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5, 2008

见到山猪

傍晚六点一刻,如往常撒完一泡尿后,故意拖延时间,回家前半小时,看看前面的大海,试一试眼里晶状体的弹性。我看见大海上面有乌云,海的上方飘着几只鹰。然后,在五百米处的山坡上,他麻的,我看见一只山猪。猪有猪样,看见猪不会认为他是狗或猫,猪就是猪,天!我真的看见一只活生生、在矮树林里漫游的山猪了。于是赶紧跑去取眼镜,戴上眼镜后,世界变得更清楚。站了一会儿,我又看到另一只山猪,他紧跟着前面那一只。前后两分钟,两只中等大小的山猪在林里闲逛,像是找不到食物后,就两小无猜地跑回山上去了。我很开心,实在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延续到今天早上,报告新闻一样,逢人就说昨天看见的山猪。于是同事们开始计划设计陷井捕捉山猪。他们高谈阔论,说山猪肉现今市价高,一公斤可以卖到好价钱,还说把小山猪烧烤来吃是一客美味佳肴,大山猪还可以用来炖“十全”药材汤。一想到他们半年前才在后山支解一只山猪,我开始后悔了。

Monday, June 23, 2008

小小的心愿就好

有一点点感触。这是最近发生的事。同事S是个小型罗里司机。他的工作是载外劳、载货物,有时还得下手帮忙外劳搬东西。他最头痛的时候是塞车时。他胖、他矮,但是很快乐,而且还娶了老婆、生了孩子。他最大的愿望是可以存一笔钱,然后考取长途巴士的驾驶执照,他说这是未雨绸缪。教我吃惊的不是他那副身材和长相也有女人欣赏,而是。。。原来考取长途巴士的驾驶执照也可以当做一个愿望。难怪我这么不快乐,不快乐的原因是我的愿望“似乎”太大了。

想要改变现在的生活,于是,我去应征。应征以后才知道,原来我现在打的这份工是属于“more to project management”的,这是我从来不知道的事,我还以为自己一直是“kind of architecture”的。不管怎样,他们的薪水不能让我拥有一个前后都有院子的住宅。没有前后都有院子的住宅,这辈子就别想收养几只bull terrier或者斑点狗或者黄金猎犬了。没有狗儿,那么“傍晚时分,可以拖着狗儿去海边散步”的幸福画面永远都不会实现。也许在槟岛的一个小小廉价公寓里养只暹罗猫就好了。也许学学同事S,怀个小小的心愿,三餐温饱睡得好就够了。
也许这样比较快乐。

Friday, June 06, 2008

他写BLOG了

地点:青草巷的麦当劳。
他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顿悟。于是开始为自己的生命做一些记录,写BLOG。我说那很好,海龟的口气有炸薯条的香味,另外掺杂一些搔不到痒处的无趣。如果blogger的服务器没那么快玩完,我们还真的可以在BLOG里面写些字纪念一下这“一辈子”。唉!经一事,长一智的他只会苦了后来遇上、并且情不自禁爱上他的人。

暴露欲――我想我是有的。看回自己从前帖的字,自以为是地帖了一大堆,有欠客观地美化自己曾经生存过的日子,汗颜。有谁想知道我最近看了什么title的春宫片?一星期自慰了几次?看到哪个教人心动的外劳猛男?这样没色彩的生活。。。就如所说,海龟只是选择性地写些愿意公开的事,那些不愿意公开的还是一样摆在心里头,说到底,就是不够真挚。

锦绣有首歌叫《交换日记》,里面有段歌词的大意是――有些话可以说出来;有些话则不能在人前说出来。不能说出来的话,我想只好用写的了。那些能够用字体表达的话,因为具体,呈现在人眼里,看到心里,莫名奇妙就多了一份真情意;所以写BLOG这种活动是好的,就像一种交换日记的活动。

哪天等我找到情人了,我们就交换日记 / BLOG好了。
It is time to move on 。。。(my GOD 。。。aga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