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8, 2008

男人应有的特征

傍晚。我和小云去参加旧同事弟弟的婚礼,他家在Kepala Batas(槟州一角),前去和归来都得经过一片树林,可树林的黑暗还是叫我感觉随时都有野象冲出来推翻我们的车。回到路灯比较多、有人烟的北海,我们不再赶路似的回去槟岛。车子在交通灯前停下,瞧见左边的国产车伸出一只毛茸茸的手,只见看那手臂的主人是一个中东男人,脸上有一贯的虬髯。他身边坐着一个中东女人,身材不臃肿,五官美极了。

女人还是不说了。我想。。。有一双毛茸茸手臂的男人,他身上应该浑身是毛。^^顺着那手臂向上爬,应该可以找到一个很茂盛的腋窝,然后。。。也许胸前背后都有一片黑森林,跟这样的一个男人做爱,双手有好多事可做,不会太闲着。我喜欢“观看”男生穿背心,除了可以看他手臂上的肌肉,还可以“想象”他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我个人觉得穿背心男生的大忌就是他不自觉地剔除腋毛,以为很美观。茂盛的腋毛可能教人联想到收集味道的功能和男人味,但是腋毛做为一个男人应有的特征,不是应该留着,那才叫男人吗?

潮男在马六甲古城的红屋前闲逛,他跟团员们说粤语,KL人、怡保人不会跟着旅行团来马六甲观光吧?所以我猜想他不会是大马人。他手臂的肌肉线条美极,特阳刚的,如果做直佬就太可惜了。举手投足间,我发现他蓄留许多“做为一个男人应有的特征”,他果然没有让我觉得失望。^^

Saturday, December 27, 2008

出柜

傍晚。相约女同事看电影-----《Beverly Hills Chihuahua》。这出电影实在可以和《Transporter 3》及《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比烂,一句话就是浪费了我的十块钱。可是她俩看得好开心,还在戏院里哈哈大笑,女人就是女人。两位女同事待我好极了,总为了我的终身大事而操心。她们的贴心让我很窝心,我常有一种忍不住想跟她们出柜的念头,而这念头总是到了紧要关头,在口里转一转,就变成二氧化碳呼出鼻孔不见了。

我们在皇后湾的Kim Gary吃晚餐。小基友R送了一本九把刀的书给我-----《绿色的马》。她们看我开心得很就鸡婆地问了不少问题。其实我一直在等待时机,也许就是这一刻吧,我把握时机,我用福建话跟她们说:虽然我是男人,但我爱男人。

后来我把出柜的经过跟基友们说起,基友们想知道女生们的反应。

做妈妈的那位女同事,因为有同事D做了前锋,有了先例,她说她很支持我,但很失望,因为我在她的眼中很“perfect”。她泪汪汪的眼睛不像是装出来的,搞到我也有点感慨,所以我相信她说的都是实话。^^我说即使她露出D奶给我看,我的脑袋绝不会出现“乳交”这画面,我的阳具也不会因此被刺激而勃起,所以我不会是她的完美男人。

女同事小云。。。虽然有了同事D的前例,但她还是都对同志有偏见。她说要带我去念佛经,引我走入正途,又说这完全是我的选择云云。我都开始怀疑自己真的这么直佬look吗?说什么她相信我还是可以跟女人做爱的。小云这女人真难搞,看在我们之间有七年的友谊,我也不勉强要她相信我是天生的男同志,而且“非常”以自己的性取向为傲。

