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30, 2008

Ex.Colleagues

倒数第2天。

我还是忍不住想说说这个工地的人和事。这个工程有背山望海的景色,眼前有无敌海景,身后是一片森林。森林里有很多野生动物。和鼠鹿山猪有一面之缘;与猴子见面的次数最多。这里的野猴越来越刁蛮,欺善怕恶。我那几招吓阻法,越来越不管用。最恐怖的是,他们懂得团结就是力量。一旦哪只受惊吓,其他猴子都会伸出援手,围拢过来一起面对人类。教人啼笑皆非的是,他们懂得对着人类吐舌头,我不信他们知道什么叫“做鬼脸”,可是一只、两只。。。很多只都会,笑死人了。

有时那几只懶巴比较大的公猴会对人做出打呵欠的样子,露出白森森的犬牙。我相信那是他们自以为很吓人的面部表情。于是我也假装打呵欠时,张开的口比他们还大,露出来的牙齿比他们还多,蠕动舌头像红色的一条蛇时,他们也被我的样子吓到,实在好玩。几次以后,他们知道我张嘴的动作没有攻击性,故态复萌,又站在屋顶与人捣蛋。

这个建筑工地有两个女生。安妮是个好女孩,绝对贤妻良母型,节省起来像吝啬,一有空就抄写《般若波罗密多心经》,背诵“心经”像唱歌,完全不知道她在念什么。印度娘不受大家欢迎,是出了名的是非精。可是,她却对我好,常常观察我煮什么午餐,然后还会传授几招厨艺。所以当全部人都说她的不是时,我只能保持沉默,不能参与“讨伐”。工地阴盛阳衰,女生非常吃香。只要安妮和印度娘经过某处,哪怕她们把自己包得像粽子般,建筑工地的工头、头手、司机、外劳们等等男性(只要不是男同志)没有一个不用他们的眼睛狠狠犯罪一番。安妮和印度娘起初害怕,后来也习惯他们的注视,所以她们对我好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我的眼神不带侵略性,完全不吃她们的豆腐,也不说黄色笑话让她们害臊。

工地的男同事们,各个粗枝大叶,说起话来先以三字经问候对方。可是他们大而化之,做起事来比女人还要仔细。最教我感到自豪的是,他们的team work精神。平时不怎么样,可是疾风知劲草,一旦面对“外敌”,比如那些懒惰不做事的consultant,或者无理取闹的council,他们仿佛变成同一个娘生的,站在同一阵线,一个鼻孔出气。这实在很不容易,也许只有这种环境下讨生活的人,才可见到他们的真性情。虽然他们很老粗,可是有谁想得到工地的第二把交椅因为喜爱阅读,竟然舍得花年费RM400当USM图书馆的会员?有谁会猜到工地的第三把交椅竟然会唱胡杨林的《香水有毒》?

好话说了很多。说真的,我还真的很期待明天的到来,回家前,随便收拾一下私人物品,想像一下明天,好哇!挥一挥衣袖,只带走墙上那两张王菲的照片。这连月突然加重的工作量,我没有被榨取耗尽的感觉,一点都不埋怨他们的“无情”,而且欣然接受,实在受不了自己的好脾气。^^嘿嘿!都不要紧,反正就是越压抑越放肆,工作越多就教我越懂得把握时机尽情上网。

不知道厕所里的那只蛹是不是死在茧里了?我不信他恰好明天就可以破茧而出。直到今天,我还看见不少赶不上季节的毛虫还在地上爬,他们都被路过的同事踩到头破血流,死在洋灰上。

明天是最后一天,。明天还是同事,过了明天就是“前同事”了。槟城小。只要还在这小岛上,我们还是会再见面的。

Monday, July 28, 2008

假名

倒数第4天。

上次很生气事件以后,海龟尽可能不帮安妮接听电话。这期间,我们又接到不下二十通夺命追债call,全指向同事H的。如果遇到语气比较友善的还可以“交流”一下,四两拨千金,连说谎都不太难。若是遇到语气粗鲁的,不管是男是女,我FUCK声连连,不会再给他们面子。过后,我都会同安妮分享一下心得,彼此学习,实在笑话连篇。

这些追债者也会进化的,很好笑。他们知道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还很懂得人们爱占小便宜的心态。于是,他们换了另一个说法,说同事H中奖了,想要寄上voucher,急着要联络他,硬是要他的手提电话。可惜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们用的“桥”也够烂,我们就直接问他们是哪一个银行call来的,然后还假惺惺地同情他们追不到钱的处境。哈哈。。。非常好玩。

因为有了心理准备,我们替自己取了个假名字,为的是哪天不小心激怒电话另一头的追债者,他们也无从下手追究谁是谁。所以每当他们问起我是谁时,我总是很有礼貌地报上假名-----Jacky,Thomas,Peter。。。。。。应有尽有。我实在很聪明啊!

