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9, 2008

一桩旧事

小云说,要了解自己的“本质”不妨参考一下那些有“份量”,准确度超高的西方十二星座的分析。我觉得她说的对,就随便翻翻读读。反正里头探讨的都是很片面、很选择性的。

关于天蝎座,我读到了这几个字:“。。。。。。只有在忍无可忍时,天蝎才会真正采取报复行为。可也因其很多时候过于忍辱负重,好比老实人发火,报复也就更显突兀强劲。。。。。。”。我觉得这句不准确,因为我从不害人,没做过什么报复行为。可小云在很多同事面前纠正我的话,完全不给面子地指说-----我有。

其实这件旧事说起来也没什么,只是一个关于爬楼梯的故事。
刚浸入这个大染缸的社会做工,好不好给我遇上了一个海外学成归来的红毛屎。可惜这个红毛屎没教养,喝了洋墨水的嘴可没口德;说基佬的坏话,我可以忍。跟我们说起过去的女朋友(什么国籍都有),他批评也就算了,最受不了的是,说帮她们口交时,指她们的基拜臭。先不管谁对不起谁,总之他这样做就是不对。武侠小说看得多的我,当然仗义执言,维护他旧女友们的尊严。结果换来他和死党的杯葛。海龟当然不怕,虽然那段日子,可以说是工作以来最“黑暗”的。

由于公司的建筑师很挑剔,要求高,我被要求(百般不愿意)带了那个没教养的红毛屎到工地去审视工程进展,顺便看看哪一楼的导雨水管(rain water down pipe )需要用砂砖“包”起来,让公寓的外表更好看。于是我便和他从底楼爬楼梯到最高楼---24楼,再从24楼爬楼梯下来底楼,检查每一个楼层的导雨水管。我不累,因为我认真。^^他累得要死,还喘气、脸色苍白(小云说的)。

从工地回来之后不得了,他投诉说我有电梯不搭,却带他去爬楼梯。我可不这么想,24层高的公寓,要等待23次的电梯吗?哪有这样的道理?我才不要浪费时间。

觉得蛮好笑的。只是如今,根据小云的说法,当时的我的确进行了一场报复行为。只是身为当事人的我竟然不知道当时是在报复人而已。^^

Wednesday, November 12, 2008

如果阿朱不死


觉得喜欢阅读金庸的武侠小说是优点,一有机会的话,从不谦虚地告诉人家我已经把哪一套小说读了几十遍,不会感觉失礼。《天龙八部》算是心头爱之一,从前老是乖巧地把小说从头到尾读一遍;现在比较聪明了,懂得挑选一些比较感人或者教人印象深刻的篇章来阅读。

我在想,阿朱看到萧峰“刺着一个狼头”,又“长葺葺的胸膛”的时候,想的会不会跟我一样:这样的一个胸膛会是冬暖夏凉吗?

不料故事只进行到一半,阿朱就被自己的爱人萧峰错手打死,这可是整个小说最悲怆的一段。萧峰很自责,他挖坟埋爱人,又舍不得为阿朱盖土,明明是生离死别了,却又不愿意接受事实。

如果阿朱不死的话,她应该最后会同萧峰隐居塞外,过着放羊牧马的幸福生活。要真是那样,他俩的爱情就不悲壮了。一段感情要荡气回肠,首先一定得死一个,比如Jack和Rose。阿朱死了,才会教人记住,为她香消玉殒而感到惋惜。

要是《天龙八部》被拍成西洋版的话,最适合饰演萧峰的男星,应该是Hugh Jackman了。^^

Monday, November 10, 2008

没有遗憾

这个星期天过得很普通,只是重复着每个星期天会做的事。早上看场电影-----James Bond为旧爱失眠却死鸭子嘴硬不说;然后到BJC收购“买5送1”的盗版DVD,再去附近的霸级市场“采购”整个星期的柴米油盐。午餐是皇后湾广场的面包,晚餐是酱油煎蛋,江鱼仔清炒小白菜,还有干捞低脂面条,包装上特别强调“不经油炸”的。我以为这个星期天的高潮就是那个被James Bond剋死的油塑美女和电影里那个热情的沙漠了。

一直到。。。午觉醒来。
是一个没有夕阳的傍晚七点钟。
前任情人送来一封简讯-----“Nothing serious. Just wanna tell u that my mom said she sayang xx (她给我取的福建名,阿什么的). That’s all. Sweet to know, right?”。

在接近三十个月的日子以后,原来前任情人的妈妈还记得我,她说她其实很疼我,心里有一股异样的感觉,是带着感激的甜蜜。

Tuesday, November 04, 2008

友情万岁

江鱼仔是炒菜的好佐料,随便抓几尾,放到水龙头下给水冲冲,连同蒜头洋葱,撒到滚油里爆一爆,那道青菜就香喷喷了。活鱼和死鱼都有一对大眼睛,活着死了都要睁开眼,一种叫人吃不下肚的恶心,所以最麻烦的是,我得花上几分钟掰掉鱼尸的头和胸,眼不见为净就好。被丢弃的部分可以送给植物当肥料,非常环保。

后来我发现,市场上原来也有出售无头干净的江鱼仔,只要多花一两块马币就好,我把这重大的发现告诉杀人鲸。他从来就对我的节省有意见,于是借题发挥,说该省的省,该花的花,笑眯眯地把我教训一顿。当然,他的话只是一阵风,在我耳边掠过。我知道我们目前的关系很道德,永远不可能超友谊,我喜欢这份自然。

星期一晚上,人本来就懒散。酝酿睡意前,他在网上跟我道歉,说他终于了解被人拒绝的感受。没有很戏剧,结果变成我的睡意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