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05, 2008

作息

器满则倾。焖久了,蝌蚪们自会寻找出路去流浪,我期待他们待我睡觉时自我放逐,我喜欢那种久久一次的“流放”,感觉实在太棒了。于是蝌蚪被计划地收集超过一个星期了,时间要从我去KL那天开始算起。

继上次金马仑高原的怪梦,昨晚又梦见了这个十几年没见面的老同学。地点家乡的学校,我和他都穿着校服-----白衣和深绿色的长裤。我们踩着上台阶,正聊些什么(忘了),然后他亲吻了我的“后腰”一下(为什么是后腰?)。吃了一惊,开心地醒了过来。一个没有结局的梦,起床后,想象着他。。。。。。解放了蝌蚪,让他们都游向马桶深处。

上班。九点零八分。收到了这位老同学的简讯。简讯这样写着:
A new life just arrived early this morning. XX (他内人的闺名)& girl baby both are safe.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I will inform u all by email. Thank you.

Tuesday, September 02, 2008

KL的O记&M记

我在想是不是应该贴几张照片来应“博”,照片来源来自“福来点”这网站。即使有些肌肉男本人和相中人有出入,可我绝对认得他们身上的刺青。也许是镭射灯光效果,在音响轰炸下,刺青像是活的,随着音乐摆动的男人更是性感的。^^

说出来还真的是贻笑四方,连我都感觉自己是不是百分百山芭基?又不是没看过男人肌肉,可是在舞池里,近距离被波涛汹涌、肌肉群刮起的热浪扫到晕头转向,又有满满的幸福还是头一次。尤其O记,空气热得叫人窒息,我和基友们被肌肉群又挤、又推,像是肌肉海给淹没了。我想当时身著衣服的同志们反而突兀些。总之,在舞池里被肌肉男包围的感觉实在良。无论公的、乸的、兄弟的、姐妹的。。。肌肉眩目,肌肉无罪,肌肉最有趣。。。只要肌肉不长在我的身上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