Thursday, July 24, 2008

他让我想起当年

倒数第8天。

看《Blood Diamond》时发现他已经不一样了,普洱茶般的男人,越存越香、越久越值钱。如果男人越老越有魅力的话,他就是其中一个。今早在这里看到他的照片,教人想到张清芳那首《出嫁》里的一句歌词:
。。。。。。
昨天的潇洒少年郎今天要变成大人样
掩不住眼角的微笑全都是期待和幻想
。。。。。。


我觉得那些超过三十岁的人应该是真正的“大人”了。大人当然还是可以充满期待和幻想,可是,三十岁以后还表现一派天真的样子,我会觉得他们靠不住,没担当。不是不可以天真,但要老成。可别把赤子之心当天真就好,当然这些都是废话。

Leonardo Dicaprio让我想起《Titanic》。《Titanic》距离现在已经十一年了,好久远啊!我想一个人看电影的乐趣是那时候培养的。第一次独自去看电影是杨紫琼的《明日帝国》,然后就是《Titanic》,再来还是《Titanic》,后来。。。就是一发不可收拾,母亲给的零用钱都拿去换戏票。一个人看电影的乐趣,真是很难言传的。 :)

当时中六,读书有压力。于是,看电影舒缓了苦闷。

记得有一次,才下巴士,我赶紧跑回家,快手快脚吞饭,前后不到廿分钟,又搭同一辆巴士回到市区。当时巴士票价是五毛钱,我把硬币塞给售票的伊班老姨。我还记得那伊班老姨的样子,她脸上有一颗很大的痣,当时她看我的眼神很奇怪,似笑非笑,以为她也知道我书不读赶去看电影。巴士开跑很久后,我看到窗镜的倒影才了解怎么一回事,原来我的脸颊上粘了一颗饭粒。期待他和Kate Winslet的《Revolutionary Road》。

Monday, July 21, 2008

Someone

倒数第11天。

Facebook拥有太多有的没的application,没意义的可以直接ignore掉。只有“Addicted to Sex & The City”和“Addicted to Desperate Housewives”比较有趣,可以在吃饱没事干的时候按来玩玩,看看有没有让人会心微笑的quote。《Desperate Housewives》里的Mary Alice Young是一个出场就已经自杀死亡的家庭主妇,然而,她的鬼魂总在每一集播出前和结尾时说一些引人省思或者让人感觉温馨的话。下面这句quote是她说的,想不起是哪一个篇章的结语,想深一些就教人有点“不能自己”。我找不到someone,现在能做的难道只是期盼someone找到我吗?

We are all searching for someone. That special person who will provide us what's missing in our lives. Someone who can offer companionship or assistance or security. And sometimes if we search very hard, we can find someone who provides us with all three. Yes, we are all searching for someone. And if we can't find them, we can only pray they find us.

当我以为天真幼稚的日子已经离我远去时,总有些事提醒我―――真正的缘分不只是传说或者电影中才有。

Friday, July 18, 2008

不一样的话怎样

倒数第14天。

我跟安妮说我要与众不同,用芋头切片来蒸鱼吃,顺便把米粉也一起蒸了省煤气,这样芋头和米粉有鱼汁的鲜味,虽然这只是一个灵感,想想就叫人流口水。想不到安妮的反应很大,说什么没有人用芋头蒸鱼等等废话。如果我听从她话就是傻瓜,我只是想试试不同食材的配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只要食材性质不互克而又吃不死人的话,那么。。。如果效果惊天动地,我又可以再安妮面前炫耀。

终于等到新东家口头上的承诺,于是敢敢在这个通货膨胀、经济萧条的时期丢辞职信。从前不明白为何同事们要对离职和未来哪个新东家一事保持高度机密。我要跟从前离职的同事不一样,看看后果怎么样。于是,对于离职和自己的新东家,我是毫无保留、光明正大、敲锣打鼓地让所有人知道。然后,终于明白从前的同事干嘛对新东家一直保持神秘的原因了。因为自从毫无保留、光明正大、敲锣打鼓地让所有人知道后,我听到有关新东家的讯息几乎98%是负面的,剩下的2%是模棱两可,摸不着边际的感叹语。比如,新东家曾有八个月迟迟不发委任信给其新员工的纪录。可怎么不必三个月的试用期,甚至还没开工,新东家已经“确认”我了?哈哈。。。我把这事拿来跟安妮炫耀。

