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7, 2008

朋友CA

《━ 他的前面是个女人,正在high着。

CA是一个直佬。如果那晚要不是他有意无意地碰触,让人家会错意,我是死都不会跟直佬pecah的。Pecah过后好久都不见面,想是他怕了我这个基佬。

最近开始又几个月几个月见面,一起吃夜宵了。然后,每次见面前总会要求我借他看“我最爱看的春宫片”。心想:他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基佬,我的“我最爱看的春宫片”当然是男男春宫片。
问他干吗要看?他不是应该看直佬看的那种插基掰的春宫片吗?他回答说是因为太闷了。

哦!原来直佬闷了也会观赏G porn 的;其实也不奇怪,基佬我也很喜欢观赏男插女的五级片,尤其男人射精那一刻的呻吟,噢噢噢地很像雄狮的低吼,实在教人high透了。

CA知道我不排斥直佬春宫片,就尽数把他的“收藏”过继给我,还加一句说收藏太多性爱片让他觉得自己很变态。哈哈。。。是吗?我觉得还好。我把CA的“收藏”约略scan过一次,把值得收藏的都收藏了。不值得收藏的,比如一些比较focus女人表情还有女身局部特写的影片都多多益善送给朋友。我想这些男女春宫片都是拍给男人看的,这好像女人从不好奇男人在做爱时的痛快表情,或者不想听男人的叫床声,或者不想看男人勃起时的某个角度,我想这是另类的性别歧视吧。

这次见面,CA又跟我要“我最爱看的春宫片”。因为没有其他货源,所以我把他看过的那几个光碟再借给他。问他看过的还要看吗?他回答说不介意。
我以为我sense出什么来了,可是他开口闭口都在讲女人,还说将来要到澳洲渡蜜月云云。我以为直佬只懂得欣赏女同志的性爱片,看来不全对,也有像CA“懂得”欣赏G porn的直佬,我想他有可能是Bi吧?

Thursday, April 10, 2008

槟城




最要紧是穿得舒适,裤宽通风不一定有好处的。裤宽了,LP照理是凉了,可是LP也因为不断和裤子边缘磨擦而红了一小片,走起路来很痛。头顶有艳阳,胯下不舒服,我必须走得理直气壮,才能假装自己是地头蛇,尽地主之谊,带个KL小弟弟逛街似地看看乔治市这个槟城申遗的古迹区。

好久没有那么勇敢地把自己曝露在阳光下,陪一个小弟弟“走遍”乔治市。小弟弟很酷地靠着栏杆,或远眺蓝天、或猴子爬篱笆、或美男睡草地。。。他使劲浑身懈数,摆了一个又一个的甫士,让我摄下。我完完全全忽视太阳的威力,好久没有觉得自己如此豪气干云,简直太有义气了。

槟城真的是个好地方,希望将来会有很多人发现她的美。如果哪一天离开槟城,我想我会想念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