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2, 2008

改变

太阳刚升起,天气还很凉的时候,我看见老鹰在头上飞过,他们飞去眼前那片海捕鱼了。是的,一个两分钟不到的电话,我又被上头调去另一座山头做工了。工作环境已经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换了四个办公室。从波底(town〕去到山上,再从山上下去山脚下、然后从海的边缘回去波底。农历新年以后,我再次从波底回到山腰。不需要调整心情,也不必理会头绪有没有乱,工作环境经常变化也很好,一点都不感觉闷。所以这叫环境变了,人心没有变。

从前在波底,每当听到天花板上有声响,我们知道有老鼠嬉笑跑过。现在的山腰办公室,四周没有山猪脚印,天花板不再有老鼠发出声响,反而屋顶上常有猴子漫步。一只猴子散步时所制造的噪音绝对不输于两只老鼠追逐时的吵闹,这是头上的一个小改变。唯一不同的是,我可以在这里以近距离的方式观察这一带的野猴子;这一带的猴子应该没有被人类吓大,所以,人类对他们好奇的同时,他们也对人类好奇。不知道农历新年是不是也是猴子的交配季节?这几天都看到许多猴子交配。过程简单得不得了,公猴会先检查母猴阴部 ,然后骑上母猴背部doggie,整场性爱就完毕了。前后包括前戏不到十秒钟。还好,人类不是野猴子,庆幸我们的做爱时间可以更久些。

照片这只不怕生的猴子正在玩塑胶带;有时午后还可以见到整群小猴子在马路中间玩石头,当时觉得他们好寂寞啊。我想我也很寂寞,我在静静地等待一场改变。

Monday, February 11, 2008

10小时聚会

我想有必要记录一下。这次的小聚会让我破了以往的纪录,我们待在皇后湾长达10小时。气氛是好的,关系很融洽,口水多过茶,直到大年初二的黄昏在“咖啡豆”外消失。。。一人落跑,四人移师阵地到海边。海上无明月,看桥看鼠嗅海味,继续着“有经验”的话题。

费德这灵媒平时很神气,说起话来,爱情理论很多,成熟有余。但在爱情这个节骨眼上,平时的自信饱满就变得成阳萎。只要他一提起感情事,仿佛下一秒钟,眼泪就可以夺眶而出。

娘娘是处女,是非常有洁癖的处女。不过哪一天,娘娘的淫照曝光,映入眼帘的不会是杂草丛生,她的男人不必花时间去寻找门路,在一片黑森林里迷失自己。大多时候,娘娘鸭子听雷,因为缺乏该有的常识,所以大伙儿都灌输一点性知识给她。

当天E用他三寸不烂之舌说了很多话。不过教我印象深刻的是,经过青草巷病老院的那段话。E问说谁会住进这里面。我答说当然是又病又老的老人。(病老院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叫人泄气〕。E又说他将来不会住进那里,不过会住在KL的养老院。听了我只得一个“惊”字。

好心的人有好报。如果哪天很不幸我们找不到爱人,被逼孤独终老时,希望还有一大堆好友在身旁,不会可怜兮兮地死在养老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