第一份工作,一投入就是六年。女同学说:真有那么忠心咩~?“咩”这字在她的简讯里看来好像她把我当成狗一样,我看了那简讯很不爽。“六”年生死两茫茫,不想离开,是时候未到。无论如何,现在开始,我在这山卡拉工地,为我这份“不思量,自难忘”的工作启动倒数活动。

目前看来我还得在槟城待上一阵子,希望不是一辈子。关于那道勇气可嘉的芋头鱼汁米粉,效果满意。如果番茄,蒜头和豆酱可以少放一点,再把香菇拿走,我会更佩服自己的创意。口合口合。。。

Monday, July 14, 2008

还想再简单一点

倒数第18天。

我和旧同事去走山。那山在Air Itam,我们是从一个挂着“太上老君”牌匾的拱门上山的。山上有几户人家的花园和果园,风景还过得去,近处可见山脚下的民宅和散落一地的公寓,远一点可见槟威大桥。此行终点是一座大伯公庙,再向上爬去就可以到达升旗山。时间是早上七点。女同事说她安定不下来,替一家公司打拼太久就想逃走。这六年,她一跳就换了五家公司,现在想去外国打工。我羡慕她说走就走的魄力和勇气,好象一点顾虑也没有。不管是不是同志,我想男生的负担还是比较重一点。

家乡的母亲不想回来槟城了,说是因为家里那只母猫生了四只小猫,她说她走不开;又说她种了蔬果,实在放心不下。我想,那只是她不想离开家乡的借口。是不是只要把周遭的事弄得复杂一点,攘些责任让自己有所牵挂,生活比较安定吗?我不要哪天突然想去旅行时,因为家里小狗还未断奶,就担心而不能成行,我希望可以说走就走,想去哪就去哪,好潇洒啊!所以。。。我想要简化生活。

目前可以做到的就是减少,或者不饲养那些只能依靠我才能活下去的生命,比如金鱼、乌龟、狗、猫等等。如果可以,我也想把母亲带不上飞机的植物都送给人照顾,可是这几个月来,只成功送出一盆绿树。所以,要减少家里植物的数量,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抛进垃圾桶。我把那些只懂得开花就一无是处的植物丢掉;数量多了反而不利风水的仙人球丢掉。五颜六色的植物实在太没性格,也丢掉。哪天母亲问起,就说送给人家好了。现在开始,重质不重量。绿叶植物留下活口;多肉植物肥嫩嫩的留下;三颗外表壮观的仙人球也留着辟邪。

牺牲一些,成全一些。

现在开始,我要简简单单地过日子,然后也可以说走就走。

Wednesday, July 09, 2008

很有成就感的事

倒数第23天。

昨晚算是做了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也深深了解做母亲的伟大。^^

事情是这样的。。。。。。
为了省钱,我已经很积极地在家里煮食自供自给自饱自爽。虽然煮的菜没有真正被人品尝过,但我知道那些菜的味道很不赖。^^青菜瓜类还好,随便撒上蒜头洋葱江鱼仔已经让菜肴香喷喷了。比较麻烦的是肉食,男人很需要蛋白质。中国基友告诉我说,这里卖的猪肉是灌水的,这些猪死前还得被逼喝下许多水,一定很痛苦,少吃猪肉不会错;而鸡肉根本就是不足月的小鸡,希望鸡肉吃多了不会变得太娘。其他肉类已经不碰了,那么我只好吃鱼。

Batu Ferringhi沿海一带常可见到渔夫的小摊子,简陋的小摊子摆卖新鲜刚捕获的海鲜。最受欢迎的是海水虾―――“青壳”;中型“青壳”一公斤卖RM16,大一点的“青壳”就卖RM35。最常见的海水鱼是kembung鱼,一公斤卖RM5,有时候RM4,有时候RM3。。。卖价得看你和鱼摊老板的熟识度而定,就这样我买了一公斤RM4的kembung鱼。

麻烦的事来了,到底如何杀鱼才算正确?印度娘同事说她通常先用盐水洗一遍,然后刮鱼鳞(原来要刮掉鱼鳞,之前没刮,我连鱼鳞也吃下肚〕,再来就是挖鳃盖,然后挖出鱼内脏,就这样大功告成了。听起来很简单,我问鱼头怎么办?她说她会留下鱼头,因为炸鱼头很香脆很好吃,尤其是鱼脑。鱼有头脑吗?我想我是不留鱼头,也不吃鱼头(除了咖哩鱼头〕,这样吃他们的时候感觉没那么可怕。这情形很像有时在路上,看到那些被撞后逃的动物,一团血肉模糊。只要没见到尸体的头,就认不出他们是什么动物,就不会想太多,便没那么可怕。:)