第一次出击,结果教我士气大振。我想。。。接下来,我或许还会选择性地向好朋友好同事出柜,然后老弟老妈。想不到今年的圣诞节,我这么有勇气。

Thursday, December 25, 2008

电梯卡住了

印象中,两声巨响后,电梯就此卡住,灰尘充满整个电梯厢,肥佬同事和顾客老姨跌坐在地上。待回过神来,我们十几个人才知道发生了意外,我们乘坐的电梯被卡在大厦十五楼,行不动了。灯还亮着,空气不流通,电梯厢倾斜一旁,大概有5度吧,电梯门基本上已经扭坏、歪向一旁。与其坐以待毙,有的同事不断按紧急铃求救,有的呼叫walkie-talkie。顾客老姨说她的脚扭伤了,还说她以为她的“时候”终于到了,15楼掉去底楼,即使屈身保护膝盖也没用。她的死期不就是我们的死期吗?我们当然“不依”,我才不要刚过三十就把明年的12月24日当作祭日。我觉得这情节很像电影片段,就把相机高高举起,拍了不少照片,也录下几分钟的影像,要真发生什么不测,那么这些照片和录影就可以当作“呈堂证供”。二十分钟后救星才来,电梯门是被撬开来的,我们得“跨上”两尺才可到达最靠近的搂层。电梯厢的灰尘已无疾而终,我想整个空间的灰尘都已平均被我们十三人吸进肺里去了。“被救出来”以后,我赶紧到楼下的哪啅公,大伯公和大仕爷的神庵烧香拜拜,感谢神明包庇我,明年此时可不是我的祭日。

Tuesday, December 23, 2008

圣诞火锅小食会

圣诞节快到了,我又不知死活去了基友J的圣诞火锅小食会。反正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去看看木头帅哥,让枯井般的心痒痒也不错。撒了一泡尿后,火锅小会开始进行了,我们之间没有交集,只好用筷子捞菜吃;那药材汤最是好喝了,我连喝几大碗。同样地点,同样男男主人、同样一班人。。。可是气氛比上一次还差、还无聊,我想是因为帅E和阿哲都不在,少了可以说话的人。荧幕上,Mariah Carey放半粒,卖力甩她大腿上的肉时,我已经撒了第二泡尿。小食会好不容易来到交换圣诞礼物,我想我是最有耐心的人,只催了一次主人基友J,叫他赶快做他该做的,好让我回家。整晚下来,多亏小基友R主动聊天,我还不至于在Mariah Carey前,沙发上睡着。待看完泰国幽默鬼戏后,我撒了第三泡尿,终作鸟兽散。这是上个星期六唯一值得记下来的。

昨晚,小基友R说我给他的第一个印象是“吵着要回家”,所以很“act & hard to please”。我相信熟悉海龟的好朋友都知道,海龟只是一个很typical的天蝎男,外表“浩恋”,陌生人面前可能表现一点冷淡,其实内心勃发如春,所以我跟他说那是一场美丽的误会。^^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08

穆念慈

穆念慈是个苦命的女人。她的幸福所托非人,有着古代传统妇女的美德,一再原谅认贼作父的杨康。书里金庸对她着墨不多,可是在电视剧里就不同了。在林依晨胡歌版的《射雕英雄传》里,穆念慈的角色可重要了,她在剧里的性格比书里来得鲜明,而且她完全掌握杨康的感情,有时还左右了他的决定。有一幕她同欧阳克对话,说她对自己深爱的人付出真心,教人印象深刻。

她说:
“当自己的一切
甚至连性命都不重要
你的心 只属于他这个人
即使让你如何心痛 心伤
你也无法离弃 义无反顾
没有选择 没有犹豫
非如此不可。”

好一句“非如此不可”,太喜欢这句了。

听后,花花公子欧阳克顿时感慨万分,着实上了一堂课。

在马六甲古城里,我看到这所幼儿园竟然以穆念慈的名字为名,实在有惊喜。于是,我叫车里的同事们快看,他们不为所动,也不知穆念慈是谁。突然之间,我觉得自己真是个了不起的基佬。哈哈。。。^^

Monday, December 15, 2008

明朝的天空

我在Border买了两本书,想把他们送给前任当生日礼物。其中一本写马六甲古城,书名是《古城遗书》;作者是星洲日报驻马六甲记者欧阳珊。这本书我越看越喜欢,决定把他留下来,送给自己。^^

