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5, 2008

作息

傍晚六点一刻,如常撒完一泡尿后,看看前面的大海,试试眼里晶状体的弹性。看见大海上面有乌云,海的上方飘着几只鹰。然后,在五百米处的山坡上,看见一只山猪。天!真的看见一只活生生、在矮树林里漫游的山猪了。赶紧跑去取眼镜,戴上眼镜后,世界变得更清楚。站了一会儿,又看到另一只山猪,他紧跟着前面那一只。两只中等大小的山猪在林里闲逛,像是找不到食物后,就两小无猜地跑回山上去。实在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第二天早上,报告新闻一样,逢人就说昨天看见的山猪。于是同事们开始计划设计陷井捕捉山猪。他们高谈阔论,说山猪肉现今市价高,一公斤可以卖到好价钱,还说把小山猪烧烤来吃是一客美味佳肴,大山猪还可以用来炖“十全”药材汤。想到他们半年前才在后山支解一只山猪,我开始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