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2, 2008

如果阿朱不死


觉得喜欢阅读金庸的武侠小说是优点,一有机会的话,从不谦虚地告诉人家我已经把哪一套小说读了几十遍,不会感觉失礼。《天龙八部》算是心头爱之一,从前老是乖巧地把小说从头到尾读一遍;现在比较聪明了,懂得挑选一些比较感人或者教人印象深刻的篇章来阅读。

我在想,阿朱看到萧峰“刺着一个狼头”,又“长葺葺的胸膛”的时候,想的会不会跟我一样:这样的一个胸膛会是冬暖夏凉吗?

不料故事只进行到一半,阿朱就被自己的爱人萧峰错手打死,这可是整个小说最悲怆的一段。萧峰很自责,他挖坟埋爱人,又舍不得为阿朱盖土,明明是生离死别了,却又不愿意接受事实。

如果阿朱不死的话,她应该最后会同萧峰隐居塞外,过着放羊牧马的幸福生活。要真是那样,他俩的爱情就不悲壮了。一段感情要荡气回肠,首先一定得死一个,比如Jack和Rose。阿朱死了,才会教人记住,为她香消玉殒而感到惋惜。

要是《天龙八部》被拍成西洋版的话,最适合饰演萧峰的男星,应该是Hugh Jackman了。^^

Tuesday, November 04, 2008

作息

江鱼仔是炒菜的好佐料,随便抓几尾,放到水龙头下给水冲冲,连同蒜头洋葱,撒到滚油里爆一爆,那道青菜就香喷喷了。活鱼和死鱼都有一对大眼睛,活着死了都要睁开眼,一种叫人吃不下肚的恶心,所以最麻烦的是,得花上几分钟掰掉鱼尸的头和胸,眼不见为净就好。

后来发现,市场上原来也有出售无头干净的江鱼仔,只要多花一两块马币就好,把这重大的发现告诉杀人鲸。他从来对我的节省有意见,于是借题发挥,笑眯眯地把我教训一顿。当然,他的话只是一阵风,在耳边掠过。目前我和他的关系很道德,永远不可能超友谊,喜欢这份自然。

星期一夜晚,人本就懒散。酝酿睡意前,他突然网上跟我道歉,说终于了解被人拒绝的感受。没有很戏剧,结果我的睡意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