书里面有很多美丽的照片,照片的色彩被作者(是吧?)刻意调成灰暗色,给人一种很旧的感觉。我喜欢书里提到老屋群的屋脊所形成的天际线,书里称呼这老城的天际线为“明朝的天空”。看完书的两个星期后,我有了一个印证“明朝的天空”的机会。这趟是为了公事,我和几个同事也顺便“游”了一下马六甲古城。我觉得马六甲保护古迹的工作比槟岛乔治市来得更好更积极。从前的闽证是不是真无能我不知道,我希望现在的火箭和槟州子民实在需要认真好好保护古迹,向马六甲看齐。

依了书里的叮咛,吃完古城美食,抬头看看古城头上的这片天空。我想是因为高度和视野所及的问题,我完全感受不到书里照片呈现的那种“明朝的天空”的韵味。可是站在高处望下去,又看到在古城四处冒起的现代化建筑物,这哪叫“明朝的天空”?我只好把高处拍摄的照片调成黑白色,这样也许就很“古城”了。

Wednesday, November 12, 2008

如果阿朱不死


觉得喜欢阅读金庸的武侠小说是优点,一有机会的话,从不谦虚地告诉人家我已经把哪一套小说读了几十遍,不会感觉失礼。《天龙八部》算是心头爱之一,从前老是乖巧地把小说从头到尾读一遍;现在比较聪明了,懂得挑选一些比较感人或者教人印象深刻的篇章来阅读。

我在想,阿朱看到萧峰“刺着一个狼头”,又“长葺葺的胸膛”的时候,想的会不会跟我一样:这样的一个胸膛会是冬暖夏凉吗?

不料故事只进行到一半,阿朱就被自己的爱人萧峰错手打死,这可是整个小说最悲怆的一段。萧峰很自责,他挖坟埋爱人,又舍不得为阿朱盖土,明明是生离死别了,却又不愿意接受事实。

如果阿朱不死的话,她应该最后会同萧峰隐居塞外,过着放羊牧马的幸福生活。要真是那样,他俩的爱情就不悲壮了。一段感情要荡气回肠,首先一定得死一个,比如Jack和Rose。阿朱死了,才会教人记住,为她香消玉殒而感到惋惜。

要是《天龙八部》被拍成西洋版的话,最适合饰演萧峰的男星,应该是Hugh Jackman了。^^

Tuesday, November 04, 2008

作息

江鱼仔是炒菜的好佐料,随便抓几尾,放到水龙头下给水冲冲,连同蒜头洋葱,撒到滚油里爆一爆,那道青菜就香喷喷了。活鱼和死鱼都有一对大眼睛,活着死了都要睁开眼,一种叫人吃不下肚的恶心,所以最麻烦的是,得花上几分钟掰掉鱼尸的头和胸,眼不见为净就好。

后来发现,市场上原来也有出售无头干净的江鱼仔,只要多花一两块马币就好,把这重大的发现告诉杀人鲸。他从来对我的节省有意见,于是借题发挥,笑眯眯地把我教训一顿。当然,他的话只是一阵风,在耳边掠过。目前我和他的关系很道德,永远不可能超友谊,喜欢这份自然。

星期一夜晚,人本就懒散。酝酿睡意前,他突然网上跟我道歉,说终于了解被人拒绝的感受。没有很戏剧,结果我的睡意全无。

Sunday, October 26, 2008

作息


地点是亚依淡的水坝,时间是傍晚六点。眼前是一副美丽的图画,可以看到Komtar还有小岛的时代广场,Komtar后面的那“段”海以后就是北海了。听安妮说谁和谁已经离开旧公司,我一点感觉也没有。前面有个绕着水坝跑了四圈的帅哥,我喜欢看他汗湿的两片胸肌,随着步伐而上下跳动,在他经过时,下意识地闻了闻因为他而刮起的小气流,看有没有他的体味。前几天想博一篇比较感性的字,来纪念即将到来的卅岁,可是,怎么努力也酝酿不出一声叹息。现在脑袋想的是今早在《Bangkok Dangerous》里出现的杨采妮,还有刚刚在《Jurassic Park》的恐龙们、还有间中收到杀人鲸祝福的SMS。记得去年盲婆的事,还耿耿于怀,希望明天的行动可以让我补偿一下去年没有做或不敢做的事。

Tuesday, October 07, 2008

作息

小时聚少离多,和爸的关系不够亲近融洽,还好长大后没有恋父情结。出殡后的那个晚上,弟很认真地跟我说,叫我不要以为爸不疼我,弟即兴早熟的这句话让我记到现在。那年他十五岁。葬礼中,我也想做一个孝子,可是一滴眼泪也挤不出。当时在想失去了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将来的日子怎么过?

