹毙直佬的小鸟。

Tuesday, January 27, 2009

熊族一号

不知道Bear Force 1这个组合有没有在西方刮起“熊风”。他们的样子看起来很业余,歌艺平平,舞技还好,幸亏舞曲还是可以教同志引起共鸣的。年初一和年初二如往常一样早醒,很觉得对不起自己。除了除夕夜,爆竹声已经绝迹。天气很热,敲锣打鼓的声音此起彼落,舞狮队像是一家接一家地去报吉扛狮头。我在这儿看到四个熊男-----Bear Force1 载歌载舞、可爱十足的视频;再看看相关链接的video,实在叫人开心大笑,在这闷热的年初二下午教人也想“Bear ~ Force ~ One ~ Hu ~ Ha ~”,然后把自己的腰部向前推两下。^^

我喜欢块头壮壮,毛发多多的男生。可惜槟城这里不常见。我在想哪天可以在舞池里同这些熊族磨蹭,那个画面一定很性感。“呼吁”那些有潜质的熊族应该去健身,除掉肥油,修饰一下肌肉线条,造福基群。。。。。。有肌肉又毛发多多的男人实在教人很湿啊!

Monday, January 26, 2009

初一


本来打算在家听听炮竹声、看看烟花就当做守岁,跟阿骆和他爱人上极乐寺是后来决定的。一路上虽然交通没有很通顺,但也没有想象中塞车。才过午夜,这个时候的极乐寺不是应该人山人海吗?

Monday, January 12, 2009

圣诞礼物

我知道自己本来就很积极乐观,^^可是最近的心情很容易就开心起来,好比当我收到了来自远方迟到好过没到的圣诞礼物。虽然我已经知道包裹中的内容是什么,预料没有惊奇了,可是包裹被拆开来时,还是感觉了那份“真实”。一切本来就很真实。。。网上的留言很真实,留言的诚意很真实,留言者的身份很真实,现在更是“真上加真”,“实上加实”。寄来的礼物和卡片是送礼者的心头所好,送礼者的一番好意,铁铮铮般男子汉如我也欣然接受kitty小猫和陪伴小猫的小兔子,还有陪伴小猫小兔子的小玩意儿。^^当冒牌小晴在海龟的网志做神做鬼瞎嚷嚷,正版小晴的圣诞礼物已经飘洋过海来了。他们正躺在我的桌上,享受着台湾所没有的赤道天气,又热又潮湿的。

Sunday, January 04, 2009

《榴梿国度》

把林悦的新书-----《榴梿国度》在小基友R鼻前翻了一翻,要教他闻闻看新书的味道如何。小基友R不像前任那般鄙视我的这个动作,见他也没有赞扬我的意思,只好告诉他说我喜欢书的味道。后来看到Carrie在电影版的《SATC》也有这个闻书的习惯,不知SATC忠实影迷的前任看到这幕有何感想。

告诉小基友R说,这《榴梿国度》给我一种新居入伙的感觉,这书有一种油漆的气味。

吃着金湾food court淡而无味的云吞面,小基友R翻了翻就指着说书里的照片很有“味道”,起初还以为他认同我闻书香的行为,原来他说的是作者拍摄的旅途艺术照。回家。先读了“东方之珠”这一篇,讲的就是我现在居住的岛屿。那是“外人”笔下的槟城,不是我所认识的槟城;而我所认识的槟城当然也不会是土生土长的岛民所认识的槟城。如果不是这“外人”,我想大多数槟城子民也像我一样,不知道除了孙中山以外,郁达夫和徐悲鸿都曾出入过槟城。

230页有一张作者在高处拍摄的鸟瞰图,她在照片下写着“甲必丹吉宁回教堂宣礼塔,在一片古旧的矮房中鹤立鸡群”。可我看了许久,那宣礼塔哪像是Masjid Kapitan Keling的?那明明是属于Masjid Melayu Lebuh Acheh(1808)的。想是林悦搞错了。

阅毕“东方之珠”这一篇,从中掉落几页(这书的装订实在烂)。

林悦在后记说:“马来西亚华人,祝你们有一天能踏实下来。”实在有点迷惑,马来西亚都已经独立51年了,怎么我们马来西亚华人还怀疑自己在这片国土的定位?我们怎么会在自己的故乡不感觉安心?我们干嘛还被当成寄居者?

Friday, January 02, 2009

纯真

《射雕英雄传》的第十二回-----“千钧巨岩”篇章有一段郭靖黄蓉两小无猜,天真浪漫的对话。当时北丐洪七中了蛇毒,他们流落荒岛,荒岛上还有西毒欧阳峰和他侄子欧阳克;北丐洪七危在旦夕,以为自己终于熬不过去,就把丐帮帮主之位传给黄蓉,并传授她打狗棒法。可黄蓉心里打的却是另一个主意,她希望郭靖可以当丐帮帮主,然后学会打狗棒法。

于是(黄蓉)笑道:“你不当就不当。只可惜这路打狗棒法你便学不到了。”

郭靖道:“你会得使,跟我会使还不是一样。”

黄蓉听他这句话中深情流露,心下感动,过了一会,说道:“只盼师父身上的伤能好,我再把这帮主的位子传还给他。那时……那时……”她本想说“那时我和你结成了夫妻”,但这句话终究说不出口,转口问道:“靖哥哥,怎样才会生孩子,你知道么?”

郭靖道:“我知道。”

黄蓉道:“你倒说说看。”

郭靖道:“人家结成夫妻,那就生孩子。”

黄蓉道:“这个我也知道。为甚么结了夫妻就生孩子?”

郭靖道:“那我可不知道啦,蓉儿,你说给我听。”

黄蓉道:“我也说不上。我问过爹爹,他说孩子是从臂窝里钻出来的。”

回想从前,海龟十四岁就知晓男女之事,有关男女生孩子的知识难不倒我、廿二岁终于弄明白男男怎么做爱。比起古代人郭靖黄蓉,我开窍实在嫌太早。不懂男女之事的一代大侠郭靖黄蓉也难怪他们十几年才在桃花岛生出一个郭芙那个女王八,待要等到了襄阳城才生出一对龙凤胎-----郭襄和郭破虏。

浸淫社会的日子越久,那种纯洁、天真的想法已经改头换面。我接受爱情有时经不起时间的考验;我接受“一见钟情”很大可能是自己horny太久;我接受“外头的世界”没有一个所谓等待我的王子;我接受相见过的老男人们总是和电影中成熟的Hugh Jackman,Harison Ford有一段很大的距离;我接受相见过的小男孩们没有想象中幼稚而且都有一根美丽傲然的屌。。。等等。

2009不一样。我为自己的不纯真感到开心,再也不想回去那纯真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