晚上十点。我把kembung鱼解冻。然后跟着印度娘同事教授的方法如法炮制:洗盐水、刮鳞、挖腮盖、开膛破肚、拉出鱼肚肠、切掉鱼头、清洗余血,再洗干净。。。。。。我不知道杀鱼过程要怎么写才幽默好笑,只知道杀鱼之事一点也不有趣,很keli,而且手法相当残忍(即使他们已经是死鱼〕。唯一好笑的是,蚂蚁们都很兴奋、七上八下地围过来看热闹。

如果杀人鲸看到海龟杀鱼,不知道他有什么反应;只是没办法,除了鸡猪外,鱼是海龟仅存的肉食来源。拿掉鱼头的kembung鱼,变成软绵绵的,鱼腥味充斥整个厨房。现在才了解当初母亲杀鱼的伟大,她从前是怎么忍受这种味道的?一小时内杀完18条kembung鱼对我来说是一项壮举,很有成就感,一定要帖上来炫耀。

如果有个男人愿意替我解剖鱼体,并煮给我吃的话,我一定不介意他身上的鱼腥味,不好吃也说好吃。^^

Tuesday, July 08, 2008

蜕变

倒数第24天。

早上如厕时,看到他在墙上蠕动,很躁动不安。可能是墙上的瓷砖太滑了,他跌了几次死不了。中午去看他时,他已匍匐一角,像是很累的样子,偶尔抬头“看看”四周围,嗅一下厕所里的空气。下午再去看他时,已经开始吐丝。他的头左右上下移动,我想那是他布置新家的招牌动作。直到现在才知道他早上那么坐立不安的原因。。。原来他想有个家。傍晚回家前例行撒一泡尿,顺便去看看他怎么样了。只见他已经开始进入冬眠期,白白一堆网状的丝,把他裹得密密麻麻的,再也见不到他一个半寸的身影,他在里头动也不动了。这里说蝶类化蛹的方式有好多种,有的在泥土表面做一间土窑、有的吐丝自缠、有的缀叶做巢,有的直接暴露在外。。。。。。这是我才知道的事。毛虫在小小的厕所里面等待羽化,他的形态不常见,即使见到了,也不懂那团棉花里头藏着一条等待蜕变的毛虫。这厕所的风水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看到他破茧而出?想象他从“背部”的裂缝中躜出来,摊开翅膀晾干,然后展翅飞翔。。。感觉像当年在雁门关,撕开胸前衣衫、露出毛茸茸胸膛的乔峰变萧峰的情节。那不是也是一场蜕变吗?^^

Monday, July 07, 2008

同事身上的纹身

倒数第25天。

同事B――一个电工技术员,在众多同事面前宽衣解带,说是要让我见识他身上的纹身,还让我摸摸看。确实有点不好意思,竟然他盛意拳拳,我的手指们在众目睽睽之下,怀着朝圣的心去抚摸他身上带有某种神圣意义的纹身。那是两片张牙舞爪、深色的纹身;一片绣在他的背上,是一大堆泰文佛经编织成的图腾;另一片绣在他的二头肌上――那是两条吐信缠绵的蛇,更迷人的当然还有他扑面而来的男人香。。。。。。

同事B用很霸道的语气说,除了他的女人,其他女人一概不准碰触他身上的纹身。我的手指还在他刺青上面游走,却已来不及去问:男同志是否也可以触摸他身上的纹身?相信本人“基气”里的“阳气”很旺盛,不会让他身上的图腾失去任何辟邪作用。

我欣赏纹身男人身上所流露出来的阳刚魅力。可是,要在海龟身上刻字开刀,烙上一辈子的印记,是绝对不情愿的事。

《Wanted》的trailer有一幕是Angelina Jolie出水芙蓉的惊鸿一瞥,她背后的纹身艺术虽不至于教基佬变直佬,可也足够叫男同志(我〕动心了。大马戏院怎可能让这么性感的一幕通过呢?果然不出所料。最后,对于她旋转子弹的威力还没惊叹完毕,才恍然大悟那是她的自杀行为。Oh No!!!实在叫人惋惜。如果她不死,那该有多好。

话说回来,如果同事B是我的男人,每晚入梦前,我一定吻了那纹身才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