九年后的今天,第一次梦见爸,梦里的家在河边,住的房子是几根柱子栽进水里的那种高脚屋。我们站在河边,我指着河里几具猪的尸体问他:怎么死了那么多的猪?爸没有回答。我说是不是发猪瘟?还自问自答数了一下河里的猪,一共十几只。

这个梦没意思。

Friday, September 05, 2008

作息

器满则倾。焖久了,蝌蚪们自会寻找出路去流浪,我期待他们待我睡觉时自我放逐,我喜欢那种久久一次的“流放”,感觉实在太棒了。于是蝌蚪被计划地收集超过一个星期了,时间要从我去KL那天开始算起。

继上次金马仑高原的怪梦,昨晚又梦见了这个十几年没见面的老同学。地点家乡的学校,我和他都穿着校服-----白衣和深绿色的长裤。我们踩着上台阶,正聊些什么(忘了),然后他亲吻了我的“后腰”一下(为什么是后腰?)。吃了一惊,开心地醒了过来。一个没有结局的梦,起床后,想象着他。。。。。。解放了蝌蚪,让他们都游向马桶深处。

上班。九点零八分。收到了这位老同学的简讯。简讯这样写着:
A new life just arrived early this morning. XX (他内人的闺名)& girl baby both are safe.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I will inform u all by email. Thank you.

Tuesday, September 02, 2008

KL的O记&M记

我在想是不是应该贴几张照片来应“博”,照片来源来自“福来点”这网站。即使有些肌肉男本人和相中人有出入,可我绝对认得他们身上的刺青。也许是镭射灯光效果,在音响轰炸下,刺青像是活的,随着音乐摆动的男人更是性感的。^^

说出来还真的是贻笑四方,连我都感觉自己是不是百分百山芭基?又不是没看过男人肌肉,可是在舞池里,近距离被波涛汹涌、肌肉群刮起的热浪扫到晕头转向,又有满满的幸福还是头一次。尤其O记,空气热得叫人窒息,我和基友们被肌肉群又挤、又推,像是肌肉海给淹没了。我想当时身著衣服的同志们反而突兀些。总之,在舞池里被肌肉男包围的感觉实在良。无论公的、乸的、兄弟的、姐妹的。。。肌肉眩目,肌肉无罪,肌肉最有趣。。。只要肌肉不长在我的身上就好。

Thursday, August 21, 2008

作息

看到写宫廷撞衫之不能承受的哀愁,想到从前和外劳撞衣的尴尬。避免对方不好意思,把撞衫机率高的衣服都捐给“有需要的人士”。因为新工作去“特易购”买长袖衣,一次过买五件,价钱十七快,品牌South Field,产地不详,价钱漂亮才是真理。基友J说穿大码的衣服像穿睡衣,拖垮肩膀,甚至把自己拖矮。当时一味的天真,以为只要有自信,穿衣可以穿出真我的品味。回看当时的想法太滑稽了。

Friday, July 18, 2008

作息

倒数第14天。

跟安妮说我要与众不同,用芋头切片来蒸鱼吃,顺便把米粉也一起蒸了省煤气,这样芋头和米粉有鱼汁的鲜味,虽然这只是一个灵感,想想就叫人流口水。想不到她的反应很大,说什么没有人用芋头蒸鱼等等废话。

