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04, 2008

作息

江鱼仔是炒菜的好佐料,随便抓几尾,放到水龙头下给水冲冲,连同蒜头洋葱,撒到滚油里爆一爆,那道青菜就香喷喷了。活鱼和死鱼都有一对大眼睛,活着死了都要睁开眼,一种叫人吃不下肚的恶心,所以最麻烦的是,得花上几分钟掰掉鱼尸的头和胸,眼不见为净就好。

后来发现,市场上原来也有出售无头干净的江鱼仔,只要多花一两块马币就好,把这重大的发现告诉杀人鲸。他从来对我的节省有意见,于是借题发挥,笑眯眯地把我教训一顿。当然,他的话只是一阵风,在耳边掠过。目前我和他的关系很道德,永远不可能超友谊,喜欢这份自然。

星期一夜晚,人本就懒散。酝酿睡意前,他突然网上跟我道歉,说终于了解被人拒绝的感受。没有很戏剧,结果我的睡意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