效果满意。如果番茄,蒜头和豆酱可以少放一点,再把香菇拿走,我会更佩服自己的创意。

Wednesday, July 09, 2008

作息

倒数第23天。

很积极在家里煮食自供自给自饱自爽。煮的菜虽没有真正被人品尝过,但我知道菜的味道不赖。^^青菜瓜类还好,随便撒上蒜头洋葱江鱼仔已让菜肴香喷喷。麻烦的是肉食,男人很需要蛋白质。基友J说这里卖的猪肉是灌水的,猪死前得被逼喝下许多水,一定很痛苦,少吃猪肉不会错;而鸡肉根本就是不足月的小鸡,鸡肉里的激素不懂杀精不?其他肉类已经不碰,那么就只好吃鱼。

Batu Ferringhi沿海一带常可见渔夫的小摊子,简陋的小摊子摆卖新鲜刚捕获的海鲜。最受欢迎的是海水虾―“青壳”;中型“青壳”一公斤卖RM16,大一点的“青壳”卖RM35。最常见的海水鱼是kembung,一公斤卖RM5,有时候RM4,有时候RM3。。。卖价得看你和鱼摊老板的熟识度。

如何杀鱼才算正确?印度娘同事说她通常先用盐水洗一遍,然后刮鱼鳞(原来要刮掉鱼鳞,之前没刮,我连鱼鳞也吃下肚〕,再来就是挖鳃盖,然后挖出鱼内脏,这样大功告成。听起来很简单,那鱼头怎么办?她说她会留下鱼头,因为炸鱼头很香脆好吃,尤其是鱼脑。鱼有头脑吗?我想我是不留鱼头,也不吃鱼头,这样吃他们的时候感觉没那么可怕。这情形很像有时在路上,看到那些被撞后逃的动物,一团血肉模糊。只要没见到尸体的头,认不出他们是什么动物,就不会联想许多,便没那么可怕。

晚上十点。把kembung解冻。然后跟着印度娘同事教授的方法如法炮制:洗盐水、刮鳞、挖腮盖、开膛破肚、拉出鱼肚肠、切掉鱼头、清洗余血,再洗干净。。。。。。总之,过程很血腥,手法相当残忍。好笑的是,蚂蚁们都很兴奋、七上八下地围过来看热闹。

被摘头的kembung变成软绵绵的,鱼腥味充斥整个厨房。一小时内杀完18条kembung是一项壮举,一定要帖上来炫耀。

如果有个男人愿意替我解剖鱼体,并煮给我吃的话,我一定不介意他身上的鱼腥味,不好吃也说好吃。^^

Tuesday, July 08, 2008

作息

倒数第24天。

早上如厕时,看到他在墙上蠕动,很躁动不安。可能是墙上的瓷砖太滑了,他跌了几次死不了。中午去看他时,他已匍匐一角,像是很累的样子,偶尔抬头“看看”四周围,嗅一下厕所里的空气。下午再去看他时,已经开始吐丝。他的头左右上下移动,我想那是他布置新家的招牌动作。直到现在才知道他早上那么坐立不安的原因。原来他想有个家。傍晚回家前例行撒一泡尿,顺便去看看他怎么样了。只见他已经开始进入冬眠期,白白一堆网状的丝,把他裹得密密麻麻的,再也见不到他一个半寸的身影,他在里头动也不动了。

Monday, July 07, 2008

作息

倒数第25天。

同事B――一个电工技术员,在众多同事面前宽衣解带,说是要让我见识他身上的纹身,还让我摸摸看。竟然他盛意拳拳,我也不便不好意思。那是两片张牙舞爪、深色的纹身;一片绣在他的背上,是一大堆泰文佛经编织成的图腾;另一片绣在他的二头肌上――那是两条吐信缠绵的蛇,更迷人的当然还有他扑面而来的男人香。。。。。。

同事B用很霸道的语气说,除了他的女人,其他女人一概不准碰触他身上的纹身。我的手指还在他刺青上面游走,却已来不及去问:男同志是否也可以触摸他身上的纹身?

如果同事B是我的男人,每晚入梦前,我一定吻了那纹身才睡。 ^^

Wednesday, June 25, 2008

作息

傍晚六点一刻,如常撒完一泡尿后,看看前面的大海,试试眼里晶状体的弹性。看见大海上面有乌云,海的上方飘着几只鹰。然后,在五百米处的山坡上,看见一只山猪。天!真的看见一只活生生、在矮树林里漫游的山猪了。赶紧跑去取眼镜,戴上眼镜后,世界变得更清楚。站了一会儿,又看到另一只山猪,他紧跟着前面那一只。两只中等大小的山猪在林里闲逛,像是找不到食物后,就两小无猜地跑回山上去。实在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第二天早上,报告新闻一样,逢人就说昨天看见的山猪。于是同事们开始计划设计陷井捕捉山猪。他们高谈阔论,说山猪肉现今市价高,一公斤可以卖到好价钱,还说把小山猪烧烤来吃是一客美味佳肴,大山猪还可以用来炖“十全”药材汤。想到他们半年前才在后山支解一只山猪,我开始后悔了。

Sunday, May 11, 2008

作息


也许很多年很多年以后

当我抚摸另一个男生的胸膛时

当你手里挽着另一个崇拜你的男生时

我想我不会忘记那个让我有“突然发达"的下午

那么好笑却又真实的

蜘蛛吻

Thursday, April 10, 2008

作息




最要紧是穿得舒适,裤宽通风不一定有好处的。裤宽了,LP照理是凉了,可是LP也因为不断和裤子边缘磨擦而红了一小片,走起路来很痛。头顶有艳阳,胯下不舒服,必须走得理直气壮,才能假装自己是地头蛇,尽地主之谊,带个KL小弟逛街似地看看乔治市。

好久没有那么勇敢地把自己曝露在阳光下,陪一个小弟弟“走遍”乔治市。小弟弟很酷地靠着栏杆,或远眺蓝天、或猴子爬篱笆、或美男睡草地。。。他使劲浑身懈数,摆了一个又一个的甫士,让我摄下。而我完完全全忽视太阳的威力,好久没有觉得自己如此豪气干云,简直太有义气了。

Friday, March 28, 2008

作息

杀人鲸:“我姐问说,怎么你送给我的植物都会死的?”

突然迷信起来。难道这就是禁忌吗?远足途中,看到植物就想到他。用过期的报纸把植物裹起来,淡淡植物特有的香味弥漫整个背包。想象当他看到这两株植物后的微笑,一定认为我是一个非常值得深交、不可多得的朋友。于是我们的友谊更上一层楼。

只是千里迢迢带回来的植物还未出师,就已客死异乡。

我想那些不在乎,什么都无所谓的人,他们比较快乐。这两天,植物的干尸味愈发浓郁了。

Saturday, March 22, 2008

尼亚石洞

尼亚石洞有十七岁时的回忆,也是从前去过最远地方的纪录。在家的最后一天,我们一行人去了尼亚石洞,去嗅一嗅洞里面充满燕子屎、蝙蝠粪的新鲜空气。

第一个晚上,海中央男孩来电,问他怎么能在这个闷得发慌的城市讨生计。
第二个晚上,杀人鲸来电。他说了很多话,很多无关紧要的话。

尼亚石洞以后,我想~“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城市了。在这陌生的城市里,住着我最熟悉的人。

Wednesday, March 19, 2008

第一次“回家”

照片是美里的TANJUNG海边,学足手上那本旅游手册的拍摄角度。夕阳有美丽,如果打在岩石上的海水颜色是蓝色或者绿色,而不是黑漆漆的话,就很完美了。

从飞机场出来。。。直到我看见城市里的交通圈,伫立着或大只或小只的海马塑像,才晓得砂拉越大大小小的城市都有自己的吉祥物,这是另一种旅游的行销策略吧?家在五个月前从天鹅城搬去了海马城。姆鹿洞之两天一夜的不成行,照就这次的第一次“回家”;真的不是刻意要让队友们呆在海马城过一个三天三夜,好在最后一天有尼亚石洞来弥补一下,才觉得美里之行有点意思。

说到“回家”。沉住气听妈妈闲话家常,觉得自己孝顺得有点离谱。她说起沉年往事就滔滔不绝,一听到她提起女生,就赶紧走开。非常美丽大方的月表姐,十几年不见,眼角的鱼尾纹真的教人吓一跳,美女白头真的是很残忍的一件事。瘦小黄毛表弟,十几年不见,竟拖了女友的手,笑脸嘻嘻地当未婚爸爸。

因为常常飞鸡过墙,妈妈把家里唯一会生蛋的母鸡的羽毛剪得很整齐,本来是可以飞过墙看看外面的世界,现在那母鸡只能在屋外扒土。

妈妈收留了前屋主的老母猫;因为太黏人,妈妈就在我面前狠狠用脚“推”开她,看到我有点不以为然,立即解释一番。。。。。。

我跟妈妈投诉这里太多蚊子了;只见她立刻拿了“杀蚊电拍”,站在屋外挥起“球拍”,好久以后,她说,她已电死好几百只蚊子了。

早上看妈妈翻泥土种花种菜,看到她身边有一丛很茂盛的pandan,就跟她要了,说从前送给杀人鲸的pandan活不成,想送过新的pandan给他;她在飞机起飞时,把其中两株pandan连根拔起,并用报纸包起来给我。

我的心里一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Tuesday, March 18, 2008

神山的山顶

在沙巴亚庇的第三天,我们一行人全登上神山的山顶。过程算艰辛。想在山顶看日出,可路途又冷又目困,还是第一次让我体验走路也很想睡觉的经历。每走十几步就停下,与一大堆陌生的爬山客在很陡的斜坡上驻脚,或蹲或打瞌睡;然后前进,再前进。从几个队友走到只剩自己一个。在距离山顶还有十分钟左右的脚程,就看见日出,太阳出来了。。。。。。山顶是另一番景象,云海在脚下,没有白云污染的天空非常蓝。原来头痛是因为高山症状,想想整座山的植物们都在夜间跟我争抢氧气,还是乖乖做平地人比较好些。

神山的山腰

前一个晚上的不能入梦,第二天却是很有精神的。用过了早餐,启程徒步去Laban Rata。半路上有许多美景,有数之不尽的野生海棠,不怕人的松鼠、加上朦朦胧胧的雾。。。。。。这不是我们平地人常见的景色。同行有两个直娘女生,上山的那段路让她们有点体力不支,其中有一个虽说是篮球健将却也在爬山时脸色苍白青青说不出话来。于是,她们落伍了。基友J负责精神打气、我就默默陪伴。两天后,一个女生说,要不是我们在旁打气支持,也许她们已半路放弃,再也不想上山。听了有飘飘然的感觉,愿来我们基佬给这些直娘那么好的印象。

Monday, March 17, 2008

神山的山脚

远足以后,贴照片是例行公事。
照片是前往神山山腰的Laban Rata即投宿地点的半途中拍的。

回想前一天的认党不认人,在一个印度名字旁边打了一个"X"。同大多数小岛人民一样,我不止要“再转变”。。。。。。

神山脚下。入夜以后,队友们的电话不断捎来好消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火箭在小岛升天了。那一晚没有电视,没有收音机,没有网路,整堆人仅依靠亲友传来的快报简讯。心里不断欢呼直到更深雾重。

如果说第二晚睡不着是因为高山反应,那么这一晚迟迟不能入梦是因为兴奋过度。

Friday, February 22, 2008

作息

太阳刚升起,天气还很凉的时候,看见老鹰在头上飞过。一个两分钟不到的电话,又被老板调去另一座山头。这是一所临时搭建起来的办公室,四周没有山猪脚印,天花板没有老鼠漫步,反而屋顶上常有猴子嬉戏。一只猴子散步时所制造的噪音绝对不输于两只老鼠追逐时的吵闹。在这里可以近距离观察这一带的野猴子。不知道农历新年期间是不是也是猴子的交配季节?这几天都看到许多猴子交配。过程简单得不得了,公猴会先检查母猴阴部 ,然后骑上母猴背部doggie,整场性爱就完毕了。前后包括前戏不到十秒钟。

照片这只不怕生的猴子正在玩塑胶带;有时午后还可以见到整群小猴子在马路中间玩石头,当时觉得他们好寂寞啊。我想我也